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

分类:优秀随笔  时间:2021-08-08  编辑:pp958

  不知何时,泛黄的日历撕了几十余张,却感不到岁月的流逝,紫罗兰的淡紫色渐渐消失在夜色之中,留下的,只有夜莺在夜雨下隐隐的歌声,还有那离别时隐隐的痛,夜雨慢慢的下着,痛不再痛,它化作殇,深埋在那名为成长的草原里,永远埋在那无人问津的土地里

您正在浏览: 随笔
网友评论
随笔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