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杂文随笔 > 优秀随笔 > 家有“慈父严母” (M站)

家有“慈父严母”

分类:优秀随笔  时间:2022-04-24  编辑:小景

  有道是,家有“严父慈母”,严格要求的父亲,温柔慈祥的母亲!而我家却是”慈父严母”!从小对我姐弟严加管教的是我母亲,以和事佬周旋在我姐弟和母亲之间的则是我父亲!

  家里小时候穷,家里唯一的收入就是几亩田地,每次农耕时期是最繁忙的时候,而母亲却得了罕见的大脖子病,这种只能吃睡,不能劳累的病让母亲脾气爆增。家里人都不敢惹母亲。幸得父亲是性格温和的人,从而不至于让家里“战争连连”,让我和弟弟生活在温馨而又不失严格家教的家庭里。母亲是个没读多少书的人,却深知读书的重要性,她对我姐弟在学习上是极度严格。记得在读小二的时候,母亲要我提前背完乘法口诀,说不背完就不准出去玩,还把我锁在家里,不准我出去,也不让别的朋友来找我。我背了一个早上便觉好困乏,看到窗外其他小朋友打闹,玩心大起,于是骗母亲说背好了,母亲便要抽查我。如果是从头背起,我倒也还能应付过去,母亲说为了让着印在你骨子里,你要得从后背也顺畅。自然,我是不过关的。母亲便把我一人锁在家里,要我一天内务必背好。由此可见母亲对我们的学习是极为看重的。母亲在家时,我们姐弟的家庭作业是不允许拖沓到晚上做的,除非是那天作业特别多,还得她亲自检查过才行。一遇到周六周日,周日是不允许做作业。所做作业必须经过她检查,记得在小三时,学校流行用尺子比着写字。用尺比着写字虽然看起来整齐,却往往让字写的不齐全。我也学其他同学用尺比着写,做完后给母亲检查,母亲一看大怒,这样的字你自己看得清楚,说完便把我写了的作业撕了,要我重写!我当即大哭,却又不敢忤逆母亲,只好一边抽泣一边写作业。母亲也是陪在身边一直到待我写完,直到检查完后,她说自己小时候家里穷,家里姐妹又多,都是没有读多少书的人,现在你姐弟俩赶上了好时机,虽然家里状况不好,但还是会让你姐弟俩好好念书,这样你俩还不努力么?我一边抽泣着一边点头,心里也记下了母亲的话。可惜小孩都是爱贪玩的,我又是个不安分的孩子王,因此在学习上花费的工夫便少了很多,所以常常是遭了母亲一顿打后,那年便努力些,期末的成绩也好些,隔一年不打又回归原点。因此老师常常对我母亲说:这小孩是挺聪明的,要是更加勤奋些更好了。

  因为家里不富裕,母亲便千方百计的想着为家里多些收入,可是在农村除了多种粮食、蔬菜外,还能做些什么呢?在村里,大家也都是这么过的。在一次去街后,母亲看到镇上的青蛙和泥鳅份外畅销,价格也是极高的。母亲便让父亲买了一台电鱼机。在白天干完农活后,晚上去田地里抓青蛙,父亲便背着电鱼机去田里打泥鳅。虽然收入不多,却也能马马虎虎的维持着生机。在我读小学四年级的时候,家里商量着要盖新房子。家里除了田地里的一些蔬果、粮食,哪来的钱来盖新房子。当时家里养了两头猪,已经养的肥肥胖胖的了,父亲和母亲便商量着把一头猪给宰了,来建房子。父亲说干就干,当真宰了一头猪,母亲还卖了一些平时养的鸡、鸭、鹅之类的家禽。父亲就拿着这些钱去盖房子了,买的砖太贵,父亲便自己做,平常他自己去外面做小工也会做砖,便自己看中了一块地,挖个大洞便开始做砖。做好晒干后便开始烧砖。现在想想,那时候父亲母亲的辛苦是不可想象的。可是他俩却当真把新房子给建起来了,虽然不建的不是很精致,但也是当时我们村里最早开始建起来的新房子。也是那时候,我和弟弟学会了做饭菜,而弟弟的厨技也被发掘出来了。而我却懒惰些,平时给弟弟打打下手什么的。

  在新房子建起后,家里欠的债务也越来越多了,用我父亲的话来说是,在过年的时候算账,算着算着腿就不由自主的发抖了,不知道何年马月才能把这些钱还完。在没建房子前,我姐弟俩的学费父母亲还可以勉强支付,在建了房子后,家里去碾担米的二、三块钱都拿不出。当中借钱借的最多的便是我的那6个舅舅,母亲是家里的老幺,外婆自然也是疼爱些,也要舅舅们尽量多借钱给我们。后来外婆家里的一位舅舅也要建新房子了,也急需要钱,可当时的我家,哪还有什么钱呢?父母亲无奈便去舅舅家做小工还债,一做便是整整两个月。后来母亲跟父亲商量着,说要去外地打工,正好我姑姑在广州自己创业开公司,也正是在起步阶段,又刚生了小孩。母亲便和父亲商量着去远在广州的姑姑家帮忙带小孩,当时的工资是450元一个月。这450元在现在看来是微不足道的,但在那个时候,在我们家,这450元便是半年的收入啊。其实在我姐弟很小的时候,母亲便有想着出去打工的念头,可每次都是出去了几天便又跑回来了,她说她舍不得家里的俩姐弟,又想着家门口有一口很大的池塘,想着又很不放心,便又只好跑回来,如此这样转了三次,最后只好打消了外出的念头。现在家里已经到了揭不开锅的地步,无奈,母亲只好做了这样的打算。因为家里还有年迈的爷爷,家里又有那么多农活,便想着把父亲留在家里,一来家里的农活不会断,又可以照顾着我爷爷和我姐弟俩。于是,母亲便背着行囊去了广州,那时候,我刚读五年级,弟弟读三年级。

  在母亲走后的第一个星期天,我顽劣的本性便完全暴露出来了。母亲规定的必须星期六做完作业被我完全的抛在脑后,在疯玩了后,星期天晚上才想起作业没有完成,而那次作业又是出奇的多,我在晚上挑着灯做作业,而父亲则一句话也没说,只是坐在旁边陪着我。那次,我一直做到晚上十二点才把作业做完,父亲则一直陪在我旁边,默默的看着我做作业,偶尔给我指导下不会做的题目。父亲管教我们的方式和母亲不同,母亲坚信棍棒底下出好人,父亲则说小孩子要轻松的长大,不要在打骂中丧失了小孩子天真、活泼的个性。于是,在母亲去广州的第一个期末,我第一次得了不及格。在出成绩的那天,我甚至于都不敢接母亲打来的电话。男孩子一般都成熟较晚,我弟弟便是如此,一直以来,他的成绩都是不好不坏,他也不在乎自己的成绩,一副很随便的样子。在出成绩那天,弟弟和母亲聊了很久,然后弟弟叫我接电话,我却躲躲闪闪不肯去,为此弟弟还笑了我很久。母亲终究是舍不得家,舍不得我们,在第一个暑假过去没几天,母亲便回来了,说是回来帮忙双枪。母亲回来的那天,我永远都记得。在早上的时候,母亲背着大包小包回来了,弟弟和父亲看了很欣喜的迎上去,而我却坐在一堆衣服旁假装没看到,“认真地”洗着衣服,其实眼睛早已飘到了母亲的身上。母亲看到我便笑着走过来,然后拉着我的手进了家门。那天母亲给我和弟弟都买了新衣服,而这本来是过年的时候才有的待遇。母亲拉着我和弟弟的手,看着我和弟弟拿着新衣服不断地在身上比划。其实我是怕考试的事情受母亲的责备,如今看到新衣裳便把这件事情忘到九霄云外去了,我一边拿着新衣裳,一边往母亲身上爬,这是我们以前常有的事情。那天母亲还给我们带回了好多好吃的,甚至于很多好吃都是没有见过的。母亲说这是姑姑给的,母亲想着家里俩个馋嘴的,便把所有姑姑给的零食都给背回来了。我记得那天家里所有人的高兴,记得其他邻居跑到我家来那羡慕的眼神。更记得父亲那天像小孩子一样跟我和弟弟抢零食吃,还有爷爷那高兴得合不拢嘴的表情。那是多么值得怀念的啊。

  在母亲去广州的第二年,家里开始对新房子进行装修,先是从里面开始进行粉刷,那时候的记忆,永远是父亲在家里装修这里,隔段时间又装修那里。靠着母亲汇回来的钱,家里的装修也陆陆续续地完成了。家里开始增添了新家具、新家电。借的外债也开始陆陆续续的还完。这是我们以前想都没想过的状况,村里的人一看到我母亲回来了,就开玩笑地说大老板回来了。我们家的状况,村里的人是看得最明白的,自然家里的一切变化也逃不过这些乡村父老的眼睛。母亲本来想着把家里的债务还了便回来,等家里的债务陆陆续续还完,我便上了初中,初中的学费自然也高于小学,母亲无奈,便说等我和弟弟都上完初中。初中上完后我和弟弟到高中了,于是,母亲便一直留在广州,一晃便是十二年。而姑姑家的公司也越做越大,母亲等小表弟长大些后便去了公司帮忙。母亲的薪资也越来越高,以至于现在母亲都舍不得每个月的工资了。为此她还笑言等到公司赶人了再走,不然就一直待下去算了。我知道,这虽是一句笑言,却也是母亲真正的打算,因为她想着现在积攒着钱,以后可以给我和弟弟分担些,还想着把养老保险买够了,便每个月拿着退休工资,也不让我姐弟俩承担。这便是我的母亲,一直想的是我姐弟俩,想着为我们减轻负担。

  在母亲去广州后,照顾我姐弟和爷爷的重担就担在父亲的肩上了,父亲在家既当爹又当妈。虽然父亲看上去是一个粗狂的农民汉子,其心思却细腻得很。从小我的身体便不好,医生说要我们多补补,在农村最好的补品便是土家鸡了。在母亲去广州后本来家里的家禽都已经没养了。我和弟弟检查出有中度贫血后,父亲便开始学着养鸡,养大后每个星期杀鸡抓补药给我和弟弟吃。以前养家这些都是母亲在打理,父亲从来不管,无奈下父亲也开始学着养鸡,刚开始只是小数量的养着,后来越养越多。现在家里的鸡从来不少于三十只,每天下的蛋在家里人吃完后还有剩余的卖给别人。后来我姐弟俩和爷爷的补品就没断过,父亲自己却是从来不吃的,说是嫌牛奶有腥味,嫌药材药味太重。爷爷、弟弟的身体是越来越好。而我却被养得越来越娇气,本来父亲也是较喜爱我些,还遵从着“穷养儿、富养女”的说法,对我的宠爱也比弟弟多些。特别是在我高一那年生了一场大病后,身体是越来越差劲。父亲便不让我做任何重活,还要弟弟照顾着我些。弟弟也是特别懂事,家里的活儿基本上都是他做,他也乐于照顾着我这个姐姐。现在想起还真是惭愧。

  在小学五年级后,我姐弟俩的衣服都是父亲帮我们买。常常是他带我们去上街,然后指着一件衣服要我或者是我弟弟试穿,穿上后,倒也很好看。为此母亲还说,还是父亲懂我姐弟俩的心思些,也会照顾我们些。在家里,家里的衣服都是父亲叠好,然后告诉我和弟弟,说那层是我专门放衣服的,那层是弟弟放的。还说各自的衣服自己放好,不允许随便乱放。我和弟弟也一直遵从着这一原则,两人的衣服从没有放错过。只是,在我和弟弟都住宿后,每个星期回家拿次衣服,那衣柜里面便被我姐弟俩翻个乱七八糟。第二个星期回去后,那些衣服又整整齐齐的摆放好了。有一次母亲回来,我在洗澡,便要母亲帮我去拿衣服,母亲在翻腾了半天也没有找到我说的那件衣服。父亲上去便帮我翻到了衣服。父亲便对母亲说:你还是个母亲,怎么连女儿的衣服都找不到啊。父亲看着母亲落寞的神情便又说:也是,你常年在外辛苦,又怎么会清楚呢?为此,母亲总问我姐弟俩说在我姐弟俩的心中爸爸和妈妈哪个最亲?我和弟弟都回答说俩个都亲啊。母亲笑笑却又摇摇头。以前我不明白母亲为什么会摇头。现在才明白母亲是怕我姐弟俩会埋怨她在我们小时候就离开我们了。确实那时候我在心里有埋怨母亲为什么不在家陪着我和弟弟,甚至于有时候看着小表弟和母亲亲昵的照片,都会恨小表弟把我的妈妈给抢走了,恨不得把照片给撕了。

  随着母亲外出的日子越长,家里的生活也越来越好,家里开始买了摩托车,父亲也学会了开摩托车,那时候最高兴的事便是父亲骑着摩托车带着我和弟弟兜风,不管父亲开的有多快,我都会觉得很安全,很安心。平时,我只要坐别人骑得摩托车就觉得害怕。现在想想怕是父亲在我心中的形象一直是可以给我保护,给我安全的吧。每年过年,父亲都会骑着摩托车带着我们去外婆家拜年,那时候我和弟弟都很瘦,所以我、母亲、弟弟,还加上父亲四个人坐在上面也都不显得拥挤,母亲说她以前算命的时候,算命先生说她会骑车回家去探望父母,那现在这算不算是实现了啊?我和父亲便笑她说愿望这么小,再怎么说也要骑四个轮子的回去吧。后来,我和弟弟都长大了,那辆摩托车也载不动我们了,家里的车子也真的换成了四个轮子的。这些都是母亲和父亲辛苦的功劳。在贫苦的日子面前,他们没有选择自怨自艾,而是选择外出奋斗,靠自己的双手建设家园。村里人常说我家有个好姑姑,说我母亲在我姑姑的公司受百般照顾,却没有人晓得母亲艰难的学着普通话和电脑,每天一点一点的进步,一点一点的提高着自己。她现在的一切都是她自己努力争取而来的。

  母亲很爱父亲,在我的眼里,他俩的相处就像是刚刚热恋的情侣。母亲从不吝啬对父亲的夸赞,而父亲也是如此。母亲夸赞父亲的方式比较前卫,是在城市里生活很久的感染吧。一句句的“帅哥”“帅呆了”老是从母亲的口中蹦出来,刚开始,我和弟弟都笑,父亲也羞红着脸。父亲也确实可以称为帅哥,家里生活好些后,操劳的事情少了,心情也开朗了许多,所以四十多岁的他一点都不显老。有几次跟父亲出去逛街,有人悄悄的问我说那是不是我哥哥。我讲给母亲听,母亲毫不犹豫地说你父亲本来就帅啊!在上高中后,我开始用“老妈”来称呼母亲,有次被父亲听到了,他呵斥我道:什么老妈,你母亲又不老,以后不允许叫老妈。由此可见母亲在父亲心中的份量。

  母亲从小对我姐弟俩的管教方式就是棍棒伺候,小时候只要不听话,常常就是一顿棍棒,母亲外出后便很少这样做了。回家后都是很温柔的和我们玩闹,她说是自己的心境开阔些了,而她的大脖子病竟也奇迹般的好了。但在弟弟读高一的时候,弟弟还是挨了母亲的一顿打,还记得那天天气很炎热,刚刚学会游泳的弟弟便在中午趁家人水午觉的时候,跑去离家不远处的大水库里游泳去了。母亲正好休假回家,而弟弟的游泳也是母亲叫父亲教弟弟学会的。午休后,家里人都起来了,弟弟也穿着个滴水的大裤衩回来了,母亲一看,便知弟弟是去哪里游泳了。问道:大中午的,去哪里了。弟弟傻笑着不讲话。母亲气极了,这么热的天,出去游泳,乡里乡村的都在午睡,如果出了什么事情怎么办。于是找了树枝便把弟弟打了一顿,弟弟也不还手,只是笑着。我也看出来,弟弟挨的这顿打远远没有我俩小时候挨的打那些重。母亲也只是象征性的打了几下,然后严厉的禁止弟弟在没有人的情况下去水库洗澡。母亲说你俩都长大了,再打你们就不合适了,然后还说自己老了,也管不到那么多了。看着母亲,突然觉得母亲也老了。虽然我老是反驳她说自己到了更年期。

  在印象中,父亲是从来不动手打我和弟弟的,就算是弟弟开着他新买的车子出去,撞坏了前灯,就算是刚买的自行车被弟弟拆了个七分八落,就算是弟弟拆了家里的很多电器。父亲也都不会动手打他,还在弟弟拆一些电器的时候在旁边指点,说这个不应该这么拆,还跟弟弟一起动手拆自行车,再重新装上去。但,那次,父亲却真正动手打了弟弟,还是一巴掌打过去的。当时我也不在家,还是邻居告诉我的。那年家里发生的事情特别多,用农村话讲就是家里不顺。先是我莫名其妙的病了,医生还检查不出什么毛病,却又一次次地发作,一次次地送医院急救。然后弟弟在一次感冒后医生下错了药,最后被送到市医院,弟弟还没有出医院,我又发作了,父亲两边顾忌不到,母亲又远在广州,无奈,父亲只好叫一位近亲叔叔把我送到了市医院。万幸弟弟在吊了一个晚上的水后便好很多了。父亲便要那位叔叔把弟弟带回去了,而我还要留着医院做检查。弟弟回家后已经快天黑了,再吃了饭之后,他便悄悄的开着摩托车出去了。等爷爷发现的时候已经晚上九点多了,而弟弟却还没有回来。爷爷打电话告诉父亲,父亲急了,打了所有朋友的电话却都没有找到弟弟。当时已经晚上十一点了,打电话回去爷爷说还没有回来。无奈,父亲只好拜托一位朋友去镇上的网吧一间一间地找,刚找了几家,爷爷打电话说已经回来了。原来弟弟刚刚回家,便有一人找他说他岳母娘家有急事,想要我弟弟送一下。弟弟从小便是对别人能帮忙就帮忙,所以他便骑着摩托车去了另一个村,却忘记了跟爷爷讲。第二天,我还在市医院等检查结果,父亲说回家一趟,回家后,父亲一句话都未说便对着弟弟就是一巴掌扇了过去。从未见过父亲这样的弟弟当时也呆住了,连眼泪都没有流一滴,他的脸上清晰地留着一个手掌印。一旁的邻居看到了连忙上去劝说,父亲只说了一句话:不要再有下次。然后父亲又赶回了市区医院。而我对此事一无所知,直到和那位邻居闲聊,那位邻居才告诉我。我从来不知如此严厉的父亲,在我心里,父亲一直都是慈祥、从不打我和弟弟的。那年,父亲真的被我和弟弟弄得心力交瘁。对不懂事的弟弟,他才采取了如此严厉的做法。

  现在我和弟弟都在外面求学,母亲也还在广州,我们回去的机会越来越少了。但每回去一次,父亲便高兴的忙上忙下,来车站接我们,在家的那段时间,又是各种补药补着,说是在外面吃不了家里这么好。当我看着家里碗柜的碗只有前面几只是干净的、而后面像尘封了一样的时候,当我看着看着家里的蔬菜种的很多却很少有人吃时,当我听到父亲说家里热闹了几天的时候,心里边酸酸的。现在的父亲会跟我们计较说我和弟弟、妈妈几年没给他过个生日了。我想,我们长大了,父亲却老了。我们也像母亲一样外出闯荡了,母亲也老了。母亲不会再打我们,不会再是小时候让我胆怯的严母。父亲不会唠叨我们的衣服穿少了,不会唠叨我们挑食了……

您正在浏览: 家有“慈父严母”
网友评论
家有“慈父严母”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