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杂文随笔 > 优秀随笔 > 大城小事(一) (M站)

大城小事(一)

分类:优秀随笔  时间:2021-06-20  编辑:小景

  两年来,我都很少阅读,毕竟我不是靠文字吃饭的人。;

  七堇年这个名字是我在08年末读郭敬明(小四)主编的《最小说》时看到的,那年下了一场南方罕见的大雪,是我走出校园告别学生年代的第一个冬天,与两个被大学拒之门外的高中同学一起坐上开往广东这个沿海的大城市,从此开始我另一个被折扣的人生。;

  如花美眷,抵不过似水流年。二十余年犹如弹指一挥间,那些发生既往的苍白无力的过去种种,就像退色的电影,看不到有着生命色彩的画面。青春,被时间就这样无情的遭蹋而过,剩下日记里支离破碎、面目全非苦涩的回忆。昔日美好的理想,而今变成了对现实的无奈。第一次深沉的体谅父母曾那不停的唠叨和含辛茹苦的养育,第一次对人生及青春有了真正的感悟,第一次为命运而挣扎。

  我知道,我已经长大了。;

  曾经,从来没有想过这就是我青春的过度,一种既陌生又有些许惆怅的感觉伴随在这个表面看似平静本质却很骚动复杂的现实社会里,我在一半忧伤一半希望的思绪中度过了漫长的7。8。9月。一份生产制造公司的基层管理工作,三个月的时间便把我折磨成不像人样,这也只是肉体的折磨根本不足挂齿,然而内心的流离失所却无从偎依。;

  十月,这个城市已有了凉秋的气息,尽管没有缓缓飘落的枫叶,那份淡淡的忧愁不禁让眼泪模糊了我的视野,每天夜里我都只有靠曾经在校园里的种种不堪回首的回忆慢慢入眠。当很安静的时候,我就一个人躺在床上看书,一直看到眼睛疲惫,在那些或忧伤或快乐或枯涩或甜蜜的文字是我唯一的知己。开心的就一个人笑,忧伤的就一个人哭,不需要向别人倾述,不需要别人的介入。中旬,我在龙华买了几本青春小说,其中有小四的《岛系列》,当看到七堇年的《被窝是青春的坟墓》时,我不知道为什么,心里总是很落寞,一个比我还小的80后的女孩对青春感悟如此的深入,从她的文字里我再一次明白很多东西,所有失去的和正在失去的,所有抓住的和抓不住的,还有那些无法用三言两语可以说清的昨天,今天,明天。。。。;

  月底,公司的部门助理与我因报出勤问题发生口角,我一向都不大接受太过于有损尊严的话,否则,我也只能用直接的手段解决问题。两天后公司解雇了我,出厂那天,秋风依旧,天空,几丝白云依稀流动,显得很清澈很透明。走出了大门,我没有回头去看最后一眼门柱上的几个大字,义无反顾的回到出租屋里,冲了凉,然后埋头大睡。直到第二天晚上9点才醒来,正巧母亲打来电话,问我过得怎么样,工作是否顺利,天开始变凉了,注意多加件衣服,这些都是平常父母常对子女说的,而且从小听到大,甚至听得有些厌烦。我对母亲说我过的很好,叫他们不要担心就匆匆挂了电话。之后我哭了,哭得很好伤心,不知道为什么,二十多年来从来没有这么哭过。;

  十一月月初,我又开始四处找工作,每日早出晚归,然而半个多月过去了,没文凭没技术的我拿着那份简单得有些羞辱的简历站在人潮涌动的大街,茫茫人海不知道何去何从。摸着口袋里的钱包,除了一张身份证外所剩的银两已没几个了,在这个陌生的大都市里举目无亲,第一次感到如此的绝望跟无助。坐在石岩的河滨公园石桥上,望着即将西下的夕阳,天穹,只剩下最后一厢淡红的晚霞,有气无力地映在山的那头。秋风依旧吹拂,地上枯黄的落叶又一次被卷起,轻柔地飘过风雨飘摇的古院的楼角,暗黄的街灯下,一个右肢残疾的少年正畏缩在路边的栏杆旁,灯光把他原本消瘦的身影拉得老长,破楼的衣衫被微微的凉风轻轻的卷起,一双轻视的眼神心不在焉的目视着面前那个装少许零钱的破瓷碗。

  街上,车如流水,人潮涌动。

  我将轻飘飘的简历撕得粉碎,狠很的丢进了垃圾桶。拿出了身上惟一的八百五十块钱,然后将那张五十元的轻轻的丢进了那个破瓷碗,那男孩一下子用那他那我读不懂的眼神惊讶的看着我,不知道要在是感激还是在笑我傻。再一次看到那张黝黑的脸,一张小小少年却历经沧桑的脸,在十几的蹉跎岁月中写满了忧伤和无奈。我用我平生最善意的微笑向他点了一下头,然后沉重的转过身,坐上了去广州的最后一般客车。

  十一月二十五号,秋微凉,天微亮,我在番禺的一家超市里做了营业员。每天工作八小时,剩下无聊的时间我就靠看书来打发,这样至少可以充实一下内心的空虚,让自己活在一个充满忧伤的文字里。其间看完了七堇年的《大地之灯》《少年残像》及新作《澜本嫁衣》。

  真的,这段时间我过得单调,就像堇年所说的:“如果我们不想对人事失望,唯一的方法就是不要对它寄予任何希望。。。。这不是绝望,这是生存下去的唯一途径,亦是获取幸福感的前提”。所以,我也学会了随遇而安。也像她在《远镇》中说的一样,“在这个把回头看作软弱和耻辱的世界上。走得再远,也终究达不到想要的永远。走得再近,也终究回不到想要的梦境。人永远是一群被内心的遗憾和憧憬所奴役的生物,夹在生命的单行道上,走不远,也回不去”。我虽然没资格跟他们这些大作家相提并论,不过我始终都还是坚持自己的生活,文字只是我生活中的一个知己,虽然有时候也流离失所,我也会自我调节一下心情,尽量使自己保持平衡。不会笑地很开心,也不哭得很伤心。

  我是一个半忧半喜的人,我也觉的我是一个亦正亦的人,或许是我太过于倔强,在不如意的时候我会做一些极限运动来自我责备,甚至会在墙上把自己撞的遍地磷伤,头破学流。我也是一个比较喜欢自由的一个人,不习惯长时间被约束着,所以在09年的春节过后,我辞掉了超市的工作,毅然的又来到了深圳。

  三月,风慢慢的不再吹了,这个冬,这一年又这过了,初春的阳光开始哺育着整个大地。

  我经朋友介绍在长圳进了一家小型电子厂上班,与小K跟小Z还有小Z的女朋友一起,我们是同学,也是最好的兄弟姐妹。不知道是我是不是太过于害怕孤单,老同学聚在一起总比一个人好开心多了。只是我们都已经长大了,很多话题都再聊得那么口若悬河,兄弟间都彼此变得有些沉默,偶尔也会默契的开个玩笑。公司有几个性格开朗90后的同事,周末我们会去KTV唱唱歌蹦蹦迪,感觉是否又回到了那个已遥远的青春。不过我还是一个比较喜欢安静的人,无聊的时候我会一个呆在电脑前完一些简单的有些,或者找一首很多年前的老歌听听。

  人总是会分开,为着我们不可妥协的前途,和所谓的明媚希望。

  六月,K跟她女朋友去了另一个城市,我也因与一个心态有问题或者的一群废物领导发生争执,月底我便辞掉了工作去了广州,整整在小姨家玩了一个多月,吃自己做的饭,买自己喜欢吃的菜。逛了两次公园,看了两本书。

  在个充满爱与恨世界里,生命对我们是吝啬的,因为他总是让我们失望;可是,生命又是这么慷慨,总会在失望之后给予我们拯救。人,也总是在不停的逃避中,最后又回到原来的地方。

  八月中旬,我又来到深圳观谰,至今在富士康上班。

  我不知道明天会是怎样,也无法预料更远的未来又会是怎么样,我只能将这些过去曾经在脑海里晃过的或忧伤或甜蜜的记忆写下来,虽然我并不能去改变什么,至少,我记得我曾在这世上活过。

  庚寅年十月十三日

  深圳观澜

您正在浏览: 大城小事(一)
网友评论
大城小事(一)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