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杂文随笔 > 优秀随笔 > 谁来给我打毛衣? (M站)

谁来给我打毛衣?

分类:优秀随笔  时间:2021-06-22  编辑:小景

谁来给我打毛衣? 标签:假如给我三天光明

  现在,我都不敢在办公室里脱外衣了,再热也得捂着,因为每次脱外衣,露出那件毛衣,总会引来科室那帮年轻人的调侃或起哄:

  “头,又患上‘气管炎’了吧?明天我给您买一件好的,省得受压迫。”

  “赵科不愧为老革命,继承光荣传统,我们要向您学习呢!”

  ……

  甚至有一回,新来的一位女大学生,悄悄地将一件高档的羊绒衫,塞在了我办公桌下,让我尴尬不已。

  我知道,他(她)们是笑话我身上的那件手工编织的毛衣:实在是不该穿了,应该进历史博物馆了。我也明白自己这件藏青色的毛衣,确实太土太旧,甭说毛衣的领子袖口己磨损,颜色也褪化了许多,早没了原先的光泽,是该换了。但我心里总是纠结,不是我没有替换的羊毛衫,家里多着呢!一直在衣柜里挂着,可我就是喜欢穿这件手工编织的毛衣,因为这是我母亲风烛残年给我打的最后一件毛衣,陪伴我己整整12个春秋。虽然我有时也会换穿羊毛衫,但总感觉没有手工编织的毛衣来得舒服;穿着母亲打的毛衣,我会感到很贴慰,仿佛母亲就在我的身边,温暖着我的心。

  也许像我这样,还顽固地穿着手工编织的毛衣的,委实不多,男女老少无论谁,绝大多数人穿的,都是现买的羊毛衫或羊绒衫,款式新颖,颜色鲜艳。同时,会打毛衣的,现在更是寥寥无几,基本上都停留在老奶奶老妈妈这一辈。物质的丰富、生活方式的更迭,使得这一传统项目断了层,青黄不接。80、90后的女孩,更不会再像自己母亲当年那样,孜孜不倦地打着毛衣。在她们眼里,逛商店、美容美发等是最好的休闲,而把宝贵的业余时间用在打毛衣上,是最大的浪费、最大的傻瓜。

  也难怪,社会的变迁,决定了不同年代人的思维方式和生活方式,有情可源。我们那年代时,羊毛衫还未出现,所以,打毛衣盛行,女人们纷纷买上各式各样的毛线,给家人打毛衣。在厂里,女人们会利用休息时间,争分夺秒地织;在家里,女人们会忙里偷闲地织,那些花花绿绿的毛线,在心灵手巧的女人手下舞动着,很快就变成一件件漂亮温馨的毛衣。平针、上针、元宝针、桂花针……,让人眼花缭乱,目不暇接。女人们还常常凑在一块,叽叽喳喳地交流各自的手艺和经验,很有情趣,也很热闹。

  我母亲本来并不会打毛衣,也是形势所迫,不会不行。为了一大家人的衣着,她拜我大姑为师,很快就掌握了毛衣的编织技巧,从此,一家7口人毛衣的编织,全部由我母亲担当。那时,母亲已经是50多岁的人了,身体不太好,但她仍在忙家务的同时,编织出许多毛衣、围巾、帽子和手套,我打心眼里佩服她。至今,还让我难以忘怀的一件事是:有一年春节前,我虽然已经参加工作,但仍穿着旧的毛衣,自己觉得很寒酸没面子,于是三番五次地嘟囔着,要母亲给我打一件新的毛衣。母亲答应了,很快买来毛线,也很快打成了毛衣。除夕之夜,我换上新的毛衣,心里甭提有多高兴了。半夜三更,我起来上厕所,看见母亲还在厨房里忙活,她身上竟然穿着一件用废棉纱和旧毛线拼凑编织的“毛衣”,我霎时一阵心酸,热泪盈眶,从此,我再也不敢和母亲提非分的要求了。

  本来,中国传统观念里的“女红”,并没有打毛衣这一行,但那时,做父母的都会要求儿子在找对象时,要把会打毛衣作为择偶的条件之一,现在看来虽有些荒唐可笑,但也有其合理之处。受此影响,母亲也给我套上了这道“紧箍咒”,为此,在找对象时,我伤透了脑筋,折腾浪费了不少大好时光。最后,无奈之下,母亲想通了,去掉了我头上这道“紧箍咒”,我才得以找了至今仍不会打毛衣的老婆。

  虽然现在的羊毛衫羊绒衫,已占据了人们衣着的统治地位,但我想:手工编织的毛衣不会也不应该退出历史舞台。手工的毛衣,也许没有羊毛衫羊绒衫那样雍容华贵,但它有着自己独特的优势,比如:价格优势。自己打的毛衣,无论是材料还是人工,都能省下不少钱,而且,手工的毛衣可以反复拆织,翻着花样,随心所欲,毛线的使用寿命也很长;尤其是在当前通胀形势下,自己打毛衣,更能凸显出它经济实惠的优势。其次,自己打毛衣,也能体现出浓浓的人情味。给父母打毛衣,可以呈献一片孝心;给老公子女打毛衣,更添一份关爱和温馨;给恋爱中的男友打毛衣,更能获得对方的好感,增添几分爱情。如此优势,百利而无一弊,女孩们,何乐而不为呢?

您正在浏览: 谁来给我打毛衣?
网友评论
谁来给我打毛衣?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