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杂文随笔 > 优秀随笔 > 毕业那年 (M站)

毕业那年

分类:优秀随笔  时间:2021-05-29  编辑:小景

  一三年五月徘徊左右我终于还是辞了那份工作,六月在家待了一个月。七月我坐着南下的火车来到深圳,朋友在地铁站口等了许久。三号搬迁惠州,十号窗户被撬新买的电脑丢失了。警察来了,做做笔录,后来没了后来。

  我说我要走了,朋友劝我再待一些时间。我也的却没有更好的去处。我用着朋友又从二手店买回的电脑将淘宝店慢慢开起来啦。我每天坚持着刷一两单信誉,后来店里每天还能卖出一两件抹胸,偶尔也卖过裙子,但毕竟没有什么赚的。

  八月新闻上说在金融危机的洗礼下中国就业率是目前世界各国最好的,我开始怀疑,今年毕业生突破了700万,难道他们都工作很好?我的许多同学都还没有工作。八月开淘宝的人越来越多,竞争也越来越激烈,不少的人甚至亏本大甩卖。我手中的钱也越来越少啦,思前想后我决定再去找份工作。

  八号到深圳龙华已是下午,同学听说我来了深圳,问我有没有住的地方,我说晚上住旅店。她说一个人住在外面小旅店多不安全,再说你也没有多少钱啦,我们正好在外面租了一所房子,你来这住吧。他说的的确有道理,在他的再三劝说下我去了。

  九号当我看见富士康的门口有着数不清的少年再应聘,我终于明白了中国的就业率为什么高于世界了。我走了,我怕跟他们一样将青春年华就这么浪费了,我怕自己又再流水线上重复着一件件单调又毫无意义的事,我怕自己忘了是只狼,就这么毫无斗志地苟活人间。我甚至有点病态地刻意远离着他们,虽然不但地在内心解释他们只是生活所迫,他们承受着家人的担子,他们才是真正一群伟大的可爱的人。可是我还是远离着这个地方,好像怯懦、安于天命的思想就像一样瘟疫在蔓延着。

  十号我还在继续,从一个地方奔走到另一个地方。从深圳国药出来时,天空下起了大雨,我缓缓走在雨里,享受着这难得的免费淋浴。行人在仓惶奔跑,乞丐坐在天桥下安闲地数着一天的不少的收获。回来时我的衣服已经被风吹干了,她们并没有发现,我开心地说今天收获不错。十一号我遇到一个应届生他已找了一个月的工作。简非也说他每天在网上至少投三十份简历,有时还会有回复,有时就这样石沉大海了。

  我也曾想过放弃,朋友说如果实在找不到那就回来继续开淘宝。紫琴们劝我不要急,慢慢找好工作终究会有的。我也知道回去后每天都是一觉睡到中午十一二点,这样的日子只会让我更堕落。十二号慧文发来短信说:“有些传销人员冒充某某公司在网上专骗应届生,劝我多加小心”十三号我去华润三九面试,人家说要有工作经验,可经验不也是慢慢积累下来的嘛?如果所有的公司只懂享受人才,那么谁又去培养自己的专属人才?就这样到处地寻找,十四号我从青华地铁站向龙华人才市走去,炎热的太阳炙烤着大地,树木的蒸汽从叶间急喘云间我几乎闻到了自己的肉香。我以为不远,后来才发现那段路真的很远。每天的车费也花费了不少,常常连中饭都来不及吃,有时想起来还会买一两个包子。

  后来没钱啦我终究还是去了工厂。每天站着工作十二小时,连续两个星期夜班从晚上八点到早上八点。我迅速消瘦了二十斤,在连续第三个夜班由于很难适应我差点晕倒,我瘫坐在走廊上,告诉自己要坚持住。

您正在浏览: 毕业那年
网友评论
毕业那年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