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杂文随笔 > 优秀随笔 > 午安,初夏 (M站)

午安,初夏

分类:优秀随笔  时间:2021-07-07  编辑:得得9

  城市,

  是交错的电流,冰凝的建筑。

  是猜不透的叵测,无征兆的死亡。

  是词填庸华的旋律,乍然倾泻的暗涌。

  是无休无止的囚禁,无边无际的逃亡。

  我窝在巨大的玻璃后面喝可乐的时候,一场大雨吞噬了整个城市。

  雨点黏在玻璃上,半死不活的样子。

  我一直没有说话,点饭的时候,买可乐的时候,不小心碰了陌生人的时候。

  我觉得是没有什么事情需要我用语言来表达的。

  心,像是被无数个长满锐利的长指甲不停地抓扯。

  那应该是一种窒息的无法呼吸的疼痛。

  腐烂却发不出声音。

  被公司辞退。

  投过去的稿子被打回。

  家里发生一场劫难。

  最亲爱的朋友说彼此无所谓。

  一手操持的社团成了自导自演的闹剧。

  总是在做费力不讨好的主持人。

  写些可以把我的文字废掉的文章。

  摔坏了一台相机。

  一台手机。

  丢了一根对别人而言重要的线。

  做了一些累死自己的工作。

  联系着一些我活不活都不打紧的朋友。

  继续着无休无止的失眠。

  对自己苛刻,对别人放任。

  我想,现在的处境,真的是坏到了极点。

  因为每天早上,居然也会开始失眠,居然慢慢厌恶溽暑里的灼烈和沉闷。

  这些我曾经以为永远不会发生在我身上的事情。

  内心潮湿一片,像是大雨将至,也像是暴雨过后。

  会长时间的看着外面,有白衬衣的少年,骑着十六七岁的单车,无视风雨的自在。

  有相互偎依的情侣,在伞下,分享小世界里的悲喜得失。

  也会有匆匆跑过去的中年妇人,脚上的凉鞋会把雨水带到裤子上,衣服上,甚至乱糟糟的头上。

  这一刻,我承认我是寂寞的。

  我想给一个人打个电话,什么也不想的去找他,什么也不用顾忌的钻到他的怀里,哭一下也好,抱抱也行。

  告诉他,我的难过,还有不成比例的失去。

  可惜,只是我想。

  我始终无法去操纵世界的进度和选择。

  推开玻璃屋子门的一瞬间,身体里像是迅速的塞满了冰块。

  我还穿着裙子,在大雨如狼一样嘶吼在城市上空的时候。

  可是我想我是别无选择的。

  我只能一步一步的走进大雨深处,我没有伞,也没有人会记得在这样的天气里来接我。

  我,始终是一个人,在辛苦的跋涉。

  用单薄的胳膊环抱着整个身体,过十字路口的时候,突然毫无征兆的掉下了眼泪。

  忍得太久了。

  这一刻竟让我手足无措,我不知道该拿这样的自己怎么办,像曾经我不知道该拿绝情的你们怎么办一样。

  终于还是承认了自己的软弱和流浪。

  终于承认自己一直是如此卑懦而又执着的爱着你们,我的家人,朋友,还有淡淡之交的同学们。

  对不起。

  我害怕被抛弃,所以总是努力地用豁出去的姿势去前进。

  我很忙,你们都这么说,这是我唯一能对抗落差的武器。

  我很寂孤独悲伤,可是我不想说出来。

  就像小时候,我不愿意告诉别人我的生日,因为我害怕他们会不记得送我礼物。

  我不告诉,便可以找到各种的理由去搪塞自己的心。

  不告诉我孤独,便可以在你们无暇顾及的时候,心无波澜的告诉自己,你们只是忘记了。

  城市,被一种不知名的气流所操控,如同罂粟的妖艳,华贵的外表下,是毫无预兆的灾难。

  我们就生活在这里,电流,大楼,网络,欲壑的心。

  每一个都是潜藏的杀手。

  我拖着摇曳的身体回到了学校。

  去图书馆的路上,想起,张爱玲说过,一个人不管有多优秀,总有一个人不爱他,一个人也不管有多糟糕,总有一个人在等他。

  那,此刻的我,究竟是优秀还是糟糕呢?

  柃着巨重的电脑,普心和统计,爬上二楼果然没有人。这是这个紧凑的大学里,难得的风景。

  我挑了一个可以看见雪松的位置,我喜欢它。

  我想我终究是一个不可思议的女子,我喜欢不开花的树,喜欢蒸笼般的夏天,喜欢每一个悲伤的场面。

  喜欢把乱糟糟的头发放下来,喜欢把中指的死皮用剪刀或者指甲钳狠狠地剪下来,然后就会出现一个坑。我所享受的发泄方式。

  我渴望温暖,一直都是。

  我把自己弄的很忙,总是在准备好资料的时候窗外已是鱼白一片。

  其实我是知道的,就算做这些,依然有很多人不喜欢我。

  可是,我一直不知道自己做错在哪里,不够在哪里?

  我不知道我为什么会这样,可是直到今天,如果选择我还是会这样去做。

  我也是一个如此偏执而疯狂的女人。

  也许,真的是难以逆行于命运的。

  悲喜劫数,都是早已盘旋在生命里的,就像是指纹。

  我赶得太累了,也许很快就败了。

  桌子刚好,温度也不错,想睡一觉了。

  午安,初夏。

您正在浏览: 午安,初夏
网友评论
午安,初夏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