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杂文随笔 > 优秀随笔 > 忆童年二三事 (M站)

忆童年二三事

分类:优秀随笔  时间:2021-06-19  编辑:小景

忆童年二三事 标签:童年的秘密 童年

  忆童年二三事

  桃树,梨树,兴高采烈,斗志昂扬,潇洒倜傥,争相绽放了。柳树也毫不谦虚逊,风骚地抽发嫩绿的叶。唯有白杨树沉稳淡定,只是不紧不慢的吐出了虫子般的芽。于是乎感慨,春天的风虽然烈些,可是却吹醒了生命,让生命在震颤中萌动。

  逝者如斯。生命就在着一季又一季中发芽,茁壮,成熟,凋谢,继而轮回。张若虚曾言:江畔何人初见月,江月何年初照人?人生代代无穷已,江月年年望相似。时间只是匆匆而过,却在世间留下斑驳的印痕。

  习惯了,总是将目光投向未来,憧憬着未来的生活,却不曾回过头,流连过去。偶然间,由于一些微小的事物的触碰,回忆童年些许小事,眼眶中竟也噙满泪水,连我自己都弄不清,到底怎么了,

  记忆中的小白木箱

  还记得小时候,小村子里没有小卖店,那时候对冰箱,冰柜更是全然不知。只是对一个老头的白木箱子感兴趣,因为里面装满了雪糕冰棍。“雪糕,冰棍”侉老头(方言,把市里说普通话的人叫侉子)总是把声调拉的很长,吸引孩子们的光临。侉老头的叫声可以穿透闷热的空气,直接传到正在午睡的我耳朵里,(其实没睡着,在等着老头的白木箱)我全然不顾炎热的天气,飞奔而去,只是想看看老头的白木箱。老头看到我,立刻停下来,以为我要买他的雪糕,或是冰棍。可是我哪里有钱,只是有一颗火热的心。老头不甘心,连哄带劝:“回和你妈要钱,今天的雪糕可甜了,去和你妈要钱,我在这等你。”于是我又飞奔而回。也许是声音太大了,也许是妈妈不忍心了,给了我一毛钱。我开心极了,攥紧那一毛钱,又飞奔而出。老头果然还等着我。我把钱递与他,他开心的揭开小白木箱的盖子,有小心翼翼地扒开里边无数层的棉被,掏出一个冰袋,最小的那种(大的要三毛),递给我。一下子天气都凉爽了。坐在树荫凉下,谨慎的咬开一个小口,用力的吸吮一下,真的很甜很凉,然后再用手搓搓,再使劲吸一口,反反复复,不觉厌烦。吸完后又把皱皱巴巴肮脏的袋子拽展,擦干,攒起来。

  而现在,看到商店冰柜里各种各样的雪糕,也没有小时候的热情,偶尔吃一只,却也吃不出小时候的味道。怀念那种幸福的味道。

  摆零器家家(过家家的 思,方言 )

  小时候最常玩的游戏就是摆零器家家。只有玩过家家的时候我才最喜欢弟弟,不觉得他是我的累赘。叫上好伙伴,我们一起走遍村子里的所有垃圾堆,捡破瓶破碗,有时为了一个带盖的破茶缸争得面红耳赤,争执不下时,互说一句“我们吹了(类似我们掰了)”,然后各回各家,独自玩耍。没过几个小时,又和好了。

  我们喜欢在砖多的地方玩,各自划好各自的领域开始拾掇。我吩咐弟弟去摘树叶,树叶冲充当钱,用一个破纱过滤砂土越细越好,每次弟弟都能出色完成任务,而我负责设计设计家,把各处的砖搬到一块,垒好桌子板凳。每次玩的都很开心,知道天完全黑了,听到妈妈喊我们吃饭,才恋恋不舍的回家。约好明天继续。

  现在想想多可笑,游戏里的生活多么简单。昔日的玩伴已经真的有了自己的家,自己的生活。虽然住在一起,却没有时间联系,怀念曾经的美好。

  时间啊,匆匆流淌, 不知不觉已告别童年很多年,告别了童年的一切,而积淀下来的却是人生的珍宝。

  人生路上不能迟疑,更不能迷茫,偶尔回头一望,祭奠曾经的美好,还要抖擞精神,载着新的理想扬帆起航。

您正在浏览: 忆童年二三事
网友评论
忆童年二三事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