首页 > 小学作文 > 五年级作文 > 恋之曲第十二章之遭人绑架 3000字作文 ( 手机版 )

恋之曲第十二章之遭人绑架_3000字

分类:五年级作文  时间:2016-10-19  编辑:pp958

恋之曲第十二章之遭人绑架 标签:绑架作文 平安夜之曲作文 春之曲作文 夜之曲作文

第十二章:遭人绑架 

  在学校里,老师宣布:“后天要举行《小美人鱼》女主角海选活动,所以,如果要报名的话,就到尹诗晴那里去。” 

  一下课,所有的女同学都一窝蜂来到尹诗晴身边报名。郁含雪问冷凝:“冷凝,你报名吗?” 

  冷凝摇摇头:“不用了,我不想报。” 

  郁含雪坏坏笑:“冷凝,男主角可是冷月寰哦,你还不想吗?” 

  冷凝还是一副软硬不吃的样子:“含雪,你就别在我身上下功夫了。” 

  郁含雪皱皱眉:“你不愿意,作为好姐妹,我就帮你一把了。” 

  郁含雪来到尹诗晴旁边:“表姐,冷凝要求报名小美人鱼。” 

  尹诗晴有些疑惑:“她自己不来亲自报名吗?” 

  郁含雪狡黠地眨眨眼睛:“不好意思嘛,所以让我来喽。” 

  “好吧。”尹诗晴略微一思索,在报名表上写下了冷凝的名字。 

  在校园的草地上,冷凝惊讶地站起来:“你说什么?你帮我报名了?” 

  郁含雪将冷凝又拽下来:“哎呀,你就放心吧,以你的歌喉绝对能够拿第一名的。” 

  冷凝半信半疑:“真的吗?” 

  郁含雪一看这事有戏,连忙说:“当然了,你就放心吧,由我做你的坚强后盾。” 

  冷凝只好心不甘,情不愿答应去海选活动。 

  周四的下午。 

  墙壁上的时钟悄无声息地走动,指针指到了三点钟的时刻。海选在墨熙的公司举行,因为墨熙是这家学校的股东。 

  宽阔的会议室右端摆起了一个简易的小舞台。 

  大会议室对面的办公室临时作为了化妆休息室。 

  化妆休息室里分隔成五个相对独立的化妆区。楚冰、余静宜、关颖都把自己装扮成公主的模样,只是区别在于楚冰是粉色的公主裙,余静宜穿白色,关颖的公主裙却是蓝色。她们每个人都带了两三个助理来,打点一些细碎的事情。 

  化妆休息室的气氛有些压抑。 

  午后的阳光冷冷照在废旧的库房上,一辆黑色的汽车停在库房门口。一个肩膀上有刺青的大汉走下汽车,他“吱嘎嘎——”拉开生锈的库房铁门,另一个大汉从车里扛出一个昏迷的女孩子。女孩子面容苍白,呼吸微弱,软绵绵地瘫软在大汉肩头,长发倒垂下来。 

  大汉将女孩子扔进去。 

  女孩子重重摔在地上,昏迷中依然痛得喃声呻吟,面孔雪白雪白,身子无意识地蜷缩在一起。 

  两个大汉将铁门关上。 

  隐约传来对话声: 

  “跑不掉吧……” 

  “她吸了这么重的乙醚,几个小时内都醒不过来……” 

  “嘿嘿……” 

  阳光透过库房的铁窗洒照女孩子蜷缩的身体上,清冷清冷。 

  会议室的门打开。 

  墨熙走进来,高级主管们立刻全部站起身,他微微点头示意,淡漠地走到会议主席的位置坐下。高级主管们随之落座,彼此互相看了看,谁也不敢大声说话。 

  三点三十分。 

  含雪绝望地站在化妆休息室的门口张望着,祈祷冷凝的身影能够在下一秒就突然出现在走廊的尽头。第一个试镜的是余静宜,如果冷凝立刻出现,也许还来得及。 

  库房里阴冷阴冷,阳光斜斜透过高高的铁窗照在冷凝紧闭的眼睛上。忽然,她的眼睛在眼皮下动了动,似乎想要睁开,但是眼皮沉重得仿佛如山,眼珠吃力地左右转动着。 

  她的神志还有一丝清明。 

  当她走在小路上准备去墨熙公司时,一辆黑色的汽车突兀地停在她身边,车门打开,一只手从里面猛地伸出来将她掳到车内!紧接着,一方手帕带着刺鼻的气味捂向她的口鼻,是乙醚,她立时惊觉,拼命挣扎,可是那大汉紧紧箍住她,她方欲呼救,乙醚已冲入她的呼吸,脑中霎时眩晕,一点力气也没有了。电光火石间,她只能选择努力屏住呼吸,尽最大可能抵制乙醚的麻醉,假装昏迷瘫软过去。 

  或许也不是假装。 

  她当时大概是真的昏迷了过去,现在身在何处她一无所知,连眼睛都吃力得无法睁开。睡去吧,体内的血液麻醉般静静地流淌,她觉得好累好累,仿佛自她出生之日就一直那么的累。还要挣扎什么呢,不如就这样睡去吧,血液里流淌着疲累的声音,对她喃声劝慰着。 

  她蜷缩在地面。 

  苍白的面容下是肮脏的泥土。 

  一定是出事了! 

  可怕的念头在含雪心头挥之不去,她呆呆地站在走廊上,越想越觉得恐惧。一定是出事了,以冷凝的性格绝对不可能会迟到,而她说了会来就一定会来。 

  冷汗涔涔地自含雪后背淌下。 

  大会议室的门微微开了一条缝。 

  从含雪的角度正好可以望见墨熙,他正看着舞台上表演的余静宜,神情淡漠,下颌的线条倨傲冰冷。她眼睛一亮,紧紧咬住嘴唇。 

  只有墨熙了。 

  只有墨熙能够帮助冷凝! 

  废弃的库房里。 

  灰尘在清冷的阳光中旋舞。 

  冷凝苍白虚弱地蜷缩在地面,她的指尖颤了颤,手指渐渐握向掌心,越握越紧,指甲深深地掐进掌心。她将身上所有的力气放在自己指尖,深深地,向掌心掐下去!掌心传来尖锐的刺痛,她的神志也逐渐清明了一些。指甲越掐越深,掌心竟欲渗出血丝来,疼痛使得她的大脑越来越清醒。 

  眼睛终于缓缓地睁开了。 

  她的眼珠仍旧有些呆滞,缓缓地转动着,自铁窗透进的阳光刺得她阵阵眩晕,一时间看不清楚身在何处。半晌,她挣扎着坐起来,明白自己是在废弃的库房中,库房的铁门紧闭着,库房内也许是很久没有使用过,四处零散地扔着些机器的部件,上面结满了蜘蛛网。 

  冷凝身体里的力气好像全被抽尽了,四肢软绵绵无法动弹,她心知应该是乙醚的作用。幸好她吸入的不多,否则如果几个小时后再醒来,那一切都晚了。也幸好将她掳来的大汉们认为她吸入乙醚肯定会昏迷不醒,所以没有将她捆绑起来。她边暗自万幸边开始寻找自己的手机。 

  可是。 

  什么也没有。 

  她只余身上一件单薄的海蓝色连衣裙,裙上没有任何口袋,至于随身的提包之类全都没有了。 

  她苦笑。 

  是,他们怎么可能会留下手机给她呢。 

  望着紧闭的库房铁门,她吃力地想要站起来走过去,但是试了试,瘫软的双腿根本使不出任何力气,体内残余的乙醚也让她的脑袋眩晕欲吐。这时,她看到地面有一条生锈的铁片,眼神一凝,她将铁片拿过来,尽可能地用裙角擦拭掉铁片上的锈迹,然后,狠狠用铁片刺向她自己的小腿! 

  鲜血从洁白的小腿上迸涌出来! 

  她痛得脸色煞白。 

  随着疼痛带来的清醒,体内的乙醚溃败般地一点一点散去,她吃力地站了起来,一步一步走向紧闭的铁门。鲜血顺着她的腿流淌在地上,一路血花,滴落到库房的铁门前。不知道掳她的大汉们是否在门外,她屏住呼吸,试探着去推门,不敢发出太大的动静。 

  冷凝绝望地闭上眼睛。 

  门被反锁了。 

  余静宜表演完毕了 

  会议室里的高级主管们纷纷低声谈论,似乎对余静宜的表现还比较满意,墨熙的神色依旧淡漠平静,仿佛对世间发生的任何事情都不会过于关心。会议室的门打开,余静宜没有再回化妆休息室,直接走向走廊尽头的电梯,守候在门外的助理们也跟着她离开了。 

  只有这个机会! 

  “墨熙!冷凝她……” 

  听到这两个字。 

  墨熙的身子似乎有些僵硬。 

  他慢慢抬头。 

  俊美淡漠的面容闪过一丝异样的神情,他望着这个拼命对他挥手嘴里喊着“冷凝”的女孩子,眼底忽然变得幽暗。在高级主管们的惊疑中,墨熙站起身来,大步走向门外的含雪。 

  公司会议室外。 

  高挺英伟的欧辰有种逼人的压迫感。 

  他低头问含雪: 

  “什么事?” 

  声音里似乎没有感情。 

  含雪赶忙说:“墨熙,冷凝她可能出事了,否则她不会迟到的!” 

  “她还没到?” 

  墨熙神色一凛 

  破旧废弃的库房里。 

  冷凝仰头望着墙壁上那个高高的铁窗,铁窗上有四五根竖排的铁栏杆,阳光清冷地洒照进来。铁窗的位置与库房大门不同方向,如果可以绞断一两根铁栏杆,也许就可以逃出去。她的眼睛在库房里找了找,这里只有凌乱报废的机器设备,没有布条绳索之类的东西,地面上有一根长长生锈的铁片,铁片上还染有她新鲜的血迹。 

  她看了看自己身上的裙子,思考要不要撕扯下一些布条来缠住铁条,否则万一铁条割破手心,上面的铁锈会很危险。想了想,她抿紧嘴唇。不行,裙子已经很短,如果再撕破就会显得最短。 

  冷凝咬住嘴唇,吃力地将一些凌乱散放在库房各角落的废机器拖过来堆在高高的铁窗上,她尽可能使它们堆得稳固,然后,她手握着铁片,踩着废机器,抓住铁窗上的栏杆,高高地站了上去。透过铁窗,她向外看了看,外面是个废弃的工厂,没有任何人影,就算是她喊破了喉咙也不会有人听到。不过,庆幸的是将她掳来的大汉们也不见踪迹,或许是他们已经走了,或许是他们在库房大门的那一边。 

  她将铁条绞住两根铁窗栏杆,用尽全身的力气,紧紧绞动着铁条,铁条深深嵌进她的掌心,“咯咯”,铁条越收越紧,铁窗栏杆渐渐变形扭曲。铁片割破了她的掌心,鲜血沁出来,滴答滴答顺着她的手腕流淌,她痛得额头后背尽是冷汗。 

  铁条越绞越紧。 

  栏杆越来越扭曲。 

  高高的铁窗下,冷凝雪白的手臂上染着鲜红的血珠,她背脊的冷汗濡湿了衣服,脸色苍白如纸。 

  突然,一辆跑车远远地向废弃工厂行驶而来,车速极快,转眼已经快要开到库房之前。冷凝心中暗惊,双手更加用力地绞紧铁条,掌心传来阵阵剧痛,她也顾不得许多了,把浑身的力气都用上,铁窗栏杆“咯吱吱”被绞得扭曲仿佛立刻就会断开。 

  跑车消失在库房铁门的方向。 

  门口一阵声响。 

  似乎有些骚动和混乱。 

  然后又有一辆汽车紧接着向库房大门行驶而来。 

  冷凝双手绞紧生锈的铁条,“咯崩”一声闷响,铁窗栏杆终于被绞断了,然而由于她用力过大,铁栏杆被绞断后力量一时落空,她无处着力之下竟然直挺挺地向后仰倒! 

  “砰——!” 

  她重重摔在地面上! 

  好痛,尖锐的疼痛从她的背脊缓慢地向四肢蔓延开来!她痛得脸色惨白,嘴唇轻轻地颤抖,绝望地看着刚刚被绞开的铁窗,意志力告诉她应该马上重新站上去翻窗逃走。可是,她痛得连手指都无法蜷起了。而耳边却听到库房铁门正被人打开。 

  “吱嘎嘎——!” 

  库房铁门被猛力推开! 

  库房里积年的灰尘被扬起,飘飘荡荡在空气中旋转,铁门处似乎有万千道刺眼眩晕的阳光,灰尘的颗粒空落落地飞扬着,仿佛也被染成了阳光,金色的,炫目的。 

  强烈的逆光中有一个金色的剪影。 

  那人在万千道光芒里。 

  明亮得令冷凝睁不开眼睛。 

  “你还好吗?” 

  低哑紧张的声音扑进痛楚的冷凝耳边,她失神地望着阳光中飞旋的灰尘,忽然有种恍惚。 

  “受伤了吗?” 

  一双手臂将她从地上抱起来,将她搂进男性的胸膛,那人的呼吸有些紧张而急促,似乎想要将她紧紧地拥住,又小心翼翼地似乎怕弄痛她。 

  她茫然地望向那人。 

  墨色的眼睛,略带倨傲的鼻梁,嘴唇微显苍白,脸上隐约有打斗过的痕迹,他的神情淡漠中有些疏远,然而声音里却泄露了紧张和心痛。 

  是墨熙。 

  她怔了怔。“很痛吗?” 

  金色的阳光中,墨熙的声音低沉沙哑,看着她手心和腿上的鲜血,他的心脏骤然抽痛起来。双臂打横将她抱起来,他大步向库房铁门走去。、 

  “我送你去医院。” 

  他紧紧抱着她,仿佛抱得她紧些,她就可以不痛些。

您正在浏览: 恋之曲第十二章之遭人绑架3000字作文
网友评论
恋之曲第十二章之遭人绑架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