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杂文随笔 > 优秀随笔 > 十八岁,放逐在云里雾里 (M站)

十八岁,放逐在云里雾里

分类:优秀随笔  时间:2021-06-21  编辑:得得9

十八岁,放逐在云里雾里 标签:十八大

  你过去的每段时间,对你而言,都是重要的,但我们往往意识不到它的珍贵,当它安静卧伏在你身边的时候,人都是迟钝而视若无睹的,直到它成为过去甚至久远的记忆。我们或许都有这样的经历,在你心怀一段辛苦的暗恋之后,又可能当你走完一段行程,还可能是你积累下的零碎的经验和记忆,等等。以后的某天,在微寒的凌晨,晨昏的交叠中里,你突然把自己蒙在被窝里呜咽——一场杳去的梦境,一番突如其来的情感大动,把你内心一段无法挽回的感情,一个不会再见的人,一份深藏的苦痛,尽数释放。又可能是某天,你面临抉择,过去偶然听到的一句话一点感慨,一些顿悟,让你作出更正确的选择。那时候,也许你会长叹一口气。而所感叹所怅然,就因人而异了。

  我十八岁的时候,高中刚刚毕业,高考分数很低,与自己想上的大学差之千里。其实不是没有预料,而是,幼稚的心底,仍抱有一丝幻想,每日睡不到五个小时,除了吃饭上厕所就在复习就在看书,这么努力,会不会有奇迹?事实证明,奇迹是需要非凡的努力与投入的,即使那个地步,也不叫非凡。那年酷暑,家中因为门面门面争吵不断,我的学业也是个敏感话题。我决定投奔同学一起去做暑假工。那是我人生中的第一份工作,九宫山邮电招待所的楼层管理员。山是国家级4A风景区,传说由古代避乱的九位皇子建立的九座宫殿而得名;山脚不远的闯王李自成陵寝,也为景区增加不少名气。

  上山时,山路急转又陡上,平坦的时候很少,心脏不好的人,可得做好充分预备工作。也得小心了瞧,说不定哪棵松树后面,有只什么动物在紧抓树干警惕地瞧着一闪而过的你,也别错过了路旁谦卑弓腰仙风道骨的两棵迎客松。

  山上的蚊子,腿儿同一般蚊子一样粗细,却跟人的手指一般长。不过,不同于新闻里咬一口毒死一条狗的非洲蚊子,这里的蚊子很温和,他们不吃人血,他们专吸植物的汁液。在那里,无论晨昏,只要一闭眼,就闻得到雾气和泥土淡淡的腥味。这样的水土种出来的萝卜,清甜而脆落,味道像梨子,生吃。还是水质土质的缘故,这里的花草都长得十分桀骜而美丽,路旁随手折两只,插在玻璃瓶稍稍整理里,就是灵气十足的一件装饰,这样的事我做过很多,见过的人评价都还不错。

  只要是没有建筑和公路的地方,就是湿润的泥土和丛丛植物,错落有致得像精心布置的庭院。青蛙到处都有,自然比别处特别些的——偶然路中央被车轮压死一只,隔远看,红红绿绿的一滩,像极了大半个被碾平的西瓜,走近,才闻见一阵让人晕眩的血腥味。可惜我画技太差,不然画幅图来配,你就知道有多触目惊心了。蛤蟆在草丛里到处都有,常常有小孩在旅店门口被这行动迟缓满背丑陋疙瘩的硕大生物吓得哇哇大哭,那么这只蛤蟆就倒霉了,不是扫帚就是石头,像过街老鼠的待遇。其实无辜,蛤蟆长这么大可不容易,长得丑也不是蛤蟆的错,这里本来就是他们的地盘。瞧他们的眼神,都是无辜而温和的。

  那时我和我朋友各自的工作,就是负责不同的楼层,主管卫生和一般纪律。平生第一次做这么辛苦的工作,心里不是没打退堂鼓,所幸小孩子也有一定的自我教育能力,明白遇事不能轻易半途而废。

  山上气温很低,像暮春的天气;晨昏,就像初春了。半夜里是常常被冻醒的,每个人的床上都放着棉被。早上,窗外楼下夜里新涨的山溪奔腾跃去,像休息够了的小伙子;树丛里鸟群隔着大雾,此起彼伏地交流着昨夜的梦境。在这两种吵闹而安逸的声音中,一间房两间房,一栋楼两栋楼,陆续被吵醒了。

  雨天是景区的淡季。我们可以趁机四处去玩。山道蜿蜒秀致,浮桥寂静悠远,云中湖上的落日,也显得清澈而散漫,比起别处多了那么一分近天的味道。偶尔搬着三脚架到处取景,小心你已经被拉入范围内了。有摄影组树丛里隐藏的蘑菇,是傍晚时河畔低语的音响,这个设计比武汉火车站门口树下的蘑菇音响至少早了三年。有一回清早,我们和熟悉的导游车一起上山的最高峰,上面有白色的风力发电机,很像偶像剧的情景。珍贵草药木材,那是不必说了。山顶有个叫铜鼓包的景点,站在小小的广场上拍照,好像印象派画作里夸张的人物背着天似的感觉。那里有着中部地区不常见的海拔,空气清澈洁净,天空湛蓝而低垂。隔着悬崖峭壁,隔远望去,山脚那边就是山西省的土地了。

  当巴士转过很多小弯,突然陡转直上,上去山顶时,全车人都站了起来惊呼——那五彩炫目的朝霞!那如浪如海如行军漂移着的云层!才发现原来颜色可以这般绚丽,云朵可以这么样盛装,真是一秒钟大开的眼界!这完全不同于平时爬山见到的景象,不但触目,而且辽阔惊心!那样的地方,就是让人解去压力放开束缚亲近自然的地方,学业,将来,成长,都隔在那长长的云霞深深的雾雾霭之外,暂时不去庸人自扰不去杞人忧天;或许这也是手头忙有事可忙的好处。不知你是否是这样,在亲近你喜爱的记忆和东西的时候,心里会变得跟平时不一样的温柔。

  我常常想,有着和别人相同或不同的经历,酝酿着相同或不同的感受,或许比别人多的,是一份珍视,也许将来我会写几首诗也许是一篇小说来纪念它,也许永远放在心底,也许什么时候拿来跟我当初共事的朋友分享,这一段青涩而简单的历程了,也许……只是一段记忆。

  而今,当初一起累一起笑一起无言青春的朋友,早已散落在天涯,我们,都有了各自的未来。

  据说山上滑草场已经建好,春夏滑草,秋冬滑雪,什么时候再去看看吧。

您正在浏览: 十八岁,放逐在云里雾里
网友评论
十八岁,放逐在云里雾里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