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杂文随笔 > 优秀随笔 > 这样一个诗人 (M站)

这样一个诗人

分类:优秀随笔  时间:2022-01-10  编辑:pp958

这样一个诗人 标签:只有一个地球

  我想,自由应该流淌

  屋外的雨,自由的流淌,听说,在一片湿着的土地上,走过的每一脚都粘上了幽香,自由的醇香。我只把自由交给脚……

  枯叶很多,冬天过去已有时日,偷窥室后的一处杏树,花骨朵嫩的最容易让人想到年轻妇女怀中的弱婴。雨下得很乱,和我的思绪一样,这会儿都在悄悄地流淌,渗过绵绵的黄土地,来到九头鸟生长的地方。水很多,江也不少,江城的来历据说是李白的一句诗:“黄鹤楼中吹玉笛,江城五月落梅花”。

  很远很远的地方,有人欢笑,也有人失望。

  我要自由。可自由是什么了?流淌着的雨水刮落了依附在枝条上的枯叶,一片又一片。发黄的纸片上奇峰一般的写着我曾在干着什么。很旧很久的东西映上所有值得回忆的日子,对了,是旧日子,也是好日子。

  自由,如果真能够流淌,一趟春雨过后,枯叶是不是会齐刷刷的脱尽了?或者,春笋般的嫩芽在我们的目光下长大。最怕惊觉春已到,可那是,自由早已拖着尾巴逃逸,不见影踪。

  我是任其流淌时的潜水者,危险那是肯定,可冒险让我刺激。

  来到中部的北方人

  对每一个不知道我的人,说:我是北方人。北方寒冷飘雪,干热飞尘。北方黄土包裹,少水稀树。北方,寒冷中装点着一个个不屈的灵魂,干热处自有躯体在坚挺的呐喊。至少,我的一角即是这样。

  在北方度过了最为寒冷的一月,来到中部,涌出的寒气像冰上的旗帜一样,被吹痛喊叫。为何这儿甚至要冷过寒冷的北方?我问身边的人,大多是不知道,少数的只是笑笑。怎么可能,这对你有用吗?如果要找病因,事情的败笔即在“用”。

  出了宿舍,我在寻找。寻找这零上一度和零下十度的差距在那里。果然,零上一度很冷,冷到骨子里;零下十度很暖,暖到心窝里。这恐怕是气象学家也始料未及的吧?

  或许,寒冷是因为朦朦的湿气,温暖得益于当空常悬的太阳以及家中红彤彤的小火炉;或许,这只是我的一种错觉。

  感谢错觉,让我认识到梦是一种生活,追风的树叶迷恋的正是弃它的大树,在冬日里开花的那团野草诠释的是执著。

  感谢错觉,我曾思考;为这错觉,我如采花的蝶,忙的晕乎失落。到现在才明白,我只不过是千帆竞发途中的一艘,没所谓前,也无所谓后,因为我们都在清灵的水里。

  这样一个诗人

  有这样一个诗人,他为爱情写下了最为美妙的抒情篇章。可是,对于生活,他和我们一样,困顿迷茫。甚至,他对政治、建筑、美术、电影、科学、设计、技术、体育等爱的深沉;甚至,他有那么几篇脍炙人口的传世精篇,不是讽刺,便是歌颂;不是谩骂,便是表扬。

  这样一个诗人,却不会和爬山虎一样,疯狂的生长。

  桌上的书摞成一堆,顺手翻开一页,写下:我们都是这样一个诗人,理想的恨不得长上翅膀,现实的又恐从高楼跳下。

  有这样一群诗人,正在书写着属于他们自己的篇章。

  天才的烦恼

  晗说;天才只不过是比人才多个二这句话真好。我纳闷,它究竟好在哪里。最终讨论的结果是因为每个人都可以成为人才,所以每个人都可以成为天才。这是逻辑,容不得质疑。

  可我还是纳闷,潮潮人流,泛泛平庸之辈居多,他们如果多个二又会成为什么了?至少,不会是人才。

  我试着不再困惑矛盾,却发现我已不为我,或者我已不存在。大概是这样:我们都在齐整规范的书写着属于自己的墓志铭,或快或慢,但无一例外。太过消极,大笑两声何妨。

  我想,天才的烦恼正是源于此,又终于此。

  幸好,你我都不是天才。

  独立歌唱

  绚丽的背景谁不想上去热闹。这儿的世界不需要独立歌唱,除非天使下凡,仙女抚琴,嫦娥翩然起舞,天后欣然开腔。

  “独立之精神”果然震耳。

  坐上沙发,就别想高空飞翔。蹦的再高,还不是会瞬间掉落。如果你足够谨慎小心,请你小心眼前,小心软绵绵的沙发。

  这即是真相

  想要一所大房子,悄悄地将其画好。住下。

  想要一辆炫酷车,悄悄地将其画好。坐上。

  还想要票子、桌子、椅子……都悄悄的将其画好。

  古有画饼充饥,望梅止渴,而今,这即是真相。

  这画好的真相真是美丽,我们一定会说。

您正在浏览: 这样一个诗人
网友评论
这样一个诗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