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杂文随笔 > 优秀随笔 > 怀念史铁生 (M站)

怀念史铁生

分类:优秀随笔  时间:2021-11-11  编辑:pp958

  2010年的最后一天,史铁生走了。

  说实话,我到现在还是有点无法相信,那个一直生病着却一直生活着的史铁生,就这么走了。

  我不习惯。

  如果,要用几个词来描述史铁生,我想到的第一个词是——温暖。

  是的,温暖。

  我看过一张史铁生的照片,照片上他在笑。我很少看到有人能笑得那么温煦,那么满足,那么从容,又那么坦荡。这是一个自称“职业是生病”的人,他活着的时光,有一半是在各种各样的病中渡过的。但是,你从他的眼中,看不到一丝一毫的自怜或自伤。

  读史铁生的文章,如同造访一个宽厚的兄长。你贸贸然敲门,他微笑着出迎,一点儿也没怪你的唐突。他请你坐下,围炉温酒,邀你共饮。那酒,是经他多年酿造并多年珍藏的老酒,绵柔醇厚,回味悠长。

  三杯下肚,你俩开始无话不谈。

  他是有大智慧的人,但并不教训人。他只是娓娓而谈,谈自己的经历,谈他对人生的思考。他坦然地剖析自己,并不回避曾有过的无奈、愤懑和绝望。他用自己的苦难,来观照宇宙的荒诞,因自身的残缺,理解世界的不圆满,进而去领悟个体人生的有限和生命宇宙的无涯。

  他的话,能在不知不觉中熨平你心灵的皱褶,驱散你灵魂的忧伤。那种温暖,让你欢喜,也让你落泪。就像每一次我读《我与地坛》中写母亲的那一大段,总会忍不住热泪盈眶……

  我想到的第二个词是“深邃”。

  很少有人能像史铁生这样,对生死参详得如此透彻。他以自己刻骨的体验,全面地,深切地追问人生、社会、宇宙和苍生。他的身体被禁锢在轮椅上,他的灵魂却在畅游八荒。

  所以我常想,上帝毕竟还是仁慈的。他虽然收走了史铁生的双腿,但是却给了他一座地坛。

  就是在地坛感应下,他苦苦思考着人与神,善与恶,爱与性,命运与希望,苦难与信仰……他的思索如此深沉又如此睿智,让人不能不为之着迷。我读他的《病隙碎笔》,常有醍醐灌顶的感觉。很多本来似懂非懂,百思不解的问题,在他的点拨下大彻大悟。

  我想到的第三个词,是“超然”。

  他一生疾病缠身苦难不断,可是他的思考决不只停留在自己身上。他关注的不是肉体的痛苦,而是灵魂在对抗世界的荒诞时的孤苦无告。他的身体是残缺的,可他的思想却无比健康。

  也许正是这种残缺,使他放弃了世俗的功利,转而思索全人类的苦难?我有时甚至会残忍地想:也许,正是为了让他能在这滚滚浊世中保持高贵,以便为人类静静地思考,上帝才在给他智慧的同时夺走了他的双腿?

  可现在他走了。

  他的人已如木柴燃完,可他对生命的思考和追问,却如火种般保留了下来。人类的文明,正是在这样不断的薪火相传中,一步步走向辉煌!

  有个想法一直在安慰着我:他终于解脱了。

  在天堂的花园里,他一定能自由自在地奔跑,自由自在地徜徉。

您正在浏览: 怀念史铁生
网友评论
怀念史铁生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