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杂文随笔 > 优秀随笔 > 读莫怀戚的《散步》 (M站)

读莫怀戚的《散步》

分类:优秀随笔  时间:2021-05-17  编辑:pp958

  文/严忠贵

  如夏雨舟所言:这是一篇玲珑剔透、秀美隽永、蕴藉丰富的精美散文,也是一曲用580字凝成的真善美的颂歌。读完这篇文章,有如接受一次道德的洗礼。

  “母亲本不愿出来,她老了,身体不好,走远一点就觉得很累。我说,正因为如此,才应该多走走。母亲信服的点点头,便去拿外套。她现在很听我的话,就像我小时候很听她的话一样。”读来心里暖暖的,一个老迈、明理,从善如流,一个孝顺、诚恳,敬爱母亲,一团融洽、祥和的气氛。假设把母亲冷落在家里,散步就带老婆孩子,那会怎么样呢?似乎没有老人的拖累,更自在、开心。殊不知,老人在家多么孤独、凄凉、寒心。敬老的“我”是不会这样做的。

  “后来发生了分歧:母亲要走大路,大陆平顺;儿子要走小路,小路有意思。”“我决定委屈儿子,因为我伴同他的时日还长。”“妻子呢,在外面,她总是听我的。”“但是母亲摸摸孙儿的小脑袋,变了主意:还是走小路吧。”“我”爱幼更敬老,在鱼与熊掌不可兼得的情况下,选择顾老。妻子贤良,丝毫没有争执,婆媳关系可见一斑。母亲爱幼,疼爱孙儿,了解孙儿的心思,满足孙儿的心愿。英国哲学家培根说:“哺育子女是动物也有的本能,赡养父母才是人类的文化之举。”可见,实现顾老这一家庭伦理道德准则,家庭就和美了。这一家三代人的温和、谦让与体贴都融进了这深深的爱中,这不正是以血缘构成的家庭最稳定、最能持久也是最为宝贵的东西吗?一家三代人散步中小小的分歧,是尺水兴波,而正是在这波谷与波峰上折射出亲情、人性的亮丽之光。

  我不由想到了林文煌《三代》一文:“在交叉路口转弯的时候,我的脚踏车把一位陌生先生的右脚踝压伤了。”“那位先生一手牵着一个刚学会走路模样的小男孩,一手牵着一个步履蹒跚的年老中风病患者。”“他突然急速的跨前一步,自己撞了上来。”他是为了保护父亲和小孩,挺身而出,作者感慨:“我发觉小孩和老者好像那位先生肩上的一副担子的两头,再艰苦也不肯放下任何一头的。”《散步》中异曲同工地写道:“我蹲下来,背起了母亲;妻子也蹲下来,背起了儿子。……但我和妻子都是慢慢地、稳稳地,走得很仔细,好像我背上的同她背上的加起来,就是整个世界。”这里的大词小用、小题大做,很有象征意义:中年人,既要赡养老一代,又要抚养下一代,责任重大。一个家庭是如此,一个民族、一个国家又何尝不是如此呢?美国汉学家柯尔特先生就认为敬老爱幼是中国文化的精髓,全世界数中国人做得最好。对于中央电视台举办的春节联欢晚会,他感慨地说:“由政府出面召集,全国像一家人在过年的事,在美国是不可想象的。”

  “初春的田野,大块小块的新绿,随意的铺着,有的浓有的淡;树上的嫩芽也密了;田里的冬水也咕咕地起着水泡。”“那里有金黄的菜花,两行整齐的桑树,尽头一口水波粼粼的鱼塘。”这散步有个多么美妙的背景,充满了浓郁的诗情画意,真是一次心灵愉悦而高尚的旅行。这是春天在召唤,这是生命在召唤,这是家庭伦理的理想在召唤!让我们抖擞抖擞精神,拂去冬的慵懒,用充沛的活力,迎接美好的温馨祥和的明天!( : )

您正在浏览: 读莫怀戚的《散步》
网友评论
读莫怀戚的《散步》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