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杂文随笔 > 优秀随笔 > 一捧落雪-蹉跎了谁的青春芳华 (M站)

一捧落雪-蹉跎了谁的青春芳华

分类:优秀随笔  时间:2021-06-19  编辑:得得9

  秋桐落枫,霜雪白颜,再回首,已过经年,坐在窗前却再忆不起当年正盛的颜。

  是谁曾对镜梳发,轻叹长发为谁挽!彼时,红颜不算艳,却让镜暗了三分。

  是谁曾隔窗望月,暗许芳心为谁倾!彼时,笑容不算甜,却让月隐了三分。

  是谁一沓黄纸,写了一张又一张,撕了一页又一页,忘了一季又一季,让寂寞永远开在冬季末!

  那些年的落寞,拓在纸上,让时光暗了又暗。于是,一剪淡笑,在略显忧伤的脸上开满。

  那一年的雨季,落满悲伤的尘埃,台风肆虐,吹起一头枯黄凌乱的发,我抬起迷茫的眼,怯弱地看着身边擦身而过的甲乙丙丁,卷起的风沙,打在沉重的行囊,隔着厚厚的背包,能感觉到撞的生疼生疼的肌肤。一瓢落雨顺着前额沁入眼角,眨眨眼,落下一滴炙热,分不清是雨还是泪,仰起头,绽起一抹微笑,那一刻,我彻底沉沦在这糜烂又奢华的城市。那些发霉的雨季,埋葬了一地苍惶的玫瑰。

  那一年的花季,开满枯萎的黄花。我惦起脚尖,以为那是起点,却忘了,人生永无起点,有的只是一段又一段剪辑的故事,无始,又无终,只是不断重复上演着,结束,然后再开始,再结束,再重新开始。。。。那些枯萎的花季,装饰了一季悲怆的梦。

  那一年的冬季,飘着零碎的霜华,我披着单薄的外衣,沿着车水马路的道路,隔着玻璃窗门看人声鼎沸中模糊的繁华,看热闹的街头慢慢变得冷清,最后只留一地破碎的白霜,倒映着苍白的剪影,拥着自已取暖。那些凝霜的冬,冻结了一树待开的梅!

  那一年的四月,错过一季花开,只余零星的花白绿紫。看过花开的人,却是再不愿错开,于是,一座城,一个人,一张纸,开满落花的悲怜,有悲有愁有忧有怒,却独是找不回喜!哼着阿桑的叶子 ,一个人吃饭旅行到处走走停停,也一个人看书写信自己对话谈心,只是心又飘到哪里,就连自己也看不清。。。。

  那一年的八月,飘着桂花的香味,我用沿途经过的记忆,修改了存档里悲伤的落寞。

  那一年的十月,你把我长发盘起,我再对镜落下一抹浅笑,想起某日,我曾戏言,发为君挽,妆为君悦,在梦中演习过多次的帘幕被揭,而我,只挽发梳妆,为你洗手做汤羹。。。。。

  这一年的白霜依然暗淡,透着些些的落寞,些些的暖!

  只一捧霜华,蹉跎了谁的青春芳华!

您正在浏览: 一捧落雪-蹉跎了谁的青春芳华
网友评论
一捧落雪-蹉跎了谁的青春芳华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