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杂文随笔 > 优秀随笔 > 田园梦一场 (M站)

田园梦一场

分类:优秀随笔  时间:2021-05-25  编辑:得得9

  纷纷扰扰的数字,让我头痛。出去转了一圈,太阳暖暖的,风儿也是和煦的吹着,意识到,春天到了。

  这个时候,山上的蕨菜已经露出光滑翠绿的身段了吧?还是早已在等待某个闲人独自来到,采了去伴着清酒做梦?

  还有那埂边的桃树,是不是已经花骨朵儿怒放?那田里的茶呢,是不是也快出挑成一个个待嫁的姑娘了?

  春天,你给了我那么多的期盼,我是多么想要顺着你的意思,快乐的生长。

  去年在家,我一直想着等到春暖之时,在菜园边上的河塘里种上十几根藕,再养些鲢鱼和鲤鱼,因为水质太肥,只有这两种鱼可以相互依赖着生存,虽然只有两种,但我想,夏天来临时,那种“莲叶荷田田,鱼戏莲叶间”的风情是绝对不会有些许消减的。原来的河塘已经荒废很久了,我跟爸爸妈妈撒娇撒泼,但他们依旧推辞,所以我就出狠招了,自己扛着锄头拿着镰刀就去干我的“鱼戏荷莲”的梦了,无论骄阳似火还是阴雨绵绵,无论满身淤泥还是双水布满老茧水泡,只要想象到惬意微风下,坐在河边嗅着荷香看着鱼儿嬉戏的场景,我就没有放弃的冲动了。虽然我的能力有限,只是将植根的水草铲除了,但是爸妈却动摇了,终于在一个大雪纷飞的日子里,老爸叫来挖土机帮我把河挖深了、弄齐整了,还惹来奶奶一个冬天的抱怨,因为家里的蔬菜全被挖土机碾进土里了,她只好辛苦的去街上买菜回来吃了,家里还那么多的工人,也难为奶奶了。当然,奶奶还是支持我的,因为她是笑着诉苦的。上次打电话回家,问爸爸河塘弄的怎么样了,爸爸说天一暖就动工了。我想这个时候,应该差不多了,好像回家,看看那个给予我美好畅想的河塘。

  还记得,家里厕所边上有块不大不小的荒地,有一次在那边上站着,心思又飞远了,看着这么好的土地,就这么毫无所出,我也着急啊。可能嘴里馋了吧,想着若是种些葡萄也是可以的。你看,阳光直接照射在这块地上,左方呢,是拥有肥沃它的原始材料,后方呢,又是终年流淌的溪水,我的心再次雀跃了。迫不及待的跟妈妈说了我的想法,结果立马得到赞同,就等春天了。。看来得打个电话回去和老妈商量了。。。

  我家门前的两颗香樟树,可了不得,长的又壮又高,相距又不远,可不是一个放吊床的好地方,去年想要买吊床的时候,觉得冬天快来了,也不能放床被子在上面吧。然后就等着春天到了,就好好享受着春困。现在看来,唯有清明啊。

  昨个听妈妈说,家里通往后山的路上,两侧的树木失火了,估计被烧了有四、五十亩,我的个心痛了。那是秋末,天气微凉,但阳光却温暖着,我慢慢的沿着这条路前行,阳光调皮的透过树林在地上洒下一点点印记,偶尔还会吓我一跳。可是现在,那条路上,两边应该是一片灰烬了吧。几十年、百年的树木啊,你是在酝酿另一次新生吗?可是对我来说,这很残忍,我也想,对你来说,这也是一段痛苦的旅程吧!

  我最爱钓鱼的那个地方,现在又重归寂静了吧,那儿的流浪狗已经有了归宿,那儿游荡的身影已去了远方,你可在思恋着,有谁来跟你述说衷肠。有个人说,她希望,可以用一生来与你作伴,只要你不将她遗忘,一直坚强,等待她回乡。

  一片片青竹,一抹抹斜阳,寂静的道路上,少了一个抚慰你的声音,曾经轻轻的歌唱,曾经痴痴的说话。

  如果你们也思恋了,请来到我的梦乡!终有一天,省去世俗的羁绊,带着满载的归情,与你们歌舞在这个淡淡的一方。

  题诗一首,以聊心思:

  田园梦一场,

  酒竹桃柳牵。

  何日得归音?

  好当此间仙。

您正在浏览: 田园梦一场
网友评论
田园梦一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