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杂文随笔 > 优秀随笔 > 车站那头 (M站)

车站那头

分类:优秀随笔  时间:2021-08-25  编辑:小景

  像是写了一首歌给你,并不华丽的句子。我只是匆匆地收拾起行囊,装满了属于这个地方的记忆远离了这座车站。

  车窗外是那家乡特有的银杏树,想起儿时顽皮拾起一片飞落的叶,不慎被毛虫蛰的红点,紧张地从背包里找出顺带的苹果。还略带湿气的表面也瞬间濡湿了我的回忆:不知道看着点啊,怎么被毛虫蛰了,是不是又痒又疼,赶紧回去,奶奶给你搽一点红花油,过会就好了啊,不哭了啊!是啊,奶奶!你那还是黑丝的头发为顽皮的孙儿染上了银丝,你那些微颤抖的手已拽不住想逃离的我,你那可能浑浊的眼神是不是看不清远去归来的孙儿的身影!可是你用颤抖的手为我洗不太愿带走的苹果,你用浑浊的眼神清晰的为我缝制早已过时的棉布拖,一针一线,似你满头银丝般耀眼,灼热我的双眼!

  挥挥手,使劲地跟奶奶告别。她还是牵我的手送我过马路,她依然千咛万嘱在外边要当心,她还是默默看着远去的车!随着思绪的飞扬,车驶进了即达的车站。嗅着浑浊的空气,闻着嘈杂的人音,原来自己的心真的不属于这座城市,回首看看来来往往的客车,即将离去的是多少人的牵挂又是多少人的思念!来时的车,可以带去我的心声嘛!

  车站那头,是忙碌不停的身影,是院子里轻摇的薄扇,是夜晚孤灯相伴的木床。不愿再有你田地辛苦的浇灌,不忍总是吃不完的青菜豆腐,不想四方的家只有一盏灯!我总是压抑自己的思乡,家里永远给的温暖,想象可以牵你的手送你去任何想去的地方,想象为你穿针引线再为我织一件毛衣,想象车永远没有驶离你的视线!

  终于还是离开了,为追逐梦想,为放飞青春,为各种不是理由的理由,为有一天在村头看那落果的银杏!

您正在浏览: 车站那头
网友评论
车站那头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