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杂文随笔 > 优秀随笔 > 重阳忆岁 (M站)

重阳忆岁

分类:优秀随笔  时间:2021-10-03  编辑:得得9

  我真的不想说什么时间过得真快,转眼就飞逝的话,却又不得不说。人,就是这么地矛盾。中秋节仿佛还是昨天,今天又迎来了重阳。这****传统的节日,往往都能勾起许多人的思念。但对自己来说,其实都一样,没什么特殊。生活,日子,还得一样去过。也不曾真真正正地去体会过这节日的气氛。因为常年外出,或者说就算在家,也是一个人在自己的世界里行走,守着一座空屋,对着一间书房。十来年的生活就是这样,所以,对家的概念并不怎么深刻,不像许多的同学那样,说第一次离开家,不习惯之类的。我这人就是这样,其实那里都是一样,环境适应能力特强的一个人,不管是好还是坏,自己都能在里面混个风生水起。记得有同学这样形容我,你跟多坏的人在一起,也不会变坏,跟多好的人在一起,也不会变好,你就是这样,不好不坏的。也确实如此,认识的人中,乱七八糟,坏的,好的,一大堆。因为自己总在追求一个自在的生活,每个人其实都是差不多的,只要认真去了解,总会发现有其可取的地方。能在一起混,说得上话,处得快乐,那么,理会那么多干嘛。 重阳节的普宁,天气有些阴霾,虽不像中秋节那样阴雨连绵,却也雾气微寒,增加些许的凉意。南方的深秋,就是这样,忽冷忽热的,叫人不习惯。对于重阳节,印象最深刻的是,在很小很小以前看到过的王维的一首诗。

  《九月九日忆山东兄弟》

  独在异乡为异客,每逢佳节倍思亲。

  遥知兄弟登高处,遍插茱萸少一人。

  茱萸,自己从没见过,也不清楚南方是否也生长着这种植物。闻多的是记忆里,时刻弥缠着的艾香。那季节,就是自己的幸福,在江水畔,夕阳里依偎,落日里的那一丝温暖。登高,插茱萸的风俗,不曾体验过,当然,南、北方的文化差异,大家都知道,所以,见到的大多是烧香拜神。因为家乡的文化,更接近于闽越文化,不管是语言,还是风俗,都能追溯到那么一点点的烟源。

  放一首经典老歌,《九月九的酒》,让自己的心情宁静。望着窗外的绿叶,听着绿叶间传来的,清脆的鸟吟。原来,抬头就可以看得见阳光。李清照的思念,离自己有些遥远,轻纱轻披的她,如一枝秋菊,那般令人怜惜。不管痴情也好,傻也罢,她总能感动一个世纪。或许是年岁,也或许是个人比较喜欢怀旧,总喜欢听一些经典老歌。如伊相杰的《天不下雨,天不刮风,天上还有太阳》,那是牧童时代,牛背上的经典。还有张真的《携手同游人间》,张学友的《吻别》……

  重阳了,那么,明天就是自己二十周岁的生日了。本来想为自己的二十岁写点什么,却因一大堆的事缠忙,也就失去了那份心情。虽然曾为自己的十八岁和十九岁留下些许的记念。说实在话,这个生日,是我第一个想起的生日。因为家里不兴生日这套,所以也就谁都不知道谁的生日。依稀记得,在小的时候,有那么一年、两年,在我生日那天,我妈为我煮过鸡蛋。很多同学曾经问我,你的生日是什么时候。我说,不知道。他们总会很惊讶地说,不会吧!怎么连自己的生日都不记得呢?我只能笑笑。于是,逼紧了,前年才回家问我妈,也才知道了属于自己的生日。

  吴昊

  2010年10月16日于普宁

您正在浏览: 重阳忆岁
网友评论
重阳忆岁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