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题

分类:优秀随笔  时间:2021-07-23  编辑:pp958

  红尘陌上,独自行走,绿萝拂过衣襟,青云打湿诺言。山和水可以两两相忘,日与月可以毫无瓜葛。那时候,只一个人的浮世清欢,一个人的细水长流。-- 林徽因

  一场秋雨一场凉。每年这个时候最感痛苦无比。阴冷阴冷,从头到脚透着凉气。于是乎热水袋成了最爱的物件。早早的给孩子和自己套上了绒裤,绒衣…..早年那些“美丽冻人”的衣衫悉数收在箱底,呵呵,感觉自个老了,不管心理上愿不愿意承认。我再也不愿意去折腾自个的身体了。终于慢慢地慢慢地体会出一个女人的魅力肯定不单在外在瑰丽的服饰上,更在岁月沉淀下来的优雅知性。悦人首先爱己终究是没错的。不是二十几岁可以挥霍的年纪了,身体是革命的本钱,好好爱护吧。

  最近事情很多,琐碎。事必躬亲很累。无他法,坚信着“船到桥头自然直”一件件做下来,结果未必如意,不过我尽力了。朋友说我是个完美主义者,其实我早已缴械投降了。生活原本是不完美的,自己也是不完美的,何谈事事尽如己愿呢。时常被那种“无力感”捆缚,不得呼吸。人的精力是有限的,真的不可能面面俱到,只能抓大放小;人的能力是有限的,好似手中的沙,愈用力抓握流失的愈多,也许顺其自然实在是个不错的办法。世上万事自己能真正把握的并不多,唯有“尽力”二字当足以。然而,人总得对自己有所要求,不然生命犹如一潭死水,了无生趣。于是乎,希望,执着,失望,再希望……这样留给自己一道纠结无解的题目。感觉自己在不断的沦陷。。。。。。张爱玲说“生命是一袭华美的袍,爬满了虱子”听起来有点麻,被我矫情地挪来做了签名。朋友问我“你见过虱子吗?”——无语。还真没见过。实在无需无病呻吟,伤春悲秋的,每个人都有不得已的无奈,这无须解释。我早已不我,而日历仍在一片片的翻过。。。。。。

  逃离是个不错滴选择。哪天去个海边的渔村,坐看日出日落,闲看云卷云舒。朋友坏笑:是不是要有挚爱相伴渔舟唱晚,红袖添香啊? 诚实答:没想过。还真没那想法。人生的情感,幸福亦负担,有爱亦有牵挂。友:六根清净? 答:至少心无杂念。友骇:出家否? 答:否。恋恋红尘自己终不能免俗,唯愿尚存小我而已。曾经幻想自己有如夜空夺目的烟花,倾其所有极尽繁华,绚烂消亡,然后留给夜空无限的爱恋。呵呵,年少的一痴念。少不经事,未曾体会生命中会有太多的割舍不下,双亲,子女,爱人,朋友………都早已融入彼此的血脉,无论哪部分出现了问题都会承受锥心的痛。为了彼此大家就好好珍惜这辈子的缘分吧,因为下辈子不一定会遇到。极致的绚烂也许只会在盛开在梦里。依然会向往,不再去执着。

  若有来生选择做一棵树,一棵立于千年古刹的树。“站成永恒,没有悲欢的姿势。一半在土里安详,一半在风里飞扬,一半洒落阴凉,一半沐浴阳光。非常沉默,非常骄傲,从不依靠,从不寻找……”

  我已不再我,机械地被分成好几部分,我仍会尽全力做别人的慈爱母亲,孝顺女儿,体贴妻子,解意朋友.......而我终将是我,拥有一个独立完整的灵魂,里面安放着小小小小的追求。相信每一种经历都是一种财富。每一种苦痛虽谈不上凤凰涅槃,却希冀让自己能够化茧成蝶。此生宁愿如冰山下潺潺的溪流,或急或缓,却生生不息,可以经历冰雪消融的彻骨寒冷,锻造万水千山的侠骨柔肠,百转千回成河成江,终归于海的怀抱,宁静而安详。或许可以无憾吧。

  喜欢一句话“不畏将来,不念过往。如此,安好。”

  ————写于33岁伊始。

您正在浏览: 无题
网友评论
无题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