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雨

分类:优秀随笔  时间:2021-10-19  编辑:得得9

  早上刚起,就隔窗听得大雨连绵之声“哗哗哗哗”很是痛快。

  登阳台观雨,清爽之气油然而生,倒下出了个雨中的奇幻世界。

  正值晚春,花朵大都谢了,叶儿便越发苦长,门前的几棵樟树有两层楼高。都说春雨是大地的甘泉,可不是,淋绿了的树啊、草啊,油汪汪的一大片。偏生瞅着想起菜来,倒不如伴着贵如油的春雨乐滋滋地咬上几口解解馋。

  正赏雨景,不知从哪里飞来只燕子,瞧那通身的气派,黝黑发亮,真英俊。利索的剪刀尾舞在雨中,像是要剪断三千烦恼丝的架势。只见它轻扇羽翅,犹有幽人兴地飞往别处。

  几栋别墅无人居住,长草满地爬,都蔓延至栏杆外,倒也外添了几分韵致。有居民看着满园艳色无人赏也可惜着,可巧买了几只鸡来养。母的白毛乌骨、山黄鸡各有两只,公的只有一只山黄鸡。在栀子花树下打了一个鸡窝。公鸡火红的鸡冠巍然屹立,深绿的尾羽在雨中舒展更显傲气,在雨天里还不忘尽职地打几个鸣,像是在倾吐浴后的欢悦。

  人正聊着,鸡正鸣着,燕正飞着,说话间雨也小了。清清的,浅浅的,正是画家的轻灵笔墨,挥洒人间,点染了绚丽的大地。好一幅水墨丹青画,挥洒之间,何等潇洒,何等慷慨淋漓。若李白在世,定把他拉来,烫一壶好酒,与他对饮几杯,畅谈多姿人间,也就有了斗酒之中的雨诗百篇。

  雨停了,屋檐上还在“滴答滴答”地放“丝线”。风接替了雨的豪情,与树叶儿细语呢喃,与水面夹几层涟漪。忽想起骆宾王的一首诗:鹅,鹅,鹅,曲项向天歌。白毛浮绿水,红掌拨清波。若是在溪中放养几只鹅,岂不更对景?平时觉得这诗也没什么内涵,现在对着溪水吟几句却觉着甚好,品出了一种清幽,一味春情。

您正在浏览: 梦雨
网友评论
梦雨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