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分类:优秀随笔  时间:2021-09-03  编辑:小景

生活。 标签:教人幸福地生活

  门被訇然打开。

  空气被打破了原本的安谧,如同一池安静的湖水,从高处扔下一个巨大的石头,于是溅起了巨大的无数朵白色的清澈水花,圈出了巨大的涟漪,绵延久远的晕开,在许久之后的水面仍旧水波荡漾,再无法复原刚刚万物沉睡时的安谧。

  我似乎是本能反应的睁大眼睛,尽管仍然想舒服的睡上一个大觉,却不得不在很困倦的情况下,强打起精神来。这样的假象蛊惑了三孃,她以为我醒来已久。我却沉默着,没有说明。

  大片大片的阳光从大开的玻璃窗外涌了进来,投落在床尾。不知被晒了多久,微微的烫感刺激着肌肤。

  淡雅朴素的薄纱吊带,甚是透明,朦胧凕濛,若隐若现。短裤。拖鞋。简单的将头发拧起来缠绕成一圈,盘的很高,黑色橡皮筋固定。她穿着吊带超短裙,头发亦如此,只是更加下垂。拖鞋。随意的穿着透出慵懒的气息。简单,在阳光泛滥得如同热带阳光般充斥的夏日里,尽量让自己更加舒服。两人便如此拖着拖沓的步子于菜市场走动。

  回来时再度尝试连接网络,费了许多时间边看边弄,仍然是遗憾的显示“无Internet访问”,打电话给宽带服务热线,开头的自动回复说因8月17日雷雨,局部地区网络出现异常,公司正在维修中。随即转给接话员时却说,接话员繁忙,等待请按#键……我毫无耐心的直接挂掉。

  索性无聊的打开电视,三孃却接到男朋友的电话。聊天甚是亲热。我甚至还听见了她撒娇的声音。虽然不太有感觉,却还是做作的表演了一番。全身如同电动马达一般以超快频率震抖,又似被电击一般。最后还装出想吐的样子,用手顺着胸口往下拍。

  其实从心里说,我真的希望她能幸福,直到老去。28岁时为了让外公生前无憾,匆忙嫁人。最后明白对方不是自己的幸福而散。岁月的逝去侵蚀了她年轻姣好的容颜,却同时给了她经历风雨后成熟的魅力,这是无法靠化妆来弥补的美。

  她还是看着相亲节目,我随意的谈起,朋友猜出了你们这种年龄的女性爱看相亲节目。然后看着她那双波光潋滟的眼眸问,为什么。她只是淡淡的说,以后你们到了这种年龄自会明白。

  真的么?

  不信。

  看着枯燥乏味、毫无营养的电视,我在想如今的她或许希望的爱情是平静恬淡的,却能透出藏匿不住的小温暖,小幸福。曾经年轻的她只身一人单枪匹马的在这个现实的世界里闯荡过,也曾有过一场华丽张扬的青春。有过冲动,如今却有种小鸟依人的感觉。

  昨日夜雨如同亿万根极粗的水线般,从最高点被谁用力喷射下来,冲击着地面,溅出无数朵形态各异的白色水花。

  电闪雷鸣。

  黑夜里不时闪出另一个白昼,有时也如一把巨大的刀斧把夜空砍成两半,白色的光无比明亮,似乎吸聚了所有的能量,却终无法抵过黑的细腻侵噬。

  由远及近的雷声在一段时大时小的低沉之后,终于爆发出山摇地动的力量。心里的防线顿时击溃,她站在窗边被惊吓得控制不住说了一声哎呀。然后走到沙发前坐了下来。我却始终一脸平静,如同波澜不惊的水面,然后用余光看着她说,淡定。

  雷声在我看来并非具有强烈的震撼人心的能量。即使再突然的一声震裂天空的巨响,猛地往心里直直地冲过来,却只能被心墙挡在外面。一脸淡定。

  其实完全可以承受。不习惯表现出担惊受怕的柔弱。不希望是一个柔弱似水,需要人保护的楚楚可怜的女孩。在我能承受的范围之内,我一定会是天不怕地不怕的样子。

  但是这是有一个限度的。

  今日亦如昨。

  白日刺眼的阳光滚烫的直射下来,温度高得快要灼伤皮肤。置身于强烈的滚烫里,连呼吸都变得压抑沉闷。头有种眩晕感,人不是很清醒。

  临近傍晚时天空蒙上一层淡淡的昏黄,看起来混浊不清的肮脏感。包裹的微微透亮的白光却又异常醒目。

  终于,雨如同婴儿的哭泣般猛烈,不知何时才停。

  只是喟叹天气如同孩子一般淘气。

  晚上吃多了巧克力,怕会变成班里因暑假吃巧克力过多而实在藏不住体形的某人,便运动起来。嫌拖鞋累赘,光脚在地板上跳跃、高抬腿、前后动手、转呼啦圈。夏日炎热,出一场淋漓尽致的汗实属容易。但平日却不常出汗。今日终于粗略领略汗雨。刘海完全沾湿,可以拧出水,手深深插入头发里,摸出水来。有汗顺着发尾流了下来,锁骨前的皮肤上纤细的水迹微微震颤。薄纱吊带湿透,部分贴着身体,如同被水浸泡一般。抹去脸上汗水却仍旧感觉脸像刚洗过一般湿。

  11点过终于还是催促着洗澡。

  洗洗睡吧。

  总还是要遵循规律,框在规矩里活着。

  哪怕不会影响任何人。

  人活着终还是不能有完全真正的自由。

  呼,明天会是怎样的天亮。

您正在浏览: 生活。
网友评论
生活。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