语言

分类:优秀随笔  时间:2022-01-10  编辑:pp958

  不管你承不承认,愿不愿意,幸或不幸,如今的我们生活在一个无可逃盾的语言世界-一个语言暴力的世界。我们不想看的可以闭眼,难闻的可以戴口罩,不愿吃的可以闭嘴。唯独不想听的,你拿什么阻止?“掩耳盗铃”骗的不仅是别人,更有不敢听铃声的自己。

  文明人发展至今,对声音的追求不可谓无所不用其极,这当然不是没有原因的。伴随为声音服务的技术的发展,语言显示出它独特的价值,这在动物界是找不到的,因为动物界只有力的支配,声音再好听也是无济于事的。人类是使用工具的动物,自有的力根本就不足以自己生存,所以语言就成了他们最好的武器。语言何用?第一要义当然要说明别的动物都该死,人才是自然界的主人。这话动物们当然听不懂了,但这也不能阻止他们聒噪,这就足以显示语言的专横了。其二就是对自己的同类说话了,说明怎样分工怎样的享用成果,这可是关系人类生死存亡的大事。大概人类文明史和丑恶史有多久,这话也就说了多久了,那就真的是说来话长了,我也说不了,一时半会不仅说不了也说不好。除此之外,语言当然不能就这么俗,再高雅一点,语言也就成人人类自恋的工具了,诗、词、歌、赋那是传统语言的盛宴,现有小品,相声,朗诵,歌舞,电影,电视,广播等等,那是上天入地地生长。语言可以称为艺术,那可不是吹的。一语言艺术家在台上说上一段感人肺腑的自白,不怕你不流眼泪。一演说家要发动一场运动那也不是不可能。一表演家表演一段剧本,你会觉得非常幸福。在这个渴望语言英雄的时代,在这个有着忆万双饥渴耳朵的时代,声音显示出了无与伦比的力量与魅力,理所当然地我们进入语音狂欢的时代。

  我们无须进行费力的哲学思辨,说什么语言是事物相隔第N重山的反映,也无须作政治家的分晰,说什么语言都是阴谋,更无须作艺术家的梦,语不惊人死不休,我们这个被别人的语言压抑了太久的世界,终于可以以语言为突破口,以声音大小为准,我们的情绪得到了最大限度的释放,真是成也萧何败也萧何。然而,人类也太心急了点,还没想清楚自己要说什么就迫不及待的开口。还没有弄清楚别人在说什么,就等不及地自说自话,其结果也许比不开口好一点点,然而隔膜依旧,孤独依旧,压迫依旧,喑哑依旧,无知依旧…总之是毫无改变,凭空造出那么多噪音,浪费那么多感情,真是有愧造物主的一片苦心。

  当然,也有人学会了怎样更好的说话,怎么更好的利用语言造福自己。在语言不可休止的大浪中,在其中我很少听到一丁点人类良心的声音,而且由于浪声过大要听出并揭露其中的欺骗,肮脏,无耻,下流,恶心又是多么的难,谁又能把机会给那些有良心的声音。更何况,看他们,我们能听到的声音说的多好,字正腔圆,温文尔雅,义正辞严,戏谑可爱,金碧辉煌,人们在这语言盛宴中被吃了不知还在哈哈大笑,泪流满面,心满意足,真是其心也可诛。

  能与语言相抗衡的唯有文字了,能将我们从语言里救出的也唯有文字了,我们没有奢华的语言能力,买本书来静静的拯救我们自己的语言还是做的到的,自己的语言雍容华贵了,就不怕别人用语言来压迫我们,说我们是那么的寒碜了。只有到了那时,我们的语言才会变的纯洁,才不会动物笑话-瞧,他们人类的话真该受诅咒!

您正在浏览: 语言
网友评论
语言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