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

分类:优秀随笔  时间:2021-08-11  编辑:pp958

人生 标签:人生不设限

  那年我在上职高,朋友很多,但不知道有几个知心的;对于某些关系总是徘徊在想有和没有的边缘,拿出最简单的方式去实现,或是勇气的欠缺、或是某种困属的困扰没有理想中的结局,却毫无所了的造就另一种状态下的我,那是朋友对我来说很刻薄,人与人之间没有所谓的朋情关系,为了点鸡毛蒜皮的事可以无不犹豫的去打一架,后来我发现,其实人性的贪婪是不变的永恒,不取决于历史的时间、地点、人物、文化的属性,他造就了一切本该发生的事,当我们在评判历史的价值时,谁又会想过自已中是在历史中或轻或重的划过一道痕迹!历史不需要谁的评判,重要的是判与不判都是痕迹。昨天的一切只是无风自动的干扰着今天的一切,大可不必为那些疾而不可即的事而去问心无愧。一个做不能超乎想象去实现某种理想大于现实的动西。就像得与不得的矛盾,得即是好,不得也是好,只是两者之间存在某种对世界文化理解的差别差,只是在重与不重之间徘徊。一针见血的去做,伤了你,伤了他;不能取得你好我好大家的局面,大家总是在控制和维持某种看似理想却存在个种高下的社会共同关系,但却眼看着这种关系的崩塌而采取某种得以维护理想态的技巧,人性得复灭,神性得以贬值!

  当自已的兄弟在遭受别人殴打时,自已可以事不关自的躺在一边,心理总想上去帮一把,帮谁?反话说在自已兄弟一边,反而被打,没有为法采取最简单的人性贪婪的价值关,事后兄弟会理解自已。其实每个人都不是关公,仗有能举起大刀的人,在群起面攻之的场面之下也落不下什么好的下场,仗有能拾得起义字的人,实现人生状况也不乐关。因此不得不为自已着想,想得是自已苦的是心。

  突然间想研究研究中医,却不知道从什么地方下手;中医总是让我感到一种神密感,或是生活在现

  代生活下的我渐渐远离了中医,做华夏的子孙这不得让我感到了非常遗憾;这种中药远远超过西药

  价格的时代,不知道何时结束,我想这个时代的人只知道中药的价格却忽视了实用性而哄抬的药价

  ,却让中药的影响远离我们的下一代,在这个抗生素的年代,我们只看着个种怪病的发生,却不知

  道这是滥用的结果。五千年的古中国文化传我们这代也不知道还能剩下多少,现实的文化越来越多

  的充斥着表里不一的人们;这不觉让我又产生了一种几千年前一个哲人看似无聊却说得根本的一个

  问题;善恶且不去论了,这个问题论来论去无非就是那两种结果;从表面上来看中华文化千年来不

  断融合而有今天的辉煌,但在这个文化大融合的时代里让我不觉感到千年文化会不会就因此而终了

  在我们这一代华夏子孙的手里。

您正在浏览: 人生
网友评论
人生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