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杂文随笔 > 优秀随笔 > 碎花的回忆 (M站)

碎花的回忆

分类:优秀随笔  时间:2021-05-29  编辑:得得9

  有一次路过一个服装店,看橱窗里挂着一件碎花的短袖上衣,不知怎么,看见那满衣碎碎的小花竟是那么亲切:黑底儿上撒满指甲大小的粉红,浅黄,素灰,淡绿,虽然满满密密的,但朵朵完整清丽,一点都不零乱。天啊,越看越喜欢,它好像就是我前世穿过的衣服!

  毫不犹豫,我买下了它。像捧回了一个记忆,总觉得它似曾相识。但,到底在哪里见过它呢?是儿时母亲穿过的碎花衣服?是童年的山中春夏季节里那些零零散散盛开的野花?还是襁褓中曾经被母亲用这样美丽的碎花布片包裹着?

  如果能让我做一次心灵的回溯,我想我一定会了然我与这碎花图案的因缘宿往。

  最美丽的记忆总应该来自生命的初始吧,它会带着一种素朴的家的温馨,一种悠远的淡淡的乡愁,还有一个如花似锦的少女的梦……凡是最美好的都是说不清的。

  对于穿,我总是不得要领。对于潮流没有一点观察力,永远不知道街上在流行什么。买衣服也大多是每个季节缺什么买什么,而买回来穿在身上,也总会被邻里们评说成“土气”。

  有一年回故乡,见到小时候最好的朋友媛姐,她毫不客气地指出我的穿着太“土”,并下决心改造我。在她家里,她打开她的衣柜,让我挨件试穿她的所有衣服,只要合适我就可以穿走。在她的逼迫下,每件漂亮衣服都被我撑得“咔咔”响,我们笑得惊天动地。她并不灰心,揣上一沓钱,拽着我去品牌店,感动归感动,可是没有一件适合我,她也只好作罢。

  对于穿戴的不得要领,真是吃过苦头。有几次出远门开会,我总是按着季节带上一两件衣服,简简单单的死抱“出门一身轻”的理念。我却发现与会的所有女士都不同与我,她们要带一大箱子的衣服,开会时,旅游时,聚餐时,天热时,天凉时,她们都像模特似的频繁换装,我敬佩她们懂得在人生的舞台上适时展现自己各种异样的风采。敬佩她们懂得作为女人让自己活得美丽而气韵饱满。其实,爱自己的人最美丽。

  恨我悟道太晚。如果气候没有什么变化也就罢了。有一次,记得是去北京,在家时还是挺冷的四月天,我照例简单穿戴着一身秋装出门。可是北去八百里外的京城,气候却忽然热的似夏天,苦了我没有带薄衣服,脱去毛呢上衣,胖胖的身体只能罩着紧巴巴的毛衫,那份窘态一辈子也忘不了……

  想起那年去东营,我的皮凉鞋忽然的就坏了,无法走路了。可是会议日程安排紧张,东营的街市又太旷廖,商店稀疏。正愁困中,济南作家韩庆梅却告诉我她带来了四双鞋(她因腰脱不确定自己行动时该穿那种鞋)!当时激动得我真不知说什么好。她哪里是什么作家呀,简直就是鞋贩子啊。

  那个夏天,我把自己那双断了带儿的皮凉鞋规规整整地留在了宾馆的鞋柜里,穿了一双韩庆梅的旅游鞋回来。现在这双旅游鞋还完好如新呢,每见到它都会为朋友的情谊深深感动着。

  经过了那几次的困窘,我学会了买衣服,每个季节都买。再出门时也懂得热天筹凉,寒天备暖。尽管还是不懂潮流,只要我喜欢,土与洋都无所谓。衣服本来也是一种语言,一个人穿什么样的衣服就表达着他是什么样的生活状况和心情、品味。我们一直很崇尚素朴之美,也崇尚淡雅之美,为什么不能崇尚美之本身呢?就像这件碎花短袖,它那满布的美丽小花,那么充满着自然的信息,实在是很富有一种乡野的回忆,穿上它我的心就会变得柔婉起来,会觉得又被一种温软的亲情包裹着……

您正在浏览: 碎花的回忆
网友评论
碎花的回忆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