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杂文随笔 > 优秀随笔 > 一朝一夕,酣酣的老屋外的景心妙语 (M站)

一朝一夕,酣酣的老屋外的景心妙语

分类:优秀随笔  时间:2021-07-09  编辑:小景

  一朝一夕,酣酣的老屋外的景心妙语

  作者谭平

  黯然,黄昏树下,我站在酣酣老屋外,沉沉的心,有些浮躁地轻吻着,细柔轻声,侧耳,倾听,牵盼······

  黄昏之夜,沐浴浮尘,万物倦歇。

  看夕阳,歇歇的,斜斜的,短短的、长长的锦色辉映。噜噜咋咋,只有半边脸的西阳,嘻嘻哈哈一日的倦怠,踌躇的小半边脸上,挂不住嘻哈的眉梢,内心掩藏不住回家的欣喜,与大地搭讪,攀谈之中悄悄地消笑去了小半边脸。

  站在酣酣老屋外,我静静的心,有些淡寂下来地亲吻着,柔姿轻声,袭耳,倾听,祈盼······

  林鸟期盼,燕舞轻歌。花语期待,草灵山亲。

  昏昏的,黄黄的夜。唐诗有云“迟日江山丽,春风花草香”、“山气日夕佳,飞鸟相与还”。雀鸟归林,花草泣待雨和露,滴露沐叶待新芽,绽新微露媚笑脸。雨露,生灵的生命之源,灵气的开启之匙。

  老屋,憨憨的,甜甜的。屋外的一切,是那么的舒畅,是那么的恬谧,是那么温馨。

  我,站在酣酣老屋外的梧桐下,痴痴的,把我遗弃在黄金似的余晖西阳下。金黄的我,背倚片片落叶翩翩的梧桐。

  “山光悦鸟性,潭影空人心。”是啊,夕阳下山,夜幕降至,迎接新的黎明。

  拂晓,雾气缭绕,我站在老屋外,沉积的心,淡淡入水,深沉的、吻碟似的亲宠,细语轻叹,静耳,倾听,期盼······

  林曦之晨,沐浴尘埃,生灵悦嘻。

  看曦阳,静静的,嘻嘻的,金橙剔透。露露茫茫,只有半块脸的曦阳,沉沉浮浮地攀上了山头,羞嗒嗒的小脸儿上,金色的屡屡银光,浅浅的,长长的,与大地亲吻,娇容初露是想邀请沉睡中的大地,艳舞纷呈滋养着亲亲万物。

  酣酣的老屋偷偷地漏了点儿灵气,安歇着,依偎晨雾。瓦房上片片瓦片,静静地平躺着,仿佛冒冒失失都地透露出一丁点儿的闲气儿。飞甍的屋檐,静谧着,翘首以待,金碧辉映的那一刻。缭绕的水雾,也不嫌跋涉的辛劳,渗入老屋的瓦隙,侵袭昨夜微闭的半掩的窗棂,逼近着我,清窍我的鼻孔,轻清地触兴着我的脸庞。

  酣酣老屋外,酣酣的,媚媚的。这屋外的一切,所有的一切,是那么的自然,是那么的美好,是那么的矜持。

  我,站在老屋外的溪边,静静的。把我的视野抛射到茫茫的雾气沁扰的晨溪镜面,漂漂飘飘,悠游溪曲水面。朦胧中,看那丝丝飘飘的我,侧身凝望,背倚溪边的长椅,慕丝幽幽,深深浅浅的憧憬,时时警刻我心飞翔,酣酣的,脉脉的飞香扑鼻······

  站在酣酣老屋外,我绽放的心,欣语轻喜,悦耳,掩耳聆听,尘埃浮沉已烙定,板上的钉子。

  昨夜,酣酣的黄金老屋外,日沉月升,月落星稀。浮沉靖生,幻象流失,馨香吉美······

  今晨,弥雾老屋外,旭日东升,月歇星逝。沉浮欢生,雀跃争鸣,艳阳金瑟,玉露溜雾,溪流荡涤······

  酣酣老屋外的一切,景心妙语,细声柔语,生生不息······

  写作背景:

  七月,夏日酷热,我归家消夏。黯然,黄昏树下,憨憨的老家的老屋静笼于暮色之中。清晨,拂晓之时,老屋外竹树环绕,沐浴着阳光雨露的亲吻。酣酣的老屋外幽静清秀,香雾飘溢。一朝一夕之时,包罗万象,生灵景心妙语,无不让人神驰。

  (四川广元苍溪东溪中学谭平2012年7月15日苍溪单鼓老屋外散文诗)

您正在浏览: 一朝一夕,酣酣的老屋外的景心妙语
网友评论
一朝一夕,酣酣的老屋外的景心妙语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