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杂文随笔 > 优秀随笔 > 敢问路在何方之武侠 (M站)

敢问路在何方之武侠

分类:优秀随笔  时间:2021-06-11  编辑:小景

  阎肃为《西游记》写的这首歌词,以前从没想过会给我带来多么大的触动。看四大名著时,《西游记》是我的最后选择,对于妖魔鬼怪成仙修佛的兴趣只留存在小时代。奇幻小说它区别于武侠,奇幻可以是一年四季漫天漫地的花开,可以是毫无依据的任意遐想;可武侠有一个特定的模式,必须是维护正义,打击邪恶,传承美好。我想,自己多少是沉迷幻想之人,只是这幻想并非全然脱离现实生活而存在,它是在自己经历过人世间的人情冷暖后内心产生的一种向往美好侠义的情愫。除却文字中的宣泄,没有任何外在的争求。或许也会将这种暗想贯彻在生活中,去实践某种意义上的侠义。之所以对这首歌提起兴趣全是因为我的父亲,他因一首歌而对阎肃钦佩不已,反复地说怎么会有人写出这么符合到位的词呢!我的不以为然结束在他第四次对着电视荧屏感叹,竟受起影响跑进房间把这歌听了个仔细。

  我并不是想谈这首歌的好,只是用此来架构以下我想要说的一些话。

  最近热播的新版《笑傲江湖》,哗然声很大,对于于正多少有些基本的了解。十几年的摸爬滚打累积的经验使其编剧和制作的手法愈发纯熟和商业化,并不是说商业不好,在这个时代人们所衡量的基本道德就是吃饱穿好,他既解决了自己的物质需求,也为人们茶余饭后的絮叨制造了话题,且不管它的立意是好还是不好,只要能被关注就是得名后的成全。

  东方不败在他那里有了全新的解读,我不知道金庸会不会从自己的夫人或者其他各处接收到关于这个重新塑造过的纯女子。比较是难免的,将两个版本重叠,我突然就怀念起古龙,这种触动才是我的感动,林清玄说“小李飞刀成绝响,人间不见楚留香”,有些东西注定是不可复制不可亵渎的。《广陵散》不是笑傲江湖,它是一个人的传承不是两个人的结合,任意地添加和嫁接会负荷不了此番厚重。在感情中也是如此,为一个人物的情感添加新的切入点,难道是为了随当代人的情感理念?我不懂。我以为武侠里的“有情人”是杨过和小龙女那样至死不渝到连忠贞和誓言都无需说;也是李寻欢为林诗音的无言守护;更是张无忌和赵敏的相知相携,而不是学习反武侠的《鹿鼎记》中韦小宝那样的一心七面,包罗万象。在感情中,专注总比风流来得有魅力且长久。东方不败的爱情,注定是畸形,那么多人喟叹可惜,不过是怜其负面形象且强大邪恶竟为爱情屈身做微不足道的事,这就成了伟大,成了新奇。可按正常轨道行走的任盈盈呢,不比东方不败付出地少,相遇的早,只不过她是一个饱和的人物,是被接纳过的,所以所做的一切才会显得那么理所应当,在吸引程度上成为逊色的那位。只是最后相携的人仍会是这位平淡的女子。结局的模式终究是你无法突破的高槛,我很庆幸。

  同样,新时代的来临,武侠会有一定程度的转变,以前的东西美好,却不足以满足现代人的胃口。就像你看一出戏,不管是京昆还是地方,它多少是被改过、简化或者添加了新的元素。因为能看懂的人少了,要赢得观众就必须革新。可是这其中能被传承下来的早已失去当时的美好,我不知道该称之为沿袭还是生搬硬套地做热闹。看过新派武侠,知道沧月、步非烟,华丽丽的文字一浪接一浪,真正的忠肝义胆侠骨柔情却萍踪无影,我所认为的可看性是不是撒手人寰了?不得而知。只是,“儒以文犯法,侠以武犯禁”,文和武都不见了,儒和侠还会存在吗。

您正在浏览: 敢问路在何方之武侠
网友评论
敢问路在何方之武侠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