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杂文随笔 > 优秀随笔 > 闲话杨梅【作者:安源】 (M站)

闲话杨梅【作者:安源】

分类:优秀随笔  时间:2021-09-05  编辑:得得9

  杨梅,是我心中的圣果,小时候学到《望梅止渴》的典故时,就对它产生了一种不可名状的亲近感,可家乡皖西的山上都没有杨梅。故一直没机会以近芳泽!到江南后,或市埸上,或朋友相赠,美美的飽啖了几次,那酸酸甜甜的梅果,曾让我牙齿紫红了好几天!

  不知这甘美的杨梅,能否和那什么——“日啖荔枝三百颗,不辞长作岭南人。”的韵味相提并论,但我可以肯定的说,日食楊梅三二颗,我愿长久居江南!

  无锡的杨梅,要数大浮山的最佳,肉厚核小,酸甜可口,有乌梅,白荔枝,大叶细蒂等十几个品种。用杨梅泡酒,可去湿止泻,所以被冠之,吴越佳果,

  杨梅的美妙,不是几句诗,几篇文章,几声赞美所能慨括的!.真正植入我心扉的,让我久久不能忘却的,还是那次采摘杨梅的乐趣与江南曼妙的山水,早以深深烙在了脑海!零八年六月的一个傍晚,一向严肃的老板(日资企业老总),给我们开完生产会议后,突然宣布,明早带我们几个课长去水浒城边的大浮山釆杨梅,我们听后,高兴的似个孩子!

  半夜,老天真的不给力,江南的雨随便就来,一阵风过,哗啦啦的雨把窗外的芭蕉,敲打的噼哩叭啦,我们心系采梅,现在却雨声充耳,心中平添了几分愁绪!

  嘀嘀,几声喇叭划破黎明,哈哈,雨停了,老板在摧我们动身了!

  脚下的山路,湿滑,坎坷,窄窄的路边杂草,杂树丛生,很不好走,向导是大浮本地人(老板的朋友)。带着我们曲折蜿蜒,大概一个小时,我们爬上太湖边一个不知啥名山头,由于夜晚的降雨,大伙的衣服,鞋袜,被湿漉漉的草丛,树叶,浸的透湿,顾不上埋怨,眼前触手可及,满树嫣红的杨梅像块磁石,早已吸住了我们的眼球。山上、山腰成片的杨梅树,棵棵树干粗壮,枝叶茂盛,绿油油的叶间缀满颗颗珠宝般,红的发紫的杨梅,放眼望去,红绿相间,煞是喜人。

  轻风从晓雾迷蒙的湖面吹来,令人心旷神怡,山野深处不时传来山鸡的欢啼。鸟儿跳跃在林梢,花丛,嘻戏于葱郁的權木草丛。日出江花红胜火,春来江水绿如兰。江南,美丽的江南,我为你倾倒!

  看着我们沉醉的样子,向导招呼大家聚拢过来,自豪的说,:这些树和别的果树不同,它们非人工栽培,而是野生的!它们不娇生惯着,与山为伴,从不索求什么,平时也不要你宠它,每年的这个季节,它都会硕果满枝,虽然果实没有人工培植的大,但酸甜可口,倍受青睐,这也是大浮山杨梅的珍贵之所在!

  釆杨梅很有一番讲究,猴急的人抓住树枝,摘下就往嘴里吃,专业的人则爬到树顶,釆树冠之上的杨梅果,因为顶上的果实光照充足,糖分均匀,不那么酸!口感好!

  而刚摘下的杨梅,是不用清洗就可以直接吃的,山间空气纯净,无污染,地面的飞虫一般也不去品尝果实,所以很干净!

  我的同伴们,一改平时的斯文,树上,树下忙个不停,当山脚下湖面镀上一层金色阳光时,我们的肚皮也被杨梅撑的微凸`了!

  口福饱了,肚皮饱了,可牙齿却被酸的没有知觉了!望着同伴们乌紫的嘴唇,大家笑的半天也直不起腰了!

  二零一二年菊月,安源草于无锡!

您正在浏览: 闲话杨梅【作者:安源】
网友评论
闲话杨梅【作者:安源】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