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杂文随笔 > 优秀随笔 > 爱尔兰作家巴克莱论现代人的“信念重整” (M站)

爱尔兰作家巴克莱论现代人的“信念重整”

分类:优秀随笔  时间:2021-09-25  编辑:pp958

爱尔兰作家巴克莱论现代人的“信念重整” 标签:现代企业

  “耶稣说,‘我来了,我要叫人得生命,而且得的更丰盛’!把永永远远的生命信息传达给他人的人,自己就应该有丰丰富富的生命;要有那一股英雄气概。”(巴克莱)

  今之日,谁还敢作如上豪语?!多是私已情与欲的外溢,毫无意义,语言汜沫。再不就散布灰颓悲观,很少给人以希望!有次在京逛三联书店,偶遇巴克莱的书,惊喜此书大可“风翻哪页,就读哪页”(!)这是一个西方人,一个欧洲现当代宗教学作家,用生命,用无比的热与爱,无比的坚定和力,无比的信念所写的书。这是一个从往古走来的人,他双手托举人类巨物:文化、信 仰、传统。这样的书不会不堪一击,东倒西歪,歪瓜咧枣。

  “——除非把人类的语言缩减到七个单词,否则人类永远无法互相赞同,沟通和理解,这七个不朽的单词是:‘你、我、拿着、上帝、爱、美、大地’”(不禁回忆起我记得的一句西人名言)

  巴克莱的书是针对20世纪西方现代泛滥通病,各种社 会人群之弊、及心灵问题所写的书,他在谈人生、日常、生活、信念、爱、困难,当今人们面临的崩溃的精神困境和原因,种种萎靡等等。读此书觉休息,郊外散步,与知心朋友挚谈,而其中充满浓郁的、感人至深处又饱含诗之馨气!所关注的除了外在纷纭不已的世界,更注重于“微调”人所应具有的恒定的内心秩序。给你力,给你希望,教你振奋和复苏。

  巴克莱,(1907—1978)爱尔兰人,西方现当代著名人文作家、哲学家、宗 教学作家、大众传媒作家,一生奋起写作,竟完成64部著述!他兼著名电台布道主持、报纸专栏作家,曾任英国著名的格拉斯哥大学神学院院长,被评价为一生以精湛深邃的讲义,“感动过西方上亿读者和听众”的人(欧洲报刊的评论)。

  书中还有不少引诗,精典亲切;巴克莱将诗情、爱意、冷静与哲思、与坚勇、人类文明卫道士气概熔于一炉;他坚信人类生活没有被扭畸、破坏殆尽,人类的信念没有被烧成灰烬,人与人的樊篱没有被壁垒高筑,一切尚有希望,只是需要一只光明的、生动的手来行动——

  随便拈来若干巴克莱先生若干话语,以证西方基督教人类文明继往战土并未绝迹于世——

  (注:东方文明基石为儒释道文明,西方为基督教文明)

  Δ“有一个路人,他是千万人中少有的一个,肯挺身而出,施加援手”

  Δ人应追求的,是自己的真价值。

  其它的一切,只是破铜烂铁。(巴克莱引英国诗人蒲柏诗)

  Δ“在一个无信 仰的黑 暗世 界里,人们又憎恨又烦厌,已深深厌倦骄奢淫逸的生活,人生只剩下一个躯壳……”(引英国诗人阿诺德对腐 败古罗马社 会的描绘)

  Δ对我们基督徒来说,这个时代是个大挑战,也是个机会。

  Δ今天人人要求的权利,很奇怪,与其说是要生活,不如说是要享受。可事实上,生活也好,享受也好,若要安定,无论在哪种文化里头,都不能完全没有牺牲。把享受当作一种权力来争取,结果一定带来灾祸。

  Δ写作,能折服人的是作者的虔诚,悲天悯人,出以公心,舍我利他。

  Δ真正的布道工作好比一个肚子饿的人告诉另一个肚子饿的人,他在什么地方找到了食物。

  Δ人生中会一个时刻,我们只能说:“然而我决不会因此放弃我的信 仰。”

  Δ生活越复杂,越舒服,我们越难找到真正的生活。

  Δ现在就是你学习的时候。

  Δ我们必须从自己转向他人。

  我们必须从过去转向未来。

  我们必须从世界转向上主。

  Δ在某些时候,伟大的传统可以成为当世最伟大的感召。

  Δ耶稣不喜欢重制 度而不重人。

  耶稣不喜欢一切的剥 削。

  Δ本来最好的东西,会败坏到变成最不堪接受的东西。

  Δ我从饮食方面学到了人生的一个功课。原来我们最怀念的东西,也是最简单的东西。

  Δ新的人种正在西方出现,这种人吃得太多,远远超过他的需要的能量。他们不但吃得太多,而且吃的东西都不对,因此都染上了病。

  Δ人生中最难得的是慈爱的心肠。

  Δ信 仰中不存在个人主 义。

  Δ得到宽恕和自新的办法,是要懂得说:主啊,开恩可怜我这个罪人。

  Δ一个人要是做个一生给人勇气的人,那是再好也没有的。

  Δ“坚信上主假汝手做成圣工。”(引马丁/路德语)

  Δ大自然就是上主存在叫人信服的证据。

  Δ分担他人苦痛是减轻自己苦痛最好的方法。

  Δ“历史是一个自古到今响彻时间的声音,警告我们:到头善恶都有报。”(引19世纪英国历史学家弗劳德的话)

  Δ你问我(我的英雄精神)?我的英雄精神就是我能不断活下去。

  Δ教会最重要任务是建“人”,而不是建“堂”。

  Δ“世界说什么,不要都说‘阿门’,保持你心灵清醒,随波逐流会后患无穷”。(引英国作家斯蒂文生语)

  Δ今天人类已到达一个时刻,人类若不团结便只有毁灭。

  Δ我们今天需要有人努力维护社会赖以巩固的道德、标准。

  Δ今天,民 主的原则正面临危机,在不少情况下,原是为了保卫个人自 由而设立的机构和制 度,正在用来摧毁自 由。没有了信 仰和关于人的概念,民 主是站立不住的。

  Δ我们今天有权力说:“来,与我们站在一起,共同保卫这些道德的标准和准则”。没有它们,自 由更是无法生存的。

  Δ一个人的构成,不只是有身体,还有灵魂,包括心智和精神。要是一个人的心灵有了问题,不单只是妨碍治疗,还能让医药完全无效。要心灵健全,身体才能得到医治。

  Δ希望享受基 督教文明中各种自由的人,应扪心自问,有没有尽过一点义务来维护基督 教的文明。如果没有,那么,有一天他一觉醒来,发现自由全失,便不应责怪人家。应该责怪的是他自己。

  Δ因为要改变世界,必须额外付出一点生命的代价。额外的付出能产生更大的影响。

  Δ……画家笔下的希望之神都是年轻且充满活力的,昂首阔步,笑对风暴,英国画家瓦茨(1817-1904)对希望的认识高人一等,他笔下的希望之神是满身创伤,衣裳破碎,伤口还在流着血,手里的七弦琴只剩了一根弦,但他的目光却闪耀着光芒。……

  (附:“不因渔父引,怎得见波涛”,一本好的译著也靠那些“传达了大地上稻穗和花粉的”人——翻译者引荐。录本书尊敬的译者余也鲁先生一段话于后:“我写文章的一个习惯,是不写我不懂的事,不写我不爱的人,不写我不相信的东西。”《译后记》。《花香满径》,为作家出版社出版,1998年第1版第6次印刷)

  (孙文涛)

您正在浏览: 爱尔兰作家巴克莱论现代人的“信念重整”
网友评论
爱尔兰作家巴克莱论现代人的“信念重整”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