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杂文随笔 > 优秀随笔 > 生命是一首凄婉的歌(九) (M站)

生命是一首凄婉的歌(九)

分类:优秀随笔  时间:2021-05-22  编辑:得得9

生命是一首凄婉的歌(九) 标签:倾听生命

  生命是一首凄婉的歌(九)

  孟杨

  在大二结业的时候,我却因为三门功课不及格,成了留级生。那段时间,我几乎变得绝望,甚至有了退学不上的念头。

  这时,我的舍友杨志军开始主动地介入我的生活,给我提供一些我以前从来没有想过的挣钱信息,利用父亲在深圳工作的机会,从南方批发一些烟过来,我和他在下课后拉上郭亮,一起去男生宿舍给“烟民”们销售香烟。我们的策略是香烟可以用饭票、彩票换,但由于抽烟的全是男生,很少有多余的饭菜票换烟,后来我们改卖方便面,去女生宿舍换,效果明显好多了,以至于长筒袜、粽子、米糕都成了我们销售的对象。及至后来我们给牛肉面馆送卫生筷,和粮票贩子合伙贩粮票,都可以挣来不少的生活费。

  人必须活着,一切才有希望。正是杨志军和郭亮和我一起开展的那些“投机倒把”活动,支撑了我以后的大学生活,让我有了生的保证。

  今天想来,我能坚持将学业继续到毕业,确实得益于这些“投机倒把”活动,而杨志军和郭亮,都是兰州户籍、干部子弟,是完全不需要去自己挣钱的,他们之所以这样做,很大程度上是为了帮助我,至少每次进货的本钱是他们出的,让我参与其中,却可以分到更多的利润,这或许就是人世间最纯正的友情。

  那段日子,让我难以忘记的还有与我一起在兰州西站打工的陈家坪乡农民刘子禄、安宁村车老板任建民、帮助我贩粮票的下岗建筑工人王贵林。这些在我生命延续最关键的时刻出现的普通善良的人,一直是我囷居戈壁深处以来的念想。

  1993年7月我终于大学毕业,这时候我敬爱的王建举老师、李航老师,我的姑姑、我的南庄姐都已离开了人世。那些曾经无私地帮助过我的同学、朋友也已天各一方,为了生计忙碌去了,而我怀揣着理想去了西部的戈壁深处,展开了我凄婉生命的另一个篇章。

  工作20年之后的今天,我依旧在戈壁深处思念远方。

您正在浏览: 生命是一首凄婉的歌(九)
网友评论
生命是一首凄婉的歌(九)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