衰老

分类:优秀随笔  时间:2021-07-28  编辑:pp958

  难得的,公交车司机是个女人,如果是在郑州或许我不会惊讶,女司机那是司空见惯的。而这儿,我第一次遇到。

  不得不承认,女性永远比男性耐心和细心。等待,每一个老人,细心告诉每一个乘客,每一站。往常的我,似乎总得高度警惕地听着车厢里语音报站,做错站,如果一个人的话,估计每次都会有我。

  坐在靠车门的位置,看着每一个下车的乘客,尤其关注的是年迈的人。步履蹒跚,还要拎着一包比自己还要高的东西。衰老的不仅是容颜,不仅是白发苍苍,不仅是掉了牙,而且是放慢了步履,佝偻了背,酥脆了骨头。。。

  曾经因为地下太滑,而在浴池里摔了跤。仅一个人在家,四周无人。一种难以言说的疼痛,先是身体上的,而后是心灵山的战栗,心脏的快速跳动。我赶紧站了起来,除了淤青和微微的疼,其它并无大碍。当时有些窃喜,幸好我还年轻,若是迟暮,或许早在医院躺着了。有些可笑,不知道为什么那一刹那就是这个念头,也许是听惯了别人家的老者不小心摔跤折断的事儿吧。除了庆幸还是庆幸。

  “岁月晏既孰华与?”借用一句,来表示韶华易逝,青春不再的遗憾和感慨。

  每个人都惧怕死亡,每个人也都惧怕衰老。只是那么简单的想想,就觉得那个时候自己该是多么的无奈,不管心灵是多么的年轻,也会有肢体不听从大脑神经指挥的那天,总会有的,那一天。

  若干年后,看见满头青丝变成雪白时,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接受,能不能仍然如此淡然地谈论年轻和衰老。呵呵。

  车门打开,一个年迈的老人搀扶着他的妻子,慢慢地送她下了车,然后自己缓缓地扶着栏杆,走了下去。那一刻,我笑了。

您正在浏览: 衰老
网友评论
衰老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