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杂文随笔 > 优秀随笔 > 待一季花开凌乱,枯叶飘零 (M站)

待一季花开凌乱,枯叶飘零

分类:优秀随笔  时间:2021-07-28  编辑:得得9

  不记得时间过了多久,也不是我习惯了冷漠,不想说昨日人景逝人非,亦难留今朝晨阳延春褪,不是我真的无情,只是回忆长了,心凉了.

  -----木子/文.

  【物是人非,欲语泪先坠.】

  岁岁年年花相似,年年岁岁人不同,春花舞姿意非改,秋月人情终不在;

  残月星,夜未央,鬓染霜,添廖伤,红舞坊,谁人妆多了几丝稠愁?

  静夜如寂,似画流年,每一段岁月都是一次刻骨铭心的记忆,满载脑海,连成一线,却又与未来无关.

  今夜,繁星无数,有你吗?我遗逝的青春,也许你会恨我,恨我对你的挥霍,但你还有寒月为伴,而我只是念着你,念着、便冷落了这一世光景.

  也许是看惯了冷暖世事,总会在有些时间遣责自己太不成熟,太多的缺点,又总会再睡梦中被一些莫名其妙的梦镜惊醒 ,然后点一直香烟,告诉自己镜中花,琉璃而已.

  时光的背影渐行渐远,转过街角,拾之天涯,风霜映衬着流年的色彩,一路辗转,浸没记忆的轮廓,走到最后无关痛痒,无关风月.

  而那些笑中的泪,那些悲合交替,只能任它在心底纠缠着,漫延着,消彻着、浓烈着,偶略心门,触目伤神,痛彻心扉,暗然憔悴.

  素年流时,苦与笑又是哪般作作?不是我抓住回忆不放,只是回忆扣留了我,不放我,多少次,也劝自己忘了吧,葬了吧

  也许是自己还不够强大,只能任飘忽的思绪终随着这春暖花开的季节疯狂的生长,托起本想下沉的心,变得浮躁.

  人总是太善变,成长,成熟,经历,经验,都在变,谁能熬得过时间?不是吗?回忆再美不过承诺给的罪.

  【曲终人散,冢事终淡然.】

  日溢沧桑穿心间,着眉起下半指纹,戈壁斜阳醉黄昏,朱颜玉砌无处寻;

  又是一年新生日,又别一季清愁时,清明雨上,花落涟漪,无尽的长空,摇曳着梦想着色彩,

  翻开手心,又在手背,模糊的花明柳青,是雨水冲淡了它的斑阑,或清风婉约了它的惆怅.

  夏将至,万物盛然,一个本应该放肆追逐的季节,却无耐于自己飘渺的灵魂,只能倦徊在流年的门外,忆、深忆,沉寂,锁碎的念头折叠了一颗完整的心,亦拼凑不齐一片完整的心绪,来去无理,陌路穷途.

  风依旧放肆着执悟的沉迷,经年、倒映着,侵噬着,嘲笑着,流逝着,怀念着,沉淀着.

  年轻的心总想有一个梦想,所以一路寻找,一直流浪,跌跌撞撞,遍体鳞伤,行着,行着,甚至忘了自己在干什么,或者不知道自己要走多久,忽然有一天就发现自己的内心已变得如此坚硬,不会感激,没有恨,没有愤慨,不再怨,就连心痛也是一种奢侈的享受.

  会意时,倾刻间,忽然就了解了蹉跎的含义.

  也许是年轻的心太固执,也许是流浪的心太孤寂,总是不愿把理想拉进现实,不相信所有的东西都会随时间的推移变得模糊,而一切终将要有一个结果,不管你接不接受,已经这样了...

  时间的决堤让所有的所有随风而逝,消失云烟.

  又仿若只一眼便刺穿了这年轮的深邃,只能待一季花开凌乱,枯叶凋零.

  如果经年不被称做经年,也许一切都还像以前,我还在门前得白杨上乘凉.

  如果时间不被叫做时间,也许一切都还有以后,我还在追逐着秋天的晚风.

  原创:

您正在浏览: 待一季花开凌乱,枯叶飘零
网友评论
待一季花开凌乱,枯叶飘零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