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杂文随笔 > 优秀随笔 > 尘世窥脸 (M站)

尘世窥脸

分类:优秀随笔  时间:2021-06-17  编辑:pp958

  看过许多别人的脸,却从来没看过自己的脸,不是没机会看,只是原本我不愿看罢了。

  看别人的脸,很自然,出自不同的心理和动机,看的程度也有所不同。比如说一位被岁月染成霜的老人,先是那双深邃的眼睛,在世故只表现出一种悠远的苍茫,而额上被岁月犁出沟壑有是另外一种成分了,这让我想起冰心的“雨后的青山,象泪洗过的良心”我突然理解了“老泪纵横”这样的词语了,儿女多半是不经意的。接下来是那掩蔽在嚅动在双唇后的零落而松动的牙齿他不仅咀嚼了人生的酸甜苦辣而且饱尝世间人情冷暖,世态炎凉,他向年轻的一代叙说着唯物论和进化论。

  看年轻的漂亮的女人的脸,多半是感官的需要,但我不大愿意去看,不是世人皆醉我独醒,谁知道她美丽的背后藏着一颗怎样罪恶深重的灵魂,尤其那些倾国倾城的花姿召展的女人,不是她们的美丽不让人产生好感,而是她们的美丽似乎成了一种超乎天然之外的的魔鬼的召唤。我曾见过无数同龄人被“蒙拉丽莎”的魅力而失去自我信念的青年。以至于许多人就去崇拜“冷酷到底”我也似乎成了此种精神的附属品。女友常常说我应热情些,我的冷漠是她热情的敌人。我不反驳,对我知道我的冷漠正是她美丽的衬托物,如果我们是人文主义的崇拜者,那应该在人类的精神王国里占有一席之地。去充当艺术殿堂公正的裁判员。但我不敢说,我怕我不经意的一句会造成她较好的面孔的变型。原来我也是如此喜欢美丽女人的脸,凝香惜玉,实属罕见。。

  比起前面的脸,我最喜欢看孩子的脸了,如果我在不经意的时候逗他玩,随之儿童音十足的一句“老师,你也撒尿啊。”让你知道什么叫天真无邪,我们在尴尬的同时,甚至惊愕于他天真的本性。就不必说他们求知的眼神,崇拜的表情……我便得出了一个结论:只有孩子的脸才能刻画出自然的东西,如不落的太阳,永恒的地球,还有心灵深处的矿泉水。

  但我不能称心的是一直没有看过自己的脸,不是没有机会,而是往往被梳头的程序忽略了,更是不愿意去看,一是怕自己的脸暴光,二是给自己给别人一点想象。

  尘世窥人,如此而已。

您正在浏览: 尘世窥脸
网友评论
尘世窥脸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