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杂文随笔 > 优秀随笔 > 渝之山韵 (M站)

渝之山韵

分类:优秀随笔  时间:2021-06-20  编辑:小景

  “五一”长假,我和亲友私驾去渝观光,一行8人,两辆车。

  29日早晨7点,从黔城(湖南省洪江市)出发。天公不作美,下起了滂沱大雨,雷鸣电闪。天空死灰沉沉,让我喘不过气来。原本亢奋的心情,全然消逝,但箭已在弦。

  车窗上的雨刮器,不停地机械地刮动着。我的心情愈加沉重,好在爱妻在侧,不停地“叽叽喳喳”,心情稍有好转。过了怀化,天气明显好转,山光透亮。远山呈青黛色,近树黛绿与嫩绿相杂,擦洗一新。到了矮寨大桥,雨水完全消失。此地的丹霞地貌,云蒸雾绕,仿佛人间仙境。

  汽车进入重庆地界,山更高了,雾更白了。渝之远山,经雨水洗礼之后,与天相接。云雾萦绕在半山腰,山顶仿佛置若天界,若隐若现。近山,那白练似的雾霭,从山腰蒸腾飘然而出。有的如抽丝,有的从山坳里片片飘出,有的从树丛中连绵升腾,还有的扑面而来,车辆不得不减速。此时,我的心情慢慢地舒畅开了。透过车窗右侧,凝视着渝山,我不得不惊叹:这里的山,山山相连,重迭有致,很少独立。白雾从半山腰生起,山峰也被抹上淡淡的“雪花膏”,时而露出山的黛色肌肤,让人感觉进入神仙天界。

  记得小时候,我常常望着天空的白云,多么希冀有一天,能爬上云端,躺在那软绵绵地云层。如今在渝之山中,我发现了路径。多么希望有朝一日,能从容登之渝山,爬上那“云褥”!

  渝山,山山相连;高速,洞洞相接。渝之高速洞多,让人叹为观止!但美中不足的,是洞中灯光昏暗。

  到了渝之武隆,我们仿佛进入了“山中迷宫”。在山路上,忽而盘旋而上,忽而委蛇直插谷底,让人有升腾沉浮的危急之感。好在我们的司机都是久经考验的老手,有惊无险。上至武隆风景区仙女峰,我没有看到“仙女”,徒见巴掌大一块牧场,让我很失望,心情倏地跌入谷底。直到晚上观看印象武隆的“船工号子”,才使我的心情渐入佳境。穿过印象武隆“时空隧道”,来到一大峡谷。有一露天大剧场,能容五千人。舞台在下,观众在峡之腰上。起初,我有些疑惑,舞台“土”,没有豪华地装饰,原汁原味自然风光。旁有一农家小楼,背景也是自然山体一侧,树木杂草丛生。等到夜幕降临,我们各就各位。大家在闲谈之时,突然灯光熄灭,闹腾的剧场瞬间寂静下来。紧接着魔幻的灯光,悦耳的音响、显示字幕的电子屏给我们展示了“船工纤夫”的苦难史。据说,这是张艺谋的创意,震撼了观众的心灵。

  4月30日上午,我们还在武隆,上午游览了“天坑地缝”。天坑,深不过100米,我们沿着盘山小道,迂回曲折下至谷底。沿途的树木郁郁青青,多是枫树,刺蓬,还有许多我叫不出名的杂树。谷底大约有10亩的坪地,有天生三桥(青龙桥、天龙桥、黑龙桥),气势磅礴、自然造化而成。待到我们下至谷底,牛毛细雨,飘然而至;阵阵凉风,习习宜人。桥身也因晦涩变成了暗黑,远观正似三条孽龙欲飞冲天。最让我欣喜的是,黑龙桥还暗含各式清泉:“三迭泉”、“一线泉”、“珍珠泉”等雅致好听的名字,同时风光也惹人心醉。泉水绕三桥,平添了三桥的灵动与美感,令人心旷神怡。最令人惊奇叫绝的是,绝壁飞瀑,有的如针眼,喷出团雾;有的如高空坠物,直流而下;有的如瀑流飞溅,壮观无比。原本天坑还是一条小水沟,因不断接纳沿途的瀑流,经过不到1公里的出口,已经形成一条湍急的小溪。

  看过天坑,我们又来到“地缝”。地缝入口就很奇特,有一地下暗道(有人工斧凿痕迹的溶洞)直通电梯口。然后乘电梯直下谷底,再往右走200米崎岖山路,来到地缝深处。原来是一大而狭长的溶洞,洞深处,黑而能辨路径。路的左手边,是一大裂谷,有一地下水轰隆隆地冲出。越往外,接纳的地下水越多,水势也就越湍急,冒出白花花的水珠,发出雷鸣般的声响,如大厂矿机器的轰鸣声。出洞之后,水势落差极大,且怪石巉岩,让人不寒而栗。我们小心翼翼沿着靠山体的右侧而下,时而见瀑布从头顶飞流直下;时而让我们低下高贵的头颅;时而快速通过瀑流飞溅的峭壁。等走出地缝,我们一行人,如刚洗浴过一样,脸带红润,喜形如色,都被这大自然的杰作震撼了!

  等到了重庆,已经是五月一日。城市的高楼大厦,依山而建,如雨后春笋,没有什么可观赏的。就是坐游船,观夜景,我也觉得索然无味。唯有渝之山韵,让我回味久久。今后如有机会,我还会再来光顾。

  别了,重庆!我爱你,但我更爱渝之山韵。

  2013年5月2日写于黔城

您正在浏览: 渝之山韵
网友评论
渝之山韵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