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杂文随笔 > 优秀随笔 > 初次练习“给小费”(外一篇) (M站)

初次练习“给小费”(外一篇)

分类:优秀随笔  时间:2021-08-10  编辑:得得9

  东南亚一带国家,是和西方一样实行“给小费”制的,属于服务人员个人收入一种补充来源,跟我们工资以外“奖金”类似,不同的是由一个个客人视情况发给。

  但对于从中国大陆不实行“小费制”来的客人,他们往往也网开一面,你可以给,不给呢,一般也照常服务,但特殊服务例外,比如,喝开水的供应就是,通过“开水教育”,我决定今后入乡随俗,必须舍得小费,才能通行。

  泰国属于热带,热带的人没有喝开水习惯,所以,住在酒店里没有供应开水这一说,喝什么呢?房间冰箱里有标价的啤酒、汽水、高级饮料等(均以英文标价,很贵,又看不懂)。这一下可苦了习惯了喝开水的大陆旅客,没有茶喝,还成什么中国人日常生活?况且这里自来水又不敢喝,天太热喝了怕肚痛,一连干渴了两天,我终于决定:“给小费”试试。拿来暖壶(房间里备有暖瓶的,但不送水),给伺者递上几个铢(泰铢币),嘿,真灵验,一会儿就敲门送来了,外加一个谦和微笑。

  香港的不成文习俗是,住酒店的客人早晨走了(临走没有人来查房)压在枕头或桌上几个硬币,至多20块港币,要视酒店规格定,待应生帮提行李到房,一定得给几块小费,不然会被视为无教养的人而遭蔑视。

  有的大陆来的客人,不习惯“给小费”,认为是浪费,他们以国内尺度衡量,认为给不给都行,其实是“坑”了自己,以后再来大陆客人,侍应生也懒得给提供服务了,比如你曾给过餐厅大堂待应生小费,下次就餐他定会记住你,微笑趋前,主动指点你哪里有咖啡热水器在哪,专供茶水的热水器又在哪——帮助你愉快用餐。其实,你每一顿吃掉的费用,够你在很多天里付“小费”了,只是备零钱麻烦些,须要准备一个专装硬币的口袋。

  泰国的“自然餐”,五颜六色的热带水果碎块、热香扑鼻的东方“火锅”,各种具有民族特点的小吃,一个巨大餐厅可容数百不同国籍游客,一餐吃下来简直是场观看,但侍应生均诚恳谦和、微笑——绝对不会有一个冷淡旁观的,这些孩子很小,有的中学没念完就出来工作了,她(他)们很辛苦,多数来自贫困乡村,有的中国同胞一剩就是一大堆,吃不完撂下就走了,但从没有一个人受到 冷眼,侍应生照样谦恭地为您开门,再见。

  东南亚宾馆,实话说酒店侍应生最欢迎来自欧洲、美国的客人,是因为他们的收入高,且有给小费的悠久传统,比较自然大方吧,其次是韩国人、日本人、还有台湾人,但在面子上,则是对其他国籍的人也一视同仁。

  刚开始“给小费”不习惯,主要是心理障碍,一是不好意思,二是不知给多少,三是不知何时给?这些不难,投石问路,看看别人,问问价格即可。

  *

  *

  *

  《马来的“流浪歌手”》

  马来西来地处南亚半岛的南端,已接近赤道,一派热带风光,椰林棕树,色彩浓丽,它在历史上经历了葡萄牙、荷兰、英国的殖民统治,所以,残留不少殖民地时代古堡、建筑古迹,成为今天旅游资源,吸引游客。

  他,一个肤色黝黑的卷发街头歌仔,很年轻,不会超过三十岁吧,我断定不了他是属于印、马混血,还是其它?(马来是多种族混合组成的国家,有白肤西方人、马来族人、华人、印度人、巴基斯坦人等,均合睦相处)歌手戴一顶旧礼帽,牛仔裤,蓄一口很浓的“艺术味”的连鬚胡子,站在古堡门口拨弄六弦吉他,唱英歌曲、马文歌曲、中文歌曲等,一会换一种语言,马来西亚人都有语言优势,一般至少会两种语言(马来语—英语;或英语—华语;或英语—印语度等)。马来语的歌我听不大懂,英语的歌全世界都一样,这位流浪歌手还用中文很专业地唱了一首邓丽君的歌,后又弹了一首大陆流行歌曲,应该说,流浪歌者真是吉他乐器的天然良伴,把南洋人的热情洋溢,欢快轻活的天赋,多种文化的熏陶感染,西方艺术潮流的影响都在他的弹唱中融为一体,流淌出音乐,产生共鸣——音乐确是没有国界的,我们和他不知觉中拍手合唱,还有本地人在跳!很投入,瞬间时的很投入。

  游客纷纷往地上一顶旧帽中扔硬币,我也加入一枚。

  语言不通,但眼睛、微笑、手势能沟通。特别是吉他和弦及歌声,深沉激荡地传达了心灵语言。我猜他绝非是专为赚钱来的,猜他属于什么职业?教师?音乐家?业余吉他手?流浪艺人青年?都可能,这有什么关系呢?热爱——他热爱音乐,我猜他人有几分“颓废”,不多——用我们的观念来看。他接受几种文化?和我们来自另外的文化源,世界上没有共同的标准,因为标准的前提是有地域、时间、历史、传统等前提的。

  “你到我身边/带着微笑/也带来我的烦恼/因为我心中,早已有了他,哎/他比你先到。”(邓丽君的歌)

  我猜他一定不知道,前此曾经的的港台歌曲,曾在我们的心中掀起怎样的波澜,又怎样平息了,他不知道我们经历的那些东西,就像我们不知道他们所经历的一样。

  他的歌很南洋味,既有火热的情调,又似乎隐藏着浓郁的乡愁,似无奈。唉,世界上有千百种生活,哪一种又会尽如人意呢?无数的生灵个体,都各自录有一段独特动人的感情音符,除此而外,这个街头歌手的声音里还有一种特别的东西,很共同很广大舒服缓的东西,是什么呢?噢,对了,也许可以叫音乐的“自由元素”吧,自如地表达,随便地弹唱,既兴地流露,这一切离艺术就近了……我们似乎久以离开了这种自由?

  走远了,竟感到嗒然有失——琴音远去了,歌也远去,像一阵微风飘泊过南洋群岛。对了,他一定非常喜欢中国文化,才会这么认真地用蹩脚的中文演唱吧?也许,我们真应该谈一谈,祝福你,年轻人!我忽然想到不知哪位外国作家的话“街头乐队极为可贵,驻足倾听片刻,然后,留下点捐款”。

您正在浏览: 初次练习“给小费”(外一篇)
网友评论
初次练习“给小费”(外一篇)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