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杂文随笔 > 优秀随笔 > 沙朗捞塌坎,第一分卷传说、传闻26 (M站)

沙朗捞塌坎,第一分卷传说、传闻26

分类:优秀随笔  时间:2022-01-10  编辑:pp958

沙朗捞塌坎,第一分卷传说、传闻26 标签:开学第一课 守住第一次 新春第一课

  26,“隆大轮”“浏河沙”沉江传说

  民国二十六年(1937年),八.一三事变后,就在日本人从东海金山卫、长江浏河口二处强行登陆,对上海形成包围的第二天。坐镇十一圩港的大通轮船公司董事长杨在田的大侄儿杨行方,就接到他大老伯的一只紧急应变电报,他立即按电文要求,做好了一切准备工作。晚上十点钟,在南通江面上,靠上快速行进的,在白天中午就冲出吳淞口的“鸿大轮”上,见到了弟弟杨知方,知道弟弟受大老伯指示,将随鸿大轮夹带出来的青年学生一起,投笔从戎去读军校。他拿到了一批兵器装备,接到了大老伯要他马上在绵丰镇成立“锦丰商团”,守土保家的命令。同时他也接到弟弟杨知方转告他的,大老伯要他马上组织已停在南通江面上侍命的“隆大轮”,去浏河沙沉江的命令。

  他一面马上派人将早就安排好的三艘大海吊子捉渔船先靠上隆大轮,一面带了大通轮船公司十一圩办亊处主任杨桂松就飞身登上隆大轮,这时已到晚上十一点钟,正在落潮。

  上船后,杨行方一面下令隆大轮加锚,先停死在江上,一面下通知,马上召开高级船员会议。隆大轮总管、总管帮办、三个总管协办、船长、大副、二副、三副、轮机长、大管轮、二管轮、三管轮、电报生、医生,一共十五名高级船员,马上在船员会议室集中。

  只见杨行方坐在会议桌顶头,正猛吸香烟,二支二十响驳壳枪放在坐位前,杨桂松主任斜背驳壳枪坐在侧面,二人一脸严肃。四个肩挂手持汤姆生冲锋枪的卫士站在他们身后,七、八个身挂二十响驳壳枪的卫士散在室内外,这种气氛和场面气势,是大家有生以来从没见到过的,大家的心头也都不免一惊,不知发生了什么大事,立马鸦静一片,心里猜测着可能吴凇口已失守了?上海也可能快失守了?

  杨行方摆了摆手让大家坐下,他扔了香烟后马上下令,要“隆大轮”马上撤空船,只留十五名高级船和三名机匠三名加油工,船上客人和回上海的船员马上转坐三艘机帆海吊子大渔船立即向上海开去,若吴凇口进不了,就在宝山石洞口狮子林登陆,各凭天命。其余的船员、乘务员,家在苏南的上十一圩,家在苏北的上姚港,谁要横蛮,就以日本特工论处,就地正法!接着将总管、船长、轮机长三人留一下,秘议了沉船浏河沙的计划。

  ……第二天早晨七点多,隆大轮已看到吴凇口炮台,只见吴凇方向一片火海,枪炮声震天动地,大家一路上没有看到早开出的三艘大海吊子机帆捉渔船,估计他们已冲进吴凇口了。后来听说他们是早晨七点冲进吴凇口的,后来又听说,当天下午一点多,吴凇口就被日本人攻下,并将吴凇口封锁了起来。

  按约定,“鸿大轮”于早晨七点半,给“隆大轮”发来了电报,说他已到浦口。扬行方马上命令“隆大轮”调头回南通,并给公司发出了一份以“隆大轮”全体船员名义签发的电文,宣布“隆大轮”拒不接受公司要它返回十六铺的指令。船长马上命令改变航向,正对“浏河沙”冲过去,并命令机仓里打开海底阀,一面航船,一面先让货舱、五等舱进水。大家忙把甲板以上所有门窗关死。接着杨行方命令立即把留船人员的行李、吃喝,分头先搬上一直挂绑在隆大轮船身上的四艘小型机帆船上,向南通去的人少,乘一条船,上十一圩的人多,分乘二条船,杨行方带他武装卫队乘一条船。

  果不然,“隆大轮”刚调转船头向南通开了不到半小时,被中国老百姓称做“黑寡妇”的日本人侦察机,就飞到了头上,他在“隆大轮”上空盘旋了二个圈子,就向其它轮船公司后半夜冲出吴凇口的,此时正向南通航去的几艘长江轮飞去,八点半钟,东北方天空中就传来了飞机的轰呜声,又过一刻钟后,船长在浏河沙沙头东侧,抛下二只头尾锚,领正了船后,轮机长就停了主机,带着他的手下人,打开机仓所有门,从专用扶挮撤到了甲扳上。此时船已有一大半吃水。只见日本人的四架轰炸机,在二架战斗机掩护下,正在狂轰烂炸刚从吴凇口冲出来的,装满了向四川撒退的设备、物资、人员的几艘其它轮船公司的船,后来听说炸沉了三艘,死伤了几百个人。

  杨行方马上命令全体人员弃船登上小机帆船,沿南岸江边浅水处向十一圩方向撤退。又过了一刻钟光景,小机帆船离“隆大轮”大约二里路距离,此时“隆大轮”还剩三层楼船楼和大烟筒露出水面,此时一架日本战斗机冲到“隆大轮”上空,向正在下沉的轮船打了一阵机枪,接着就看到二架轰炸机远远的向“隆大轮”冲过来,另一架战斗机和原来的一架战斗机就向四艘小机帆船夹击过来,二架战斗机带的四棵小炸弹,在四艘小机帆船边上炸开了,机枪子弹铺天盖地打了下来。

  杨行方立即命令四支汤姆生冲锋枪集中打一架附冲下来的飞机,竟被打中了一架,让它尾巴上冒出了黑烟,二架战斗机马上就鬼叫似的向东北方向天空逃窜,而去轰炸隆大轮的二架轰炸机,也无心再战,糊乱的向下沉的隆大轮扔了二颗炸弹,随着二架战斗机和另二架轰炸机后面,也就向东北方向天空飞去了。

  四艘小机帆船可就遭了殃,船长乘的一艘小船和杨行方所乘的一艘小船,全被掀翻在江里,人都落水。当另二艘小船上的人把落江的人都救捞起来后,一清查人,已打死了二个行小船的船工,打伤了十六个人,其中有四个人伤势很重。随即对伤员抢救,即着调整乘船人员,将伤员和死人送南通……

  沉船记

  作者:退一居士

  1937年8月傍晩。杨知方1行5人,来到沙朗十一圩大通轮船公司办事处。

  因上海在打仗,大通轮船公司十一圩办事处、大通贸易运输公司十一圩办事处、还有锦丰轧花厂农业技术推广站十一圩办事处的工作人员,没一个想回家的,几个主任商议后,干脆为大家煮了粥,让大家吃过晚饭等着,看看董事长兄弟,二佬倌杨在山和他大少爷杨行方,有什么新的指示,有什么急须马上办的事要吩咐。

  大通轮船公司十一圩办事处主任扬桂松,他马上安排杨知方一行五人吃粥和安排过夜的住处。六点不到,杨知方1人走进了他大哥杨行方独用的办公室。杨行方他右手摸着下巴,左手按在一只紫沙小茶壶上,正对桌上一张有标有战况变化形势的上海地图沉思着。

  “大哥,你找我有急事?”杨知方忙对大哥杨行方叫应。

  杨行方转过身来,十分喜爱的看着这位家里上上下下公认的,杨家未来的掌门人,自己的同父异母弟弟杨知方,他指着地图上的几张纸说:“知方,粥吃过没有?来,来,来!先看看这几只今天上海发过来个的电文吧!”电报按先后收到时间顺序,从左排到右,一共四份,杨知方先从右边第一份看起。

  这是下午5点10分,上海十六铺大通轮船公司里发过来的电报,电文如下:据最新军报,日军下午已占领刘行,在庙行一带,已冲过蕴藻滨,迫近大场、月浦,今早清晨从太仓浏河登岸的日海军陆战队,下午3时已攻到安亭一带,从金山卫登岸的日海军陆战队,已攻到奉城、惠南、朱行一线,正对上海形成包围。据军方通知,吴凇口最多能再坚守4天。

  接着杨知方仔细的看了看桌子上的上海地图上所标着的最新战况变化形势后说:“这样子看下来,可能不要再过几天,日本人就会从沙朗七圩港到十一圩港这段港口登陆南下,会加快切断沪宁线和占领无锡,形成东对苏州、西对常州的包围,然后再向西挺进南京了,占领整个苏南。”

  杨行方点头说:“这种势态是非常有可能的!”

  第三、第二2封电文是上午9点和9点半收到的,第三封电文如下:中大轮凌晨2点出吴淞,中正轮昨靠宁波,今下午3点将靠十六铺,中兴轮已过汕头南下,中华轮已接近西贡。第二封电文如下:志大已去宜昌,正大如期起航,鸿大人货备满,隆大另有安排。杨知方的手指停指在‘隆大另有安排’6个字上好一会,沉思良久。

  杨行方指着9点半的电文说:“我看了9点钟的电文后,再追问了一下四艘海轮的动态。”第一封电文是早上6点半发出的,电文如下:清晨五时,日海军陆战队同时从浏河、金山卫登岸。杨行方对沉思不语的弟弟说:“知方,你怎么看?”

  杨知方重又用手指着第二封电文上‘隆大另有安排’六个字上说:“大哥,撤退工作是凇沪警备司令部安排的,看来对隆大轮他们没有再作安排,隆大轮还远在安庆,若隆大轮进入上海,则要再过6天才会出吴淞,到那时,上海已陷落,日本人是不会再让上海的工厂设备、物资器材再行离开上海的,但这句‘另有安排’是什么意思?难道?难道说日本人已找上门来了?对!这个可能性很大!大哥你看呢?看来大爹爹和上海家里可能已有危险!”

  杨行方点头同意说:“我看不是可能,而是一定的!肯定有日本人上门来打过门、豁过令子了!自八.一三双方开火以来,日本人他不是不知道我们的轮船在把上海的工厂设备、物资器材往上江宜昌运,但他从不派飞机来炸轮船,他这中间肯定是有目的企图的,这倒底是什么目的企图,目前还不是十分清楚。”

  杨知方说:“这不难猜的,他的如意算盘是想把轮船留着为他自己今后运军队、运军需,所以他狂妄宣称3天攻下上海,扬言3个月占领中国,谁知在上海打了3个月,还在郊区排徊,所以轮船是坚决不能让他落到日本人手里的,特别是长江里的4艘自己公司的轮船。”

  杨行方说:“知方,那你有什么好主意?”

  杨知方说:“大哥,我这几天一直在想,日本人不可能一直不轰炸我们的轮船的,上海一旦沦陷,我们这些轮船不在他掌控下,他肯定是会想法把他炸沉的,我想与其让他炸沉,尸骨无存,到不如我们先把轮船沉入江底保护起来,等和平了再去打捞起来用。来个瞒天过海、暗渡陈仓计你看怎么样?”

  杨行方说:“好!不错!这个主意不错!很好!我看海上一线,估确不去管他,因为是向英国公司租来的船,挂着英国国旗,就走一步看一步再说,而且大爹爹也一定有对付的计谋。我看江里的4轮中,最有可能被日本人俘获的是隆大轮,要建议大爹爹,一旦上海沦陷,其它3轮就收缩到上江里去不下来,由武汉办事处来经理。”

  杨知方思考一下后说:“大哥,这里有个向题是不得不看到的,倘若现在鸿大轮不进上海,日本人马上就会发现,他首先就会轰炸鸿大,正大2轮,正大是1满船人货,损失太大。我看上海不宣布沦陷,日本人还没有占领十六铺之前,我们的轮船基本上还是太平的,我想鸿大轮按计划进去装货,隆大轮正常下来,在南通停船时,隆大轮上人货全部要卸空。鸿大轮他从吴凇出来后,隆大轮继续下去,掩护鸿大上来,但就是不再进吴凇口。一到呉淞口,轮船就调头去南京。若日本人一看苗头不对,开始派飞机来炸隆大轮时,我想此时隆大轮是空船,船就去刘河沙沉江,能保一艘就保一艘。至于鸿大、正大、志大三轮,只好去碰运气了,反正不能回沦陷后的上海,只要不炸沉,就在上江里为政府军队航行,坚决不让日本人抓了去。”

  杨行方说:“好的!就这样打算,幸好隆大轮为了等李宗仁的一批军需,在武汉多耽搁了一天,等他在浦口卸空军队和军需后,还是要继续下来,否则日本人一发现,就会派飞机来炸鸿大、正大两轮,看来鸿大轮的处境是最危险的。”

  杨知方说:“大哥,这些计划决不能用明码电报发出去,日本人一旦收到,马上就会派飞机出来,而且这几天隆大、鸿大、正大三轮在他的控制范围里。”

  杨行方说:“是啊!知方,大哥想同你商议,请你辛苦一趟,我要你连夜赶乘鸿大轮回上海去请示大爹爹,若大爹爹不同意隆大轮沉江的话,你马上给我发一份‘隆大轮人货备满’的电文,若大爹爹同意隆大轮沉江的话,你马上给我发一份‘隆大轮另有任务’的电文,我就安排隆大轮沉江。同时把上海家里的军火趁鸿大轮过来时带出来。”

  杨知方说:“好!这计划中,要规定鸿大轮在上海只能过1个晚上,只装进川物资,后天下午二、三点钟,就无论如何一定要趁潮出吴淞口,一路上不息,要夜航,一个晚上可以顶到南京,一路直开宜昌不停码头,鸿大过南通时,要减速不停车,大阿哥你带小机帆船靠上鸿大轮搬军火。”

  杨行方说:“对!要提醒大爹爹,要警备司令部派人看牢码头和船,严防日本人派特务上船装炸弹。……还有,知方你们这段时间里,千万不要再回来,这次你们的“战时后方青年服务团”动员组织了30多青年学生,宣传、演遍了常阴吵,实在太招摇,小心被小人在身后放冷枪。”

  杨知方说:“谢谢阿哥,你说得对,我会叫大家当心的。晚上交通船几点钟开?”

  杨行方说:“今晚交通船8点半开,十一圩没有人去上海,南通只有6个人去上海,也没有货色。往年这段时间是收棉花和早稻的季节,你看,这仗一打,去上海的生意也只好全停了下来,看来上海不少工厂就要停工了,就会有大量的工人失业,作孽啊!往后中国人要吃大苦头了!”

  杨知方说:“看来日本鬼子是一心要亡我中国的,这是他蓄谋已久啊!他准备了上百年,我看他达不到目的,是不会罢休的!今后我们要作与日本人常期打下去的准备,我分折,他日本人一上来,势必会气势凶凶猛攻一气,加上国民政府蒋委员长一心剿共打红军,对抗日斗争还没有作正事办,我估摸,搞不好他日本人会一下子吞食了半个中国。象我们苏南地区,北有长江水道,南有沪宁铁路,加上物产富饶、人丁兴旺、工农业经济发达,他必定会是第一阶段就要把苏南占领,作为他的后方基地之一,再向全国进攻的;他必定会重视对苏南的统治。但我认为,纵看我中华民族五千年的悠久历史,从来没有被外国人征服过,现代的日本人也终究达不到征服中国的目的,你看他国小、人少、资源少,加上战线长,他肯定吃不起拖!我们地广人多,我们只要全民动员起来,就非拖死他不可!再有,大阿哥,我始终担心的就是中国人自己不争气,自古以来人心就不齐,就屡出汉奸,特别是经济发达地区,象我们沙朗地面上,也会有一些不入料的坏坯,为了蝇头小利,会忘祖、忘宗去当汉奸,而且也必定会有一些亡命之徒,会趁乱世出来打、砸、抡、抄、烧杀、掠夺、奸淫,所以我们要时刻当心,样样要未雨绸谬,防患于未然。大哥你决定把军火运回沙朗,就拉支武装起来自卫,守土保家,我是非常赞成的!”

  杨行方说:“知方,真看不出就这2年你长进这样大!你倒底是读了大学的人,说起话来、出起计谋来,是有不同一般的见地,哥哥我开心!你下一步准备怎么打算?”

  杨知方说:“这次活动募捐的款子,我今天下午全部到锦通钱庄换了上海汇丰的银票,共三千六佰五十二只银元,我已请三兴镇陆镇长、小学王校长、江防大队熊桂生出具了证明,你代表商会也给我“战时后方青年服务团”出具个证明。明早到上海去,正好上十九路军司令部交上去。听说之江大学已跟在交大、同济和复旦等大学一起,走陆路向浙江、江西一路撒退了,我估计他们不退到四川、贵州是不会停下来的,我回上海后,对下一步怎么办,想再听听大爹爹的教诲。”

  杨行方说:“那你们的“战时后方青年服务团”怎么办?”

  杨知方说:“我们马上去碰头,他们中派2个人陪我去上海交募捐的钱,2个人明天去西港宣布“战时后方青年服务团”解散。”

  杨行方说:“好吧,我来为你写份证明,我再去召开干部会,再回趟西港向爹爹、姆妈话一声,让他们知道你去上海的事体。你去安排你的事,记住,晚上8点半交通船开船。你到上海千万记住,一定要确保鸿大轮后天下午出吴淞口,这是第一重要的!”

  隆大轮上

  隆大轮到南通外围时,正好晚上10点钟,在一个小时前,隆大轮员工,刚好看到鸿大轮正全速向南京方向航去,船上人都很纳闷:即使隆大轮在武汉多耽搁了1天,鸿大轮也应该在今天凌晨3点离开上海,怎么提前12个小时就出来了呢?难道吴淞口已被日本人占领了吗?

  当时正好落潮,船长就抛下一只尾锚,把船拖了一拖。此时杨行方和杨桂松就飞身上了隆大轮,来到船长室,要船长下令抛头锚,让船停死在江上,他马上通知隆大轮总管,立即要召开高级船员会议,要宣布公司董事长命令。

  船上高级船员除总管外,还有总管帮办、三个总管协办、船长、大副、二副、三副、轮机长、大管轮、二管轮、三管轮、电报生、医生,一共15人,大家赶快来到船员休息室。只见杨二老倌家杨在山的大少爷杨行方,坐在会议桌顶头,正猛吸香烟,2技20响驳壳枪,放在坐位前,杨桂松斜背驳壳枪坐在侧面,2人一脸严肃。4个手持汤姆生冲锋枪的卫士,站在他们身后,8个身挂20响驳壳枪的卫士散在室内外,这种气氛和场面气势,是大家有生以来从没见到过的。

  大家的心头也都不免一凉,不知发生了什么大事?立马鸦静一片,心里猜测着,可能吴凇口已失守了,上海也可能快失守了。

  杨行方摆了摆手让大家坐下,他扔了香烟后说:“各位同仁,现在开会,眼下是国难当头,非常时期,因时间紧迫,开个飞行会议,我宣布一下董事长命令:一,船上所有货物,除去十一圩的外,全部卸上南通,全部封存在姚港仓库,帐目留存姚港办事处,妥为保管好。二,船上有132个去上海的客人,马上转坐三艘机帆海吊子大渔船,立即向上海开去,若吴凇口进不了,就在石洞口狮子林登陆,各凭天命。对他们就说,轮船已坏,不能开了,要修三、四天,到时上海一沦陷,就无法去上海了。隆大轮上只留你们15位和机仓间3名机匠、3名加油工,其它人一律迁散,要回上海的和132人一起走,回上海后到公司里报到。10分钟后3艘渔船就开,乘客中有谁不肯上渔船者,由武装人员把他捆起来送上船,谁要横蛮,就以日本特工论处,就地正法!其余的船员、乘务员,家在苏南的上十一圩,家在苏北的上姚港,大家去忙吧!总管、船长、轮机长3人留一下。”他把2技20响驳壳枪拿在手上挥了挥说:“散会!”

  杨行方对总管、船长、轮机长3人说:“三位当家人受累了,下面一切就要看你们的了,为了保证鸿大轮能顺利冲出日机封锁圈,为了迷感日本人,隆大轮还必须要继续向吴松口开去,但是董事长已下了死命令,决不能让隆大轮落入日本人手中,故所以隆大轮一开到吴淞口外档,就要马上调转船头向南通方向冲过来。我估计一旦日本侦察机发现隆大轮不回上海,他们一定会马上从山东半岛机场,派出轰炸机追杀鸿大和隆大2轮,你们看看,该采取哪些措施让损失减少到最低限度。”

  船长说:“董事长的决定让人振奋,养兵千日用兵一时,我们一定把事情办好,决不能让隆天轮落入小日本手里。船上货色全部卸上南通姚港码头,我估计要3个小时才能搞宕,我想再拖一拖时间,我们至少下2点起航,正好涨水,顶水慢速走船,估计在明早7点敲过,船好到吴凇口外调头。6点天亮,7点日本侦察机就会到头上,估计那时鸿大已快接近南京,从日本人觉察到派出的飞机去追鸿大,约在9点半以后,鸿大那时已过浦口,胜算就大多了!至于我们隆大轮,且在他控制范围之内,8点半日本轰炸机就会飞到我们头上,我们那时正好在浏河沙附近,我想不等他炸我,我们干脆就冲滩沉江算数。否则无路可走!”

  轮机长说:“我赞同船长的计划,我回去马上把油槽里多余的柴油装捅,一起往姚港运,开始在机械上上牛油。四只海底阀同时打开,轮船也要1个小时后,水才能漫上甲板。若想加快下沉,可以考虑甲扳以上三层船楼的所有门窗,请总管全部打开、做死,水一漫上甲扳后,10分钟不到船就会沉没。”

  总管说:“我同意船长和轮机长的计划,我还有一批物资、文书要转移上岸,估计也要搞2个来钟头。不过照轮机长的建议法,我看不妥,所有门窗大开的话,来不及做死的各种家俱、什物,就要漂得满世界全是,损失是小,目标太大,还是把门窗锁死弄死好,下沉的辰光也不会差多少。”

  杨行方用驳壳枪在桌上一拍说:“时间紧迫,不再多议了。沉船一事,务必保密到船从吴凇口调头后再告诉手下。下沉前还是把门窗锁死弄死好,医生准备急救药物,电报生要保持与鸿大和公司联络。我宣布3点起航,留下的人抓紧蒸二百斤面馒头,烧几保暖捅开水,准备好咸菜。没有什么的话大家分头去忙吧!”

  三艘海吊子船已靠在隆大轮边上。几只装货的摆渡船正在装货。

  132个去上海的客人和26个回上海的船员,在武装人员押送下,陆读分头登上海吊子船上。船员在将船上物资往摆渡船上装,整个船上乱做一团。

  电报生,在和1个女乘务员拥抱吻别。他偷偷的将一张纸条塞在女乘务员口袋里,低声说:“我可能会被监视,可能发不了报了,你1上岸就直奔你小舅家,千万不能让他们将船沉在浏河沙,一定要炸沉他!”

  女的说:“你小心,苏州见。”

  躲在阴影里的医生,见到电报生与漂亮的女乘务员拥抱吻别,妒嫉地狠声说:“狗日的,到这时还不忘记轧姘头,有你好看的!”

  躲在阴影里的总管,见到电报生与漂亮的女乘务员拥抱吻别,马上找到船长,2人耳语了一下,船长马上找到杨行方说:“大少爷,在这非常时期,我建议几个要害部门,都要派武装人员保护!”

  杨行方抬了抬眉毛,船长嘴一努,见电报生和离去的海吊子船上的几个女乘务员挥手。杨行方拿驳壳抡一挥,杨桂松马上贴过来,杨行方与杨桂松做了交待。

  不一会,2个背驳壳枪的卫士就将电报生带回电报房。2个武装就陪坐在电报生房里。

  这一切,都被躲在阴影里的1个总管协办看在眼里。他马上转身走到轮机仓,机仓里正在忙着抽柴油、塗牛油,他走到三管轮身边,举起右手,打了个响勃,就离开。三管轮分头找1了加油工,1个机匠耳语了几句。

  杨桂松带了2个卫士躲进了轮机间。2个卫士进了驾驶室。

  船长回到船长室,马上拿出一台小收发报机,发了1只电报。将手抡拿出,上好子弹,插在腰间。走进驾驶室对大副、二副、三副说:“一级战备!”3人马上将自备手抡检查了一下,插在腰间。船长又对2个卫士做了吩咐。

  上海十六铺大达码头,大通轮船公司

  第二天凌晨四点半,杨知方一行3人,随鸿大轮回到上海十六铺大达码头,船过浏河后,整船的人就都爬在甲扳上,看上海方向一片火海,耳边传来如鞭炮声般不断的枪响声,十六铺码头一看,码头上布满了士兵,每1个办事的公司员工身旁,都有1到2名拿枪的士兵跟着,包括在码头上负责带缆的水手也1样。轮船上只下来200多位乘客,只带了300多顿货物,船一靠上码头,马上边补给就边装御货色。

  他带着2个同学直奔五楼公司办公楼。

  大通轮船公司董事长、总经理杨在田,一听二侄儿知方此刻返回上海,先是一楞,马上对陪在他办公室里的警备司令部中校副官说:“邓副官,我二侄儿知方来看我了,我要把他接进来!”姓邓的副官做了一个请便的手势,但又站起来陪着杨董事长身后来到楼梯口。

  杨知方已快一个月没见到自己的大爹爹了,但他猛一见一向十分注重仪表的大爹爹,一向是身扳挺括的大爹爹,今天却花白头发乱蓬松,花白胡子拉里拉碴,一件白仿绸西式衬衫皱里巴几,二袖挽到手肘,衣领开了二个纽扣,一条娟质花式领带松松的吊挂在胸前,淡色西裤上也沾遍了污渍。大爹爹二颊缩贴,身腰竟有些勾弯,看他竟一下子看老了10多岁,杨知方知道大爹爹为了配合上海凇沪警备司令部向上江四川撤退工厂设备、物资器材、有用人才,可能这一个来月就没回家休息过,他心头一酸,眼箍茵茵的忙叫了一声:“大爹爹!”声音竟有点呜咽,2个同学忙叫了声:“杨家大佬伯!”

  董事长杨在田一见二侄儿站在面前,竟象自己当年年青时一样魁伟挺括,他一面应答一面马上腰板一挺,双眼放光,陆中校马上对卫兵做了个放行的手势,杨知方马上紧跟大爹爹身后弯进了公用厕所,在大爹爹脑后低声有力的说:“单独面谈!”

  董事长杨在田领大家进了他董事长办公室,他马上对办公室秘书说:“小庞,把知方2个同学安排在值班室先小息一下,7点半多送3份早饭到我办公室。”转身对二侄儿说:“知方,跟我来,你就睡在我里间沙发上。”

  杨知方跟大爹爹进了里间大爹爹的的休息起居室,随手关上了门,连忙拉着大爹爹坐到可翻开作为一张床的3人沙发上,贴在大爹爹的耳朵上,把自己与大阿哥行方商议的事,向大爹爹一、一作了汇报。

  大爹爹杨在田不断点头,听完了二侄儿的汇报后,低声对二侄儿说:“‘隆大另有任务’的电报,我来安排发!”还做了一个下沉的果断手势。又说:“你把挂有警备司令部准行证的汽车开出去办事,到八仙坊黄家,叫黄家大伯娘把黄金荣老伯喊到家里去商议,要他派一辆四顿头卡车,下半夜2点到3点钟之间到忆定盘路家里,好一车就运走家里这批军火……。还有,我已和警备司令部秘密决定,明天下午3点钟,鸿大轮提前出吴凇口,提前10分钟把开船命令通知下去,这次只专门装可改行生产枪炮和子弹、炮弹的设备、器材以及一批专业工程师、枝师和他们部份人的家属。小知,你先困一息吧,到7点半大爹爹喊你。……我想,至于你一心想从军打仗,我不反对,我到想你干脆和鸿大轮一起上宜昌去读军校,我来请陆中校写封介绍信去……”

  伯父说完就拍了拍二侄儿的后背说:“今后一切就要靠你自家了。”还和二侄儿握了握手。杨在田马上到电报房给隆大轮发了一份明码电报:“隆大另有任务”。

  隆大轮上。

  隆大轮顶着涨潮,向吴淞方向开去。

  电报生接收到“隆大另有任务”电报,马上到船员休息室将电报交给船长,2个卫士跟着电报生。船长看了电报,交给杨行方。电报生离开,杨行方对坐在边上的总管、船长、轮机长低声说:“准备!”3人马上离开。

  就这样,一个将隆大轮沉在浏河沙的舍家抗日的计划,就由杨在田拍扳定了下来,并下了执行沉船计划的命令。而且杨知方也被他伯父杨在田做为人质,押在凇呉警备司令部押运机械、物资的邓中校手里,夹在由他伯父掩护去湖北宣昌报考军事院校的革命青年中,去了宜昌。自此杨知方化名董文,和化名为徐政的中国共产党党员宋茂生、又名宋思学的一起投笔从了军,走上了一条艰苦的抗战革命道路。后来,杨知方成了解放军的少将。

  第二天早晨7点多,隆大轮已看到吴凇口炮台,只见吴凇方向一片火海,枪炮声震天动地,大家一路上没有看到早开的3艘大海吊子机帆捉渔船,估计他们已冲进吴凇口了。

  按约定,鸿大轮于早晨7点,给隆大轮发来了电报,电报生马上到船员休息室将电报交给船长,。船长看了电报,交给杨行方:“己到浦口”,

  杨行方马上拟了一文电报:“隆大轮全体员工,一致同意不回十八铺。”。对电报生说:“马上发出!”2个卫士跟着电报生转身就走。

  杨行方低声对坐在边上的总管、船长、轮机长说:“行动!”船长见总管和轮机长走后,对杨行方说:“大少爷,我是军统,受命沉船!我的身份董事长知道。”

  杨行方吃惊地看着船长,船长说:“我已查实电报生和那个乘务员小陈是日本特务。但留下的人中,肯定还有日本特务,但不知是何人?驾驶台里3人,是我的人,总管是我的人,你注意机仓,防止他们破坏海底阀和炸船。” 船长马上离开。

  杨行方愣了好一会,马上带了6个卫士直扑电报房。

  隆大轮己调头向南京方向而去。

  总管亲自检查了所有门窗。他命令立即把留船人员的行李、吃喝,分头撤上一直挂绑在隆大轮上的4艘小型机帆船上。这时他发现他的1个协办不见了,问其它人,都说不知道,总管说:“不管他了,快装船!”

  杨行方带人住电报房奔去,突然电报生闪出举双抢,问杨行方射击!杨行方避让不及,左臂中弹,2卫士中弹倒地,在这千钧1发之际,医生举刀飞扑而出,一刀就刺中电报生心藏,电报生倒下时,向天开了数枪,倒地身亡,医生骂道:“看你还想抢别人的女人!”杨行方走过去对电报生脑袋上补了1枪。

  这时听到驾驶台有枪响!机仓有抢响!杨行方对没受份的4个人说:“快去机仓间支援杨主任。”1个卫士抬头望了望驾驶台,杨行方说:“驾驶台沒事!快下机仓!”

  对惊愣在那里的医生说:“快给我们包扎!”

  医生忙拿来急救包,一面给3人包扎,一面问:“大少爷,他怎么要杀你?”

  杨行方说:“他和陈小姐是日特,你立大功了!”

  医生大吃一惊:“真的!那我杀对了!狗日的抢我末婚妻!”

  杨行方说:“去电报房看看,2个卫士还有气吗?”说着带着2个包扎好的卫士就冲向机仓。

  医生冲到电报房,2个卫士已被电报生杀了,他马上扛着一具尸体下楼。

  机仓间

  三管轮拿着双抢,强迫轮机长将大管轮、二管轮、1个机匠、1加油工绑起来。二个加油工,二个机匠在搬炸药,叠药包。

  杨桂松带2个卫士闪出,击斃二个加油工,二个机匠,三管轮从暗处,双抢齐发,将杨桂松3人打倒。三管轮用枪指着轮机长搬叠炸药包。传声筒发出船长的大喊声:“机仓开海底阀!”

  4个卫士冲下机仓,三管轮开抢,双方对射,轮机长举起铁锤,将三管轮打到!又对脑袋补了一锤,砸烂脑袋。大骂:“狗日的日本特务!”忙去将大管轮、二管轮、1个机匠、1加油工松绑,轮机长说:“快动手,开海底阀!想不到他们5人是日特,早将炸药藏在机仓了!”

  4卫士检查被击中的3人,杨桂松受伤,2卫士已死,4卫士对二个加油工、二个机匠日本特务又在脑袋上补了一抢。

  驾驶台

  船长在指挥三副在驾驶,船己调头向南京方向开去。二副守在船尾尾锚机傍,大副守在船头头锚机傍。

  天上飞来日本“黑寡妇”侦察机,船长忙升起白旗和太阳旗,并对传话筒大喊:“机仓开海底阀!”

  “黑寡妇”在“隆大轮”上空兜了一圈,就向正在向南京方向开的其它公司晚上冲出吴淞口的轮船飞去。不一会,东北方上空飞机声轰呜,4架轰炸机在2架战斗机的掩护下,向江面飞来!

  船长焦急地问三副:“什么位置?”三副说:“刚上沙头!”船长说:“领顺船头!”

  这时总管协办己偷袭到驾驶台门口,举抢击中三副,三副倒地,躲在门后的二个卫士同时枪响,将日特总管协办击斃。马上抢救三副。

  船长亲自掌舵,领顺船,还在涨水,船长对麦克风大喊:“头锚!”,大副打开头锚闸。锚就“呛啷啷”下了水。船倒开了20多米,船长对麦克风大喊:“头锚停!”又大喊:“尾锚!”,二副打开尾锚闸,船向又前开了10多米,船长对麦克风大喊:“尾锚停!”,又喊“头锚收紧”,不一会大副、二副双手举起,交叉挥了挥,船长对传声筒大喊:“停机!”

  船长随抬着受伤三副的2个卫士出门,并将总管协办的尸体锁在驾驶室。

  这时,日本人4架轰炸机在2架战斗机的掩护下,对其它公司的轮船狂轰烂炸。

  杨行方冲进机仓,巡看后,叫卫士将杨桂松、和2卫士抬上去。

  机仓汹涌进水,不一会传声筒传出船长大喊:“停机!”声,轮机长下令停主机,扶着杨行方,大家登上扶挮。

  这时,日本人4架轰炸机在2架战斗机的掩护下,对其它公司的轮船狂轰烂炸。

  杨行方马上命令全体人员弃船登上小机帆船,沿南岸江边浅水处向西撤退。小船刚开不久,总管问医生:“急救包几只?”医生一呆说:“该死!我只顾扛尸体,救伤员,忘拿了”

  总管忙命所乘小船返回隆大轮,总管和医生奔进甲扳已上水的轮船,进里面拿了4只急救包重又奔上小船,紧追前面3只小船而去。

  又过了一刻钟光景,小机帆船离隆大轮大约二里路矩离,此时隆大轮还剩三层船楼和大烟筒还露出水面。此时一架日本战斗机冲到隆大轮上空,向正在下沉的隆大轮打了一阵机枪,接着就看到2架轰炸机远远的向隆大轮冲过来,2架战斗机,就向前面3艘小机帆船夹击过来,2架战斗机带的四棵小炸弹,在前面3艘小机帆船边上炸开了,机枪子弹铺天盖地打了下来。

  杨行方立即命令4技汤姆生冲锋枪集中打1架附冲下来的飞机,竟被打中了1架,让它尾巴上冒出了黑烟,2架战斗机就鬼叫似的马上向东北方向天空逃窜,而去轰炸隆大轮的2架轰炸机,也无心再战,糊乱的向下沉的隆大轮扔了2颗炸弹,随着2架战斗机和另2架轰炸机后面,也就向东北方向天空飞去了。

  前面3艘小机帆船可就遭了殃,船长乘的和杨行方所乘的2艘小船,全被掀翻在江里,人都落水。当另2艘小船上的人,把落江的人都救捞起来后,一清查人,已打死了2个行小船的船工,打伤了16个人,其中有4个人伤势很重。这一“沉船”战斗中,加上在轮船上的战斗中,死了4个卫士,伤了5个人,共牺牲6个人,伤21个,重伤5人。随即对伤员抢救,即着调整乘船人员,将伤员和死人送南通。

  杨行方感慨的说:“我怎么也想不到,我们骨干船员中,竟会埋藏7个日特,要不是船长和总管预先有警觉,今天隆大轮就沉不了江,就要被炸毁,我们都会没命!他妈的!杀6死6伤21,那个女特务怎么样?”

  船长说:“我已发了电报给我们上海站,他们会跟踪那个女特务,会去抄他们的老窝的!”

  “看来其它几只船上,都会有日特潜伏,还请船长及早采取措施!”

  “你放心,董事长会处理!”

  谁知,1937年底,整个苏南沦陷后,日本人就开始追杀当时参加隆大轮沉船浏河沙的当事人,在这场生死考验面前,有几个人贪生怕死人,一收到恐吓信,就衰失民族骨气,投降了日本人,做汉奸,8年抗战中,他们助紂为虐,不耻国人。害了自己,也害了家人……

  而苏南首富西港杨在田、杨在山为首的杨家一族人,且民族节气不失,抗日立场不变,坚决抗日。为此,杨在田被日本人软禁在上海忆定盘路,生了病又不给医治,在忧国忧民、病痛交架无法生存下去时,于1943年初,被迫自杀,他以死对日本强盗进行了公开的控诉。

  1941年,杨在山在西港被日本特务暗杀。杨在山夫人,杨知方生母尉迟香山,曾任谭震林(化名林俊)领导的苏南抗日军政委员会经济委员会委员。后被日伪逼疯。

  1940年,杨行方在参加共产党抗日队伍的弟弟中共党员杨知方的影响下,在爱国人士,他养母尉迟香山和他妻子中共地下党员尉迟凤呜的动员下,率锦丰商团起义,投入共产党领导的抗日队伍,担任了中共抗日民主政府锦丰办事处主任。

  杨知方(化名董文)是中共抗日民主根据地的地方部队、苏南抗日保安司令部警卫一团团长,英勇战斗,娄立战功,娄负重伤,成了独臂将军。

  杨知方夫人张莹曾任中共沙洲抗日民主根据地在山区区长、区委书记。杨行方夫人尉迟凤鸣是著名的中共地下党党员……。

  西港杨家,一门抗日!一门忠烈!

您正在浏览: 沙朗捞塌坎,第一分卷传说、传闻26
网友评论
沙朗捞塌坎,第一分卷传说、传闻26 暂无评论

相关范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