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文

分类:优秀随笔  时间:2021-06-22  编辑:pp958

  阿文文/五十玫瑰

  阿文是我见过的最漂亮、最阳光的服务员。椭圆型的脸,白里透红;一双大眼,清澈明亮。高高的鼻梁,樱桃似的小嘴。走起路来,昂首挺胸,高傲的像个公主。她不但漂亮,还聪明、活泼、可爱。但脸上的稚嫩、尚未发育成熟的胸脯显示她还是个孩子。我在感叹造物主对她偏爱的同时,也为她深感惋惜和担忧:正值花季,却放弃了学业,以后怎么办?即使有倾国倾城之貌,也不过是昙花一现。

  阿文的老家在彬县,今年十五岁。家中姊妹三人,她排行老二。我也曾问过她:

  “为什么不去读书?”她低头回答:“念不下去了”我还问过她:

  “你父母放心你出来吗?”她楞了一下,随后点点头。我感到了心痛,我的孩子十五岁时,还在我的面前撒娇呢。而她的父母却把她推向了社会!同为父母,是我错了?还是她的父母错了?

  有一天,阿文接过一个电话后,就心神不定,坐卧不安了。她犹豫片刻,来到了我的面前:

  “阿姨,帮我请个假吧?我要去看爸爸!”

  “你不是才回过家吗?”

  “我三年都没有见过爸爸了!他来到了咸阳,还带来了弟弟!是专程来看我和姐姐的。”

  看我疑惑。她接着告诉我,父母三年前就离婚了,姐姐判给了妈妈;弟弟判给了爸爸;她没人要。是外婆领走了她。现在,外婆病了,管不了她了,她才来投奔姐姐。她恨爸爸,也恨妈妈,就是想见弟弟,弟弟走的时候才九岁。一直没见过。听着她的述说,我的心隐隐作痛,阿文太可怜了!

  我嘱咐阿文快去快回,路上要注意安全。第二天上班时,我见阿文身后跟着一个小男孩,这个孩子长得又瘦又小,有个十岁的样子。上穿一件看不出颜色的仿皮上衣,下穿一条皱巴巴的黑裤子,脚上的旅游鞋已张口。黢黑的脸上,被风皴的尽是些道道。他低着头,不吭不哈。他就是阿文的弟弟。我问阿文:

  “他今天怎么没上学?”阿文说弟弟不想上学了,爸爸让领他出来找工作。我惊愕不已:

  “让他打工?这么小?你爸咋能这样?”我很愤怒:天底下竟然有这样的父亲!阿文说,父母离异后,弟弟一直是爷爷照顾,爸爸整天在外花天酒地。现在爷爷死了,弟弟成了爸爸的累赘。当年,也是因为爸爸不顾家、还和外面的女人鬼混,妈妈才和他离的婚。听到这儿,我明白了,这个可恶的男人,他是在甩包袱!还是甩给一个未成年的女儿。他真是禽兽不如,枉为人父啊!

  弟弟来后,晚上和阿文挤一张床。白天和阿文一起上班,阿文工作,他玩手机,而且一玩就是一天。几天下来,工作自然是找不着。哪么小的年龄,谁敢要他?阿文也是累的筋疲力尽,整日里愁眉不展。我说:

  “让你姐姐带几天吧?”阿文说姐姐在ktw工作,弟弟没法去。我见过阿文的姐姐,一个非常时尚,十分妖艳的女孩。听阿文说十七岁的姐姐是因为妈妈再婚,两年前赌气从家跑出来的。我又说:

  “给你爸打电话接回去吧!这也不是长久之事!”

  阿文说姐姐不让。说姐姐还说:他们都不要我们了,我们就自己活着,就是死,我们也要死在一起!听到这儿,我的眼圈红了,我的心在滴血,三个无依无靠的孩子他们靠什么去活着?

  又过了几天,我告诉阿文必须给爸爸打电话,否则,长此下去,哪么小的孩子万一有个闪失,你怎能担当得起?电话打过去后,爸爸借口有事,今天推明天,明天推后天就是迟迟不来。我让阿文又告诉老家的妈妈、老家的外婆、老家的所有亲戚。爸爸终于迫于压力,来把弟弟接走了。

  弟弟走了,快乐又回到了阿文的脸上。可我的心却无法平静,我还牵挂着她的弟弟。他回去后,生活会是什么样子?他能有快乐的童年吗?他能得到父亲的关爱吗?可是,他除了回家还能有什么样的选择呢?

  当相爱的两个人走到一起时,是否知道爱就是包容、就是理解、就是接受呢?;当相爱的两个人有了孩子后,是否知道父母所应负的责任呢?

  他们是孩子,不是你的随身物品!他们是生命,我们要尊重生命!

  五十玫瑰原创2013。1。20于西安

您正在浏览: 阿文
网友评论
阿文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