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优秀随笔  时间:2021-06-17  编辑:pp958

  我对家没有很深的映像!

  那年,我找到了妈妈。 后来,我又离开了妈妈,在北京的第一个春节是和同事老佟一起度过的。窗外的烟花很红很红,像极了母亲改嫁那天的盖头。

  晚上,老佟端来一盆饺子,热腾腾的。过年总少不了的,中国人嘛!

  电视机里的晚会很热闹,他们笑得合不拢嘴,而我嘴里的饺子含着半天愣是没咽下去。没办法,就到院子里走走。

  房租大妈很热情,塞给我一大把花生说是剥剥晦气。笑呵呵地接过来却吃不到嘴里。大年三十,下雪啦,白色的世界依旧挡不住红色的喜悦。

  抽着那包瘪了的烟,低头一看手头已经没有东西可以抽啦,夜深啦,今晚商店早该关门了吧?!

  家中的她,不会想到谁吧?毕竟人家现在是一家子围坐在一起吃着饺子看着电视,旁边放着醋和蒜泥。就像当初我们一家子一样。......

您正在浏览:
网友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