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杂文随笔 > 优秀随笔 > 自然平淡意味醇厚——赏析《过故人庄》 (M站)

自然平淡意味醇厚——赏析《过故人庄》

分类:优秀随笔  时间:2021-05-13  编辑:小景

  过故人庄

  孟浩然

  故人具鸡黍,邀我至田家。

  绿树村边合,青山郭外斜。

  开轩面场圃,把酒话桑麻。

  待到重阳日,还来就菊花。

  孟浩然是唐代与王维齐名而同样以写山水田园诗见长的诗人。沈德潜称他的诗“语淡而味终不薄”(《唐诗别裁》),也就是说孟浩然的诗,在自然平淡的文表里,有着醇厚的意蕴。这首《过故人庄》即是其代表之一。

  “故人具鸡黍。邀我至田家”,一开头就交代事情的缘由:住在乡村的老朋友邀请诗人做客。文字平静自然,简单随便,毫无做作之态,这正符合两个挚友之间那种不拘客套的随和、亲近。而故人以“鸡黍”相邀,既可以看出田家特有的风味,又足见主人待客的简朴真诚。没有大的排场,没有过多的讲究,而朋友之间那种看似平淡,却纯洁无间的感情自然流于笔端。

  “绿树村边合,青山郭外斜”,来到这里,信步顾盼之间见到的是这样一种令人精神为之清新愉悦的乡村美景:近看,绿树葱葱,将房舍掩映其间,似有凉风习习,让人轻松爽快;远眺,青山绵延,将村庄拥入怀中,又闻溪水淙淙,使人恬适、安详。可以想见,这样的村庄于依山傍树之间,必有清澈的池塘,偶尔的鸡鸣狗吠,热情淳朴的主人。虽然这两句诗刻画较细致,用字也精审整齐,但并非有意于模山范水,而是即兴而发,招之即来,无饰无感。正是这样的自然和社会环境中,“开轩面场圃,把酒话桑麻”,宾主面窗而坐,举杯相邀,谈笑间人生之至静至闲令人欣羡。打开“轩窗”,远山送青,近树奉凉,阳光妩媚,清风微醺,眼界何等开阔、心情何等舒展!酒酣之余,聊叙桑麻,感受劳动生产的气息,呼吸乡村泥土的芬芳。与朋友分享将要丰收的喜悦,岂不是生活中一大美事。

  在这样纯清的天地,这样心怡的时刻,我们可以想见诗人不仅忘却了政治上的不得意,忘却了归隐后的抑郁,而陶醉于朋友的倾心,陶醉于对青山绿水的顾盼,对水酒桑麻的流连。

  “待到重阳日,还来就菊花”,酒兴意浓之后,相别村口,微醉之际,向主人直率地表明,在重阳节再来观赏菊花。寥寥两句,淡淡的词语,却使人感觉到主人相待的热情,客人发自内心的畅快,主客之间亲切融洽的关系。

  一个普通的村庄,一次随意的做客,就这样被作者表现的诗意盎然。描写的是自然的眼前景,使用的是清淡的语言,叙述的层次也顺其自然,一气呵成。这种自然平淡的风格与他所描写的对象——淳朴实在的农家田园的生活风貌浑然相契,在内容和形式上达到高度的和谐。语句亲切平淡不留斧凿之痕却不枯燥乏味,咀嚼咀嚼之间诗味醇厚,满口留香。

  附:南宋诗人陆游诗《游山西村》一并欣赏

  莫笑农家腊酒浑,丰年留客足鸡豚。

  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

  箫鼓追随春社近,衣冠简朴古风存。

  从今若许闲乘月,拄杖无时夜叩门。

您正在浏览: 自然平淡意味醇厚——赏析《过故人庄》
网友评论
自然平淡意味醇厚——赏析《过故人庄》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