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杂文随笔 > 优秀随笔 > 自,云淡风清 (M站)

自,云淡风清

分类:优秀随笔  时间:2021-08-25  编辑:pp958

  明明动了心明明很在意

  曾经未念想曾经恨离别

  风何曾愿片刻停泊?任风儿吹散衣衫,任枝角划破脸颊。你我可曾忘却?

  我的天,空了一片。

  何?

  静静地走过,踩着飘落的绿叶。那些早逝的生命,嫩嫩的。没有枯叶的干脆,少了那种脆心的痛,平添了太多无声而无奈的痛楚。走过,撕裂着嘴角,双手插在口袋里。踢着那绿,无奈地摇了摇头。笑,苦的。。。

  百无聊赖,一个人骑着车。无灰尘,无泥溅。只有T袖被风被吹得鼓了又鼓。就如这心,失措的彷徨。路过星巴克,还是忍不住进坐了坐。怀念一个人坐着,看着形形色色的人。走着,走着。。。永无尽头。滑稽得如会跳方块舞的蜜蜂。。。蜜蜂罢了。一杯,中杯的拿铁。。。迷茫、深邃的咖啡色。沉默无语无语的苦水,倒映着、一张如此无助的脸,眼睑已不再有光辉,只留下一池死水,布尘已久。脚下既是悬崖。我,无路可退。

  弱水三千,我只瓢不取。

  薄如片冰的哀愁,仅仅是如此薄的一片。可我却只能望着它。而它,似无懈可击,似吹弹可破。而却,我在多的努力也显得那么无力。我们再也回不去了!望眼欲穿,就是如此悲哀。。。

  于千万人之中,遇见你要遇见的人。于千万年之中,时间无涯的荒野里,没有早一步,也没有迟一步,遇上了也只能轻轻地说一句:“哦,你也在这里吗?”如此,破、离、伤、恨。。。惨白的灯光下,我如此不厌其烦的述说。岁月不尽的洪荒只不过化为一声幽叹:“好啊?”

  死生契阔与子相悦,执子之手,与子偕老是一首最悲哀的诗、生与死与离别,都是大事,不由我们支配的。比起外界的力量,我们人是多么小,多么小!可是我们偏要说,我永远和你在一起,我们一生一世都别离开。好象我们自己做得了主似的。

  好吧,我走投无路。

  依旧,我行我素。

  不必强求射日的强弓,但求后羿无悔。不必去留恋再生的故土,但求不恶双手沾满了血秽。不惧往日的回首,只为曾经无憾。不惧过去盛气凌人的眼神,只为我不再我。

  为何要去畏惧?为何不肯离去?至少让转身身姿足够坚决,足够飘逸足够牵肠……一切爱恨,痛离诚如秋日无神的落叶,金风一起,便漫天飞成。但,当风停息,叶任然会落回地面,如此,一片叶罢了。何需如此惊澜?落入静水,也只能招起那一圈不大不小的波澜罢了。何需为此再起涟漪?何,力挽狂澜、何,拨云见日

  ……

  罢了、

  罢了、

  再回首,已无丝毫留恋、再回首,已无再多曾经。

  散失,零落得支离破碎。。。

  黯灭,淡暗得嗜血罹狂。。。

  破法,冷漠得兵不血刃。。。

  夜叉,迷惑得自毁落魄。。。

  “愿你来到这片花海,你可以带着任何一朵我独心为你准备的花朵归去。缠在你的指,依在你的襟,攀在你的鬓;伴你走一段路,替你守一室静,随你完成这一段缘。。。”

  “若动了心是死路一条,我死得其所”

  真的想你了,你何不丢了曾经?何再执着?

  为你,我不惧那,云淡风清。。。

您正在浏览: 自,云淡风清
网友评论
自,云淡风清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