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杂文随笔 > 优秀随笔 > 三十年怒放。三十年糜烂。{细琢时光} (M站)

三十年怒放。三十年糜烂。{细琢时光}

分类:优秀随笔  时间:2021-05-20  编辑:小景

  亲们,我只想一直做个有简单思想的人,不浮不躁,淡定人生。

  我就是——————云~淡

  {我的岁月年华}

  云~淡,81年冬月生人,大雪纷飞的时节,天生我时浪漫,亦寒冷。射手座老男人,有着对大男子主意的向往和一张铺满开心的,总会面带微笑的小脸,却总是写着小忧伤的字章。热衷于幻想,喜欢天马行空,白思夜未梦。天生对气味的分辨很强,嗅觉灵敏。厌恶你争我夺,厌倦了争强好胜。与相宜的女子相处会小害羞,斯文的外表内心强悍。早些年相信有爱的存在,相信一切美好的事物。天生对自己的感觉敏感,小笨笨的,不过很真诚。总是太在意别人的感受,常常把自己搞的七零八落,不知所谓。

  无聊时看电影,压抑时听伤感的歌,困惑时上,思念时就会小写一番,难过时并不喜欢一个人喝酒,而开心时却不知道做什么。总是游离于人群角落与边缘,不爱观聚散离合,被迫居身其中,时间悲逝后又总想置身事外。为人低调,执着,傻气,普通话不标准,只喜好写作。处事态度,静观其变。看事方法,独树一帜。闲下来时依赖回忆,幸与不幸,冷暖自知。

  真诚对待我所有的亲们,可唯独不珍惜我自己,一个不爱自己的男人,却愿意相信所有人虚伪的承诺,但还是容易被轻易的打动。

  {我的温婉过往}

  1988年秋,在祝溪小学就读,童年很美好,无忧无虑,没有一点的瑕疵,可童年很短,三年级就与我常辞。母亲那时还健在,弟兄三个喜好弄武,那时的我是吃不得半点亏,只要一不高兴就会大打出手,对待自己最好的玩伴,有时是亲弟甚至是亲哥。农忙时在田间干活,不得已的时候还会在课余去浇水除草,尽管看着同龄的伙伴只懂得享受和挥霍,与他们的父亲放风筝,趴爬在父爱的坚墙上,在不经意间还会拍打着他们父亲的老脸和拉扯着他的胡须~~~而我们的父亲却总是很忙,为我们这个特殊的家庭常年在外的奔波,一年一次或许能见上一面,毫不夸张。可我们却都很有教养,很乖很懂事。只要是一次或许能见上一面,毫不夸张。可我们却都很有教养,很乖很懂事。只要是父亲一回来,我们在高兴的同时也会懂情绪的低落。我们三个会很有默契地排排站好立正,父亲会检查我们的作业,这应该算是突袭吧,还好我们都有了良好的习惯,看到父亲就像是老鼠看到猫似的一点都不为过。现在懂了那时我的心情是在期盼与害怕之间游走。最让我印象深刻的是很佩服,可以说是崇拜那时的父亲和母亲之间的关系与情感,用相敬如宾,时间没有能冲走冲淡他们对彼此的相思,也许也是因为早些时日社会的风气良好。母亲其实要比父亲更加严厉,只是母亲身体一直不好,她丧失了一些劳动能力,丧失了她该有的开心与对我们想尽的疼爱,也丧失了那时妇女们该享有的璀璨人生。唯一没有丧失的就是父亲对她不离不弃的爱和我们仨维持她以一颗顽强心活下去的勇气。她还要继续爱我们,继续为我们活着~~~只是她不懂得伪装,母爱的泛滥频频皆是。她们爱着我们,可我仍感觉不到童年应有的满足与欣慰,因为我那时的开心并不需要有金钱的影子,我要到是能有爸爸妈妈的陪伴,一起玩耍一起吃饭。金钱要的只是父亲!那时的生活很富裕,只要是金钱能买来的我们都有,可买不回来的太多太多。也许父亲根本不需要我们去劳动,到现在我才明白了他的良苦用心。那时的我在最顽固的时候也有温婉的一面,人都是具有两面性的,这就是我隐约的年。

  1994年秋,在垌塚中学读初中,当过班长学习委员,当过几何美术科代表,代数作文依旧拿过第一,各科成绩都不错只是外语不好,没有这样的天赋,但性格已经在叛逆,浮躁。要是我够幸运学校到现在都应该有我的手抄报和绘画作品,有时侯人的虚荣不是迫不及待,而是留有回忆。曾记得幼小的心也会有自己喜欢的女生,虽不懂男女情爱,至少懵懵懂懂很多女生喜欢和我说话,元旦偷送我贺卡,晚自习时情书满天飞~~~那个我很喜欢的女生,我运气太好,又一次分座时坐到我的旁边,欢喜。已经不记得她叫什么名字了,不知是我无情还是岁月无情。可这样刚刚美好的日子才刚刚开始,母亲的突然离世就为我的情窦初开随着她的去世也悄然带走了,还记得是初一的下半学期,掉了好多天的泪,为了祭奠母亲,也为了祭奠我们一家走向另一个命运,还有可能依稀的是为了我和我喜欢的女生刚扯开又拉下的帷幕,泪滴。到现在截止至那时是我最后的一滴泪,是为我的母亲而流,而在校留下的手抄报和绘画作品,有对着母亲深深的依恋,可能现在已经找不回了,找回了也只是多了一份伤感。这样的两年时光在昏昏暗暗中度过,我一直都在自责自责自责没有照顾好母亲,现在想通了,我应该开心母亲的离去,她是彻底解脱了,相信她在天堂能找回该属于她的美好与幸福,她的幸福就是祝福我们都能健健康康开开心心的生活,娶妻生子,享受天伦之乐,而这一切她都没有看到。而我对不起也不配能有母亲的祝福,就现在。可能是她真的傻到以为到了天堂就能祝福我们了,她真的不应该。那两年初中,黯然伤神的双目,失魂落魄的身躯,极度脆弱的心理,真想痛痛快快的结束,成绩下滑,爱上了游戏桌球,抽烟赌博,除了不干坏事天不怕地不怕,不羁!

  1997年秋,汉川一中,我没有能读上,香港回归,举国欢腾的日子,我却收拾了书包。“汉川一中”是我们那时的梦想与期望,不是没能考上,是中途辍学,少了这四个字,四个字,我少了些许的梦想。其实现在都会以一颗童心去怀念当时对美好的向往,我心中流淌着飘逸,从未断过,有如潺潺清泉洗濯着疲惫的心灵,如今悔之晚矣。就在这个秋,在亲人的带领独自去了武汉,还记得是一个和我没有任何血缘关系的亲人,后妈!听父亲说,他是为了找个生意的伴旅,我又相信了。便开始了我人生又一个校堂,历练。初入社会,难免会有小激动,新生事物层出不穷,生意开始了,我对社会的认识,新知,原来大城市的美就是这样。

  我的成长并不是一帆风顺,早年的叛逆让我不断地放纵不断的拒绝,我也认不清我自己,只有艰难的逃避。时至今日,又处身在上海这样一个梦幻悲情的大风港,我心何依?还清晰的记得,去年的秋,对未来不报有期冀,是活一天累一天。而这些过往,我还是很清晰的记得,有时想就这样奋力抛掉,抛掉的有美好,有涩涩,但已经是过往了,就让它不抛自掉。我说过,我只想一直做个有简单思想的人,不浮不躁,淡定人生。

  {我的颠沛流离}

  上帝总是一而再地放过了我,既而我固执地变本加厉,任何人都再劫难逃,只是你没有深陷其间罢了。

  命运忽忽地变做一场充满悬念的游戏,单一平缓的场景在默哀般的乐调里反复上演。

  色调在默无声息中轰然倒塌,被丢弃的无影无踪,简单乏味,若能换来我最爱的紫,那肯定是老天和我开的一个最冷最酷的玩笑。

  手指欲迎还拒,没人知道它的温度是苍还是凉,是悲还是伤,几分醉意,几分遐想,敲键盘~~~思爱的人~~~还有属于我自己的幸福,她们的幸福,只在我一念间

  {我的归宿}

  来到了所谓的上海,所谓的大都市,很庆幸没有被它的外表所迷惑,只是再想被众星拱月,不想流离失所。华众失宠后,亦没有什么波澜也不会起什么涟漪。淡然过完这一生,无风亦无浪。

  也许几年之后,会离开这座一直想要逃离的城市,重振旗鼓,整装待发,点燃新生命。

  也许几年之后,拼搏后会得到一份事业,属于自己想要的,虽现在还不知道是何业,仅以慰藉我疲惫的心魂。

  也许几年之后,还会娶妻,和最心爱的她,相濡以沫,我会给她想要的幸福,她会让我从此安定。

  也许几年之后,我会放下沉重的包袱,背起一个大大的旅行包,去一直想去的地方,广东,贵州,云南,四川,还有更遥的爱情海和新西兰。

  也许几年之后,我会突然的真正的沉静,死亡,也说不准。

  {我的感情与成长}

  1981年,我出生在一个不算是很富有但也不是很幸运的家庭,尽管父亲小时很穷,也算是单亲,可他拥有两个姐姐的疼爱。享受过12年父母的双爱,18年过去了,不管幸与不幸,我都在亦然接受,不管难过还是开心,我亦不曾绝望过,因为我很知足,最起码我记得还能追忆母爱时的兴奋和狂热,因为我也同样有个伟大的母亲。我也同样的爱着他们三个,虽不曾流露过我对父亲的爱和对兄弟的爱,但我是他们的儿子是他们的兄弟,我亦相信,即使我一直对他们沉默,他们还是会感觉的到他们依然会爱我。

  1997年,来到了武汉,跟随父亲做过生意,后来因与某某人的不合,独自离开了新家,开始了打工生涯。之间的苦与乐,都是必经之路,一笔带过。在两年的时间里认识了很多的兄弟,还有真正的初恋,遇见她,我们跑遍了武汉三镇,汉正街角角落落,龙王庙江口,~~~也算是谈了一场轰轰烈烈的恋爱。我想,这辈子就这么一次初恋了吧。我不相信永远,却相信现在她还记得我,我还记得她为我织的毛衣与来上海的信件,还记得我们吵架她一路狂奔,我就连脚都没有挪动过,还记得我们的第一次就在我们的酒店神秘度过~~~年轻时的风流,只有下辈子来偿还。

  1999年,在迷茫而又不懂风月的地方,豁然踏上人生的又一个第一次,火车,北上闯上海,离开武汉。还记得下车时的轻狂,以为上海不过偌大的地方,怎需我安置好一切再来。而后,BBJ没有打通,没有地址没有人来接,囊中羞涩,只好睡了两晚火车站,也算是对我一个小小的惩罚。表姐嫁的是上海人,当然不会过的很艰辛,一时被幸福包围,她们最敬重她们的小舅妈,就是我的母亲,所以很疼爱我们,恨不得以现在的富裕来补偿我们小时候所受的罪,可我们认为那并不是罪。我开始有点不适应到后来的理所应当,接受她们本不该付出的施舍。在两年的时间里更是唯恐天下不乱,逍遥着浪荡着。那时所认为最开心的最记忆犹新的是在“一品全”的工作,几乎所有的女孩都会围绕着我,那时我有手机她们很惊奇,抽中华不奢侈,溜冰蹦迪玩游戏上网玩,也不记得有多少女孩被困在我华丽的圈套里,成天侵蚀在糖衣炮弹中,虚度光阴。直到认识了我人生中算是第一个爱的女孩后,我开始学会了收殓,因为我不及她,她处处比我强,她应该才算是教会了我很多的老师,记得第一次送她回家,路过的风景很漂亮,只是现在已记不清,可那座桥我记得,还有第一次强吻一个女孩。还记得她教我坐地铁,还记得《勇气》,就是那个夏天,正流行我们都很喜欢的歌《盛夏的果实》,她带我去吃我很多都没有吃过的东西~~~曾经为她很痴狂。她很美也很有涵养,美在她为了爱可以不顾一切,看着我为她叠的一千支纸鹤感动了好几天,美在她为我~~~可现实残忍只有痛舍。只是长达三年的恋爱间,已慢慢变淡,我并不满足,年少气盛,她给了我很多机会~~~我都一一不屑,到最后,我还是选择狠心的离开。与前妻刚认识的日子里,她烧了所有与她无关的书信和照片,一叠一叠,也烧掉了对那些女孩的回忆和疚感。尽管她这样侵权处理我个人的隐私,我也是自知不语,只要她开心。

  2000年,认识了青,为了回忆,上海的姑娘,就是因为她有大学的护盾,我的老师,所以我会自卑,不是借口,屋漏还逢连夜雨,曼的出现,我已不再坚定,到现在我们已经失去了联系9年,她现在也应该有了家庭和爱她的男人了,青,祝福你快乐永远,只希望你我永不再会见面!希望你现在一切都安好,我会永远怀念有你的日子。

  2003年,我已逐渐成熟起来,那时的我没有伤感,没有遗憾,只是在不知不觉中埋下了让我一生遗憾的种子,认识了前妻,曼。还记得从别人嘴里得知她是无意与我的邂逅,为了见我才和我成为了同事,她也很漂亮,此时我们是相见恨晚,到后来才知道她很会说慌,故事很感人,我也相信了,不是为了博得我的同情,可能只是出于找到了真爱,或许是与我一见钟情,我完全没有察觉,结果一切就都在她的掌握之中,我已经陷入了她深埋的湖底,无法自拔。在与青的交往中,我亦然做出了选择,选择了曼。这或许对青很不公平,但固执与偏激的我,不喜欢这样自卑的爱,是我不懂爱,而与曼,是我要的爱和被爱。

  2003年,与青分手开始了我人生的又一个驿站,当初的我是敢爱敢恨,冷酷无情,对待爱情从不犹豫,更不懂暧昧,可能是有很多的机会,没有完全的成熟思想,时间不急,我仍年轻,当时没有一点顾及青的感受,看她绝望看她痛彻心扉,我只是想着曼。对不起!青,你可以恨我两辈子,我还是不会后悔,到现在才知道,我对你到后来只是依赖,我的命可以给你我的心现在已经只属于她。2003年,认识了曼,几经周折,我们在一起了。如果,没有如果了~~~

  2004年,12月10号,我们的小宝宝出生了,她是我们的小天使,带给了我们以完美的婚姻,2005年2月14我们的结婚证诞生。我们都开始了新的生活,我们都是众叛亲离,与青的分手,父亲到现在都还在恨我,没有好好把握他所认为的幸福,我想那只是父亲他自己想要的幸福吧。我不想做也做不了上海人,我只爱我的家乡。我的固执与吵闹,同时也没有了姐姐的爱护,我们毫不犹豫的离开,过上了快乐幸福的生活,虽有时吃了上顿愁下顿,可我们和宝宝没有丝毫的退缩。期间,本是学厨的我,为了只是吃饱肚子,为了刚出生的宝宝,饥不择食,做过服务员,跑过菜,打过零工,糊过信纸,做过营销,卖过碟片~~~可不曾想到,这些平凡的工作,影响了我,我的未来踏上了不该的路途。看着宝宝,苦中得到的是更多的乐。那时我从不赌博喝酒,更不会一个人去享受人生,对于我来说在姐姐的护佑下就是我的起,当我第一次做服务生端起盘子时听感觉是别人的嘲笑后狠狠的按捺就是落。这样的大起大落,我没能感恩,得知姐姐的落难时,我显苍凉和无助!这样的大起大落,我没有败过,看着曼幸福的笑和宝宝乖巧健康的成长,我显真我和顽固。

  2006年,浦西到浦东,涉入了西餐,宝宝已经两岁了,不知不觉间我们享乐了两年。我们也搬了新家,私房一间,12平米,没有卫生间与洗澡间,以前住惯了的大房子的念想已漫漫消失,还是感叹小房子的温馨与舒适,活了25个年头,第一次有了家的温暖。我们都在努力,为了让彼此更温暖着。而这间房一住就住到了现在。

  2008年,进入了现在的公司,一埋就快五载。工作的压力,时间的冲刷,我对曼已经不再是以往那样的百般呵护,爱没有变过,经历和语言全转给了最爱的宝宝,一不小心就疏忽了曼的感受,可能是现在基本衣食无忧,生活的平淡,但也不失激情。我与曼越来越远,近在咫尺,可仍感觉不到以往的热情,人说有七年之痒,我们才多久?静静地我很沉默,静静地我开始了赌博,曼并没有怨恨,只是慢慢的有了猜疑,慢慢的失去了信心,我的这些只有在我最清醒的时候才能理顺,与我的过往无关。我学会了不解释,学会了敷衍,我们的感情就开始了新的冰点,既然爱情坚受不住考验,感情呢?感情的基础该不容置疑吧,我已无心无力来狂澜大局,就这样吧。就学会了现在最懒的方法,顺其自然,作茧自缚!这些日子里会经常想到青,在她那里我很自由,没有负担,她能给我很多新鲜的事物和惊喜,而曼就是一直在怀疑我与青还有联系。2010年她坚决离开了我们居住了四年的小屋,去了外地,此时是一发不可收拾,我们的感情不说爱情都破碎的跟玻璃渣似的,写到这里已经不再想用一些美伦的词汇了,字全碎了,可碎的很美。

  2010年,在与前妻分居的时间里,我认识了宝妹。好景都是不会很长,她毫无征兆的懈然离去,我伤悲~~~记得与她的点滴,我们都很忠贞,很纯,可能是年轻时的太放纵,懂得了平淡才是美,不需要浪漫不需要长相厮守也很弥足珍贵,很珍惜这份友情,太在乎这份情。她很关心我,也很懂我,喜欢这样的感觉。她若即若离,但会给我打电话,在我最需要关爱最寂寞的时候,我们开始变得暧昧。本就此生打算孤独终老,可星星之火可以燎燃,宝妹2011年来看我了,我们连手都没有牵过,我们也只是呆了很短的时间,走了很长的路,依然还记得秋风瑟瑟,那晚的月亮很圆无缺,缺少的只是我的小憨小笨,没有勇气,只有心澜。与她没有任何火花的情景下,我们依然创造出了奇迹,没有三生石为证,却有云为凭。或许这是我们最值得肯定的最值得骄傲的所在,我们纯情,我们暧昧,我们依恋,我们对的起所有人。

  2012年,3月,国家对我们宣誓,我们正式离婚。条条款款间,感觉文字的分量突然很重,8年的感情终以落寂收场,一场不被祝福的婚姻不说也罢。

  2012年之前的那一年,认识了很多的异性朋友,在她离开我的第二年。2012年之后的这几个月,由几个的朋友转变成为了知己红颜,多说无益,花若再开非我处,云当截至溢相思。秋月寒江,枫叶红霜,淡淡的思念淡淡的忧伤~~~秋叶本该红的出火,可它却冷若冰霜。

  2012年6月2号,宝妹第二次来看我。感动的人感动的事,无私的授爱自私的畅想,散落在天涯,韦念在咫尺,春暖花开,登峰造极。

  2012,能与我久的还是宝妹,她总是在我最脆弱的时候送来光亮,在我最需要关心最孤独的时候她就会出现。

  还会有几个2012,莫非真要等来世界末日?

  {我的水火土金}

  在经历威胁生命的几次事故后,有人告诉我,每个人生来都要遇见金木水火土五大劫难。至于可信度,无从考证。可是如此,我便能解释生命里的意外。而且足以让我相信,我是一个受到上天眷顾的人,我以后的生活会安好。

  【水】···1988年,突来的事故,开水,让我的半边脸,膀,手臂,烙下了终身印记。我的贪玩,突而的起身,顶破的家人刚灌好的开水瓶底,整瓶的开水对我是淋漓尽致,转了三家医院,花了不少的钱财得以捡回这条小命。还记得有个女孩,就是青,她对我说过,说我脸上的伤疤是老天妒忌我太过于完美的脸庞,就留下了这道痕迹。

  【火】···已经不太记得了,小时候在家睡觉,冬天在被子里取暖,太过于安稳,以至于点着了被子都还不知道,幸好母亲闻到了烟味,她又给与了我一次生命。

  【土】···2012年,当所有的不如意都压向我时,那时已经站在桥顶,可惜没有来的急作任何的准备,就像是着了魔,魂不守舍,没有她未卜先知的一个电话,我不知道接下来。

  【金】···是金钱,也可能是金属,它一直都困惑着我,是小时候的利器伤过我,但不是很严重。还是会记得05年下班骑车经过轻纺市场前时,一俩装满废铁丝的小货车,急刹不住并撞向我,我当时已经被惊吓的没有方向,车最后撞上了路边的水泥墩,铁丝散落一地,而我只是轻伤,到现在还很费解,真是命不该绝,还是我命里该有金,只是不知道是劫难还是得福。

  【木】···现在在想着自己何时会经历【木】难,又会以什么样的方式体验?

  我想我以后要好好生活~~~

  我说过我只想一直做个有简单思想的人,不浮不躁,淡定人生。我就是云~淡,云,淡淡地回味品尝。

  {怒放还是糜烂}

  写下上面的文字,只是为了在我三十岁的最后时日里,遥看那些永不再来的时光,以此为青春正名,为过去命名。所有的欢笑与泪水,都不是幻觉,绽放的那一瞬,就是烟花。为空间做了一次华丽的装扮,没能力让自己的青春浓烈起来,那么如此,也算是华丽了一场。我喜欢云,淡。

  :

您正在浏览: 三十年怒放。三十年糜烂。{细琢时光}
网友评论
三十年怒放。三十年糜烂。{细琢时光}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