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杂文随笔 > 优秀随笔 > 这个卖鱼的,够潇洒 (M站)

这个卖鱼的,够潇洒

分类:优秀随笔  时间:2021-06-11  编辑:pp958

  认识他好多年了。他个子高挑儿,国字脸,白白净净的,举止潇洒有度,举手投足间透着干练,可他是一个卖鱼的人。在不大的小县城里卖了好多年的鱼,这似乎与他的一表人才不搭界,然而他就是卖鱼的。给人印象最深的是他的穿着,别瞧干的是水里泥里的活,可他一点也不腌臜。就说二十几年前穿打补丁衣服的时候,补丁打得也是那么合适,颜色搭配得也是那么协调。

  他穿着自己配发的工装,脚穿雨靴,带着手套,身上围着围裙,有时街上风大,还戴上一副茶色的眼镜。他干起活来麻利有序,收拾起鱼来,干净利索,叫人看着都觉得舒服。不像其它卖鱼的,搞得血拉花红的,手里、身上、地下一团糟。

  在他的鱼摊儿前,摆着铁皮制作的壳子。别人一律是方形的,他可好,爱心形的,圆形的,三角形的,菱形的,还别出心裁的漆成了几种漂亮的颜色,真是独树一帜。人精神,连盛鱼的家伙都惹眼,买卖当然好了。

  你瞧他,活儿干完了,立马换上另一身行头,干干净净利利索索,俨然就像出门的新女婿。他把替下的衣服小心的整理起来,装起物什,早先是平板车,现在是面包车,绝尘而去。

  清早,文化广场遛早儿的人真多。这时你会看见他,别瞧年近五旬,还是打扮的入时,西装革履风度翩翩。舞场上,他尽情的挥洒着舞姿,别说,跳得真好,舞伴们争先恐后的找他,俨然成了舞场上的白马王子。轻盈的舞步,洒脱的舞姿,你能说他是卖鱼的吗。

  一会儿,他还会出现在自己的鱼摊儿上,还是那样打扮得整整齐齐,与相识不相识的顾客打着招呼。他会在稍微的闲暇里,预先收拾好几份儿湖里的野鱼,静等老主顾来拿,他还会燃起一颗烟,坐在马扎上消闲片刻。铁皮盒子里的鱼在游动着,他在意味深长的欣赏着,满脸的滋润与笑容,知足常乐放的神态,放他的身上是再合适不过了。

  夏天黄昏后的扎啤摊儿上,经常出现他的身影,潮流的休闲装合适的穿在身上,与哥儿几个海阔天空的聊着,明天的天气怎么样,鱼价涨跌该如何,还神侃着街谈巷议听来的新闻,一副乐天派的逍遥。喝着冒泡的啤酒,吃着烤串儿,吧咂着花生毛豆角儿,美极了。

  好几天没见他了。

  “嗨,咱们的“模特卖鱼人”哪儿去了?”他旁边的一个卖鱼人有些吃惊得说。

  “这个“花花公子,”不出摊儿连个招呼都不打,感是钱挣足了洗手不干了?”又一个老邻居不解的发表着议论。

  “真的,三四天没见这小子了。”听得出来,大家是对他的关心,还有善意的调侃。

  大约一个星期,他来了。出摊儿的时候,嘴里还唱着歌儿,一副得意忘我的神态。没等大家问,他倒先发言了:“哥儿几个,这几天我领上老伴儿旅游了一圈儿,到华东五省市看了看。”他倒无所谓,把个大家惊得舌头都吐出来了。

  他喜形于色的说:“不出去不知道,外面的世界真精彩,这个钱花得值,咱们不能太土老冒儿了,你们也出去走走,别留着钱下小的,等老了动不了后悔都来不及,能挣会花才是道理呀。”他这一番话,把个大家听的毛塞顿开,嫉妒之情羡慕之表同样是挂在脸上。

  在他的影响下,同行们想开了,这不,今年就专组了一个团,带着老婆孩子到烟台、威海、青岛转了一圈。有显摆的,还把买回来的海螺壳挑在鱼摊前当幌子,大有青出于蓝胜于蓝的气概。他呢,不知什么时候联系大伙成立了营销组织,这些卖鱼的,省得费劲吧唧的各自劳心进货。看来,他已经被卖鱼的人们推举成头目了,这家伙,还能长进,错不了。

您正在浏览: 这个卖鱼的,够潇洒
网友评论
这个卖鱼的,够潇洒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