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杂文随笔 > 优秀随笔 > 家乡的鱼塘 (M站)

家乡的鱼塘

分类:优秀随笔  时间:2021-06-19  编辑:pp958

  可以说我有两个家乡。呵呵,就是。这是我的骄傲——因为,我的两个家乡都有一条小河。两条小河都留下我的足迹。

  我的家乡在什拉壕,村南有条小河。听老人讲:那是一条护村河。光绪年间,这里住了几户商人,经常出外跑脚,留下家人看家、护院。为了防止土匪 偷袭,这几户就集资 在村外筑了城墙,把村子围起来,又在村口建了两个堡垒,还修了一条护村河。小时候我们经常在那里玩水,摸鱼。 所以对那里的河道,还有两岸的花草树木、建筑风景,就非常熟悉。记得那年下了几天大雨,从山上流下好多水,妈妈说:那是山水。 家乡的人都知道:这里的地势较低,从山上流来的雨水,与沟渠不断地摩擦和撞击,水中富含了氧气,再从高高的山上流进小河,更是激起白白的泡沫,鱼儿们就不约而同地在河口聚集,畅快地呼吸着,欢快地觅食嬉戏。雨停了,村里人都去摸鱼。有拿篮子的,有拿网兜的,还有的拿了麻袋......父亲拿了自己编的篮子也下河了,我也跟着去了。

  山水混浊,水流也急。人们并排站在一处,拿着各自的渔具等鱼顺着山水流下来,“流”进自己的渔具里。这里的村民只以种地为生,偶尔下来山水时才下河摸几条鱼,改善一下自己的伙食。所以没有专用的渔具,捞鱼也不专业。这样的捞鱼阵势,也是滑稽。

  后来我到县里念书,毕业回村时经过小河,小河上架起一座大桥,可是河里的水少了,有的露出被水冲过的泥沙。河边也种了庄稼。听妈妈说,这几年再没有山水下来了,也没有捞鱼的机会了。我想:我童年在河里嘻戏的情景也没有了吧!

  后来我嫁到小井壕,这里就成为我的第二故乡。

  村南是高低不平的洼地,村民们都种了庄稼。村北是一条小河 ,河里的水用来灌溉庄稼,平时村民们就在河里养鱼。所以,村民们叫它鱼塘。这里地势低,向北直通呼市的小黑河,这里的水就是周围的雨水和小黑河的水聚集而成。 东西两岸,多是农田 。鱼塘四周修一条大坝 ,坝上留几个口子, 以备进出水用。鱼塘占地六百多亩,鱼塘里的水波光粼粼 , 滋养了岸上的庄稼,也涵养了河里的万千鱼虾和数不清的鹅鸭禽鸟。

  在小河里捕鱼,因为方法不同,使用的网具是不一样的。有撒网、抬网和粘网,有钓竿和鱼叉,还有一种专门用来捕捞小鱼小虾的扒网。听说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小井壕的鱼塘,有着丰富的水生资源,各种鱼类不下数十种。有不输黄河的肉质细嫩的鲤鱼,尾巴也是金黄色的;有喜欢扎堆、只在水面游荡的银白色的白鲢鱼,炖着吃特别的香; 有浑身粘液的金黄色的鲶鱼,肉质鲜美无比,入口即化;还有一种专门消灭河里水草的草鱼,有着劲道的肉质,半斤重就口感非常好,有三、四斤的感觉;最美味的,是小 井壕的鲫鱼,有二十厘米长,青黄的颜色,鱼鳞特别的坚硬,肉质特别的结实,味道鲜美极了。此外,尚有一种青青的河虾, 还有核桃般大的田螺,綽一下,剥出螺肉,放上辣椒爆炒,可为一道大餐。因此,小井壕的鱼在托县非常有名。

  鱼塘是一条弯弯的河道, 北口直通小黑河,从这里 流 入后,先是被 一条大坝引到南边,再向东转入鱼塘,然后泄下去,顺着一条五百米左右的弯道流入小河。弯道的西岸是农田,像似一个半岛,南岸是参差的民居,红砖的外墙。两岸绿柳低垂,夹杂着高大的杨树,溪流经年的冲刷,不宽的河道深陷下去,露出黑土的河壁。清清的河水,簇簇的小鱼,吸引了美丽的翠鸟来这儿筑巢。到了七、八月份,小河中到处都是翠鸟忙碌的影子,它们机灵地站在溪水中横倒的木桩上,或者是岸边的大树上,用尖尖的大嘴梳理着湿漉漉的羽毛,精神抖擞地巡视着水面,看到小鱼,一个猛子扎下去,鱼儿就夹在嘴里了,几乎百发百中。

  这里的水太多了,因地势低,又通小黑河,一下雨,周边的雨水都汇集到这里。 因此村民们修建了三、四条沟渠,将水排进小 河。 春天以后,沟渠、田埂与周边的菜地,全是充满生机的嫩绿色,水草特别的旺盛,小小的黑鱼、鲢鱼、鲫鱼和小虾,甚至还有黑色背影的小蝌蚪,在沟渠里游来游去。

  我曾经在那沟渠里捞过小蝌蚪。得一偏方,吃蝌蚪能治我的皮肤病。捞小蝌蚪 不是一个特别复杂的活, 一根木棍和一个网兜就行。沿着沟渠细细地查看,就会发现河水边有绿绿的水草, 水草下掩盖着黑黑的小蝌蚪 。用木棍把水草轻轻撩起,就会发现许多小蝌蚪,然后伸进网兜,迅速一舀,黑黝黝的小蝌蚪就进了网兜。 回家用清水淘洗,去掉泥沙,放进嘴里,它自己就滑入肚里了,只是嘴里留下淡淡的腥味。不知是否管用,吃了几次,皮肤病倒也减轻不少。

  因为住在小河边,对于小河多年的水质变化历历在目。

  1991年刚嫁过来时,河水清澈,时常见到在河里打水、洗衣的人们。过了十年,河水已经开始浑浊,但是工业污染尚不严重,鱼儿的品种和数量,已经逐渐地少下来。又过了五年,河水就几乎完全的浑浊了,因为仍旧有干净的水源补充,在流水的溪口处,间或仍有鲤鱼、草鱼、鲫鱼和鲶鱼。现在,因为城市的发展和工业污水的流入,小河开始发出阵阵地恶臭,完全是一条污水河了。周边的民众可为怨声载道,每天都是臭气熏天的,用小河的水浇地,小麦都会枯死。这时候的小 河,所有的生命几乎都已经消失了,就只是一条臭水河,一条毒水河。只剩下生命力极强、不怕化学毒素的红线虫,还有偶尔从鱼池里跑出的个把条鲫鱼,嘴张得大大的,吃力地呼吸着,不久也会死去,消失在东去的河中。

  小 河的治理,拭目以待。那年,村里几个青年出钱承包了鱼塘。排出污水,再放进清水,成效可为显著,水渐渐地清澈起来,好像又有稀落的鱼了,于是他们又放入鱼苗。不知道什么时候,可以再看见岸边悠闲的垂钓者、撒网捕鱼的人,还有那浮在水面挑着高音的水鸡子和有着湛蓝翅膀的美丽的翠鸟。

  可是好景不长,承包第三年,鱼苗长成大鱼了,活蹦乱跳的在水里游来游去。人们又可以吃到鲜活的小井壕大鱼了!村民们蹦走相告。几个青年也买来捕鱼的渔具,还买了条小船。捕鱼计划还没实施,一场大雨,从小黑河流下好多水,流入鱼塘。一个安稳的家园被破坏了,鱼儿们失去了方向,在河里乱游。第二天, 人们在岸边发现许多死鱼,第三天,水面上浮起大片大片的死鱼......周边的人们又生活在臭气熏天的环境中了!几个青年看着死去的鱼,痛哭流涕......这是他们的心血呀!

  写于2014年1月11日晚

您正在浏览: 家乡的鱼塘
网友评论
家乡的鱼塘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