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杂文随笔 > 优秀随笔 > 漫话男女 (M站)

漫话男女

分类:优秀随笔  时间:2021-05-13  编辑:pp958

  时下这年月,最吃香的就是两类人:男人中的丑人,女人中的美人。

  说句老实话,咱这人样,也不怎么地,所以呢,男人中的丑人,不说也罢。只不过有时候看着李咏那些人,觉着咱这泱泱大国,怎么净让这些五官奇特的面孔,成了曝光率最高的形象片了。整不明白,也就懒得去想了。

  说到女人中的美人,我还是比较有兴趣的,毕竟咱也是须眉呵。古往今来,美女好像始终是这个社会的关注点和兴奋点,于是乎美女文化异常丰富,美女故事层出不穷,美女的是非也是铺天盖地。再看这些男人吧,有朝美女献花歌颂的,也有恶意中伤的;有鸣不平的,还有泼脏水的,好不热闹!

  历史的沉案,我也不想再翻,见仁见智的事,谁又能说得清?

  其实,当我们撇开政治,单从人性的角度去看,你就会发现,美女真是很可爱的,而男人们似乎也并没有错。

  譬如说孔子和南子。

  这孔老师在当时,虽说政治地位并不高,但却绝对是一位偶像派人物,人有学问,血统又高贵(殷商王室后裔),气质也很儒雅,整个一个“高才帅”。我估摸,那会子如果有网络,孔老师那微博的点击率绝对超过“直通中南海”。再说南子,那可是卫国的第一夫人,卫灵公的老婆,人漂亮,也活泼,很喜欢社交,时不时在王宫里和那些个“潮人”搞个面具舞会什么的。当然,对于仰慕已久的孔老师,这南子也算是一个粉丝吧。这不,想啥就来啥,这孔老师就到卫国来了,说老实话也还并不是冲着南子来的,还是推销他的那些令人头痛的学问。可以想见,以卫灵公这哥们的兴趣,估计孔老师还没讲完,已经哈欠连天,昏昏欲睡了。得,没诀掐的孔老师,只好很郁闷地在招待所吃了两张大饼,收拾铺盖,准备走人了。这时进来两个穿西服领带、戴眼镜手套的秘书(男女不知),说,嗨嗨嗨,您别忙着收拾行李呀,俺们老板娘有请,想和你到茶秀聊一下。听这话的时候,我估摸着孔老师已经傻掉了:这是哪跟哪啊?更要命的是,孔老师那位高徒——子路——已经攥起了拳头,准备扁这俩莫名其妙的秘书呢。要说,孔老师还是有涵养,太知道自己这位高徒的脾气,忙诲子路道,非礼勿动呀。再说,就是喝喝茶么,难道她能把师父这大活人吃了不成?这不正巧,师傅到这来,还没品过卫国的“铁观音”呢,也算不虚此行呢!其实进宫后,也还真没有大家那些丰富想象力推测的那些事。这老板娘也就是说了一些对先生很仰慕,住的还习惯吧,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地方尽管吱声之类的话。这孔先生站在那儿,当然也说了些非常感谢的话,然后就说,老婆打来电话,说丈人爹身子不舒服,住院了,让赶紧回去呢,一会就得坐回济南的最后一班车上路呢。南子就说,那你一路保重吧,最近气候不稳定,路上注意身体哦。欢迎你明年暖和的时候来参加我们的“卫国旅游节”开幕仪式。就这,回到招待所,面对子路的猜疑,可怜的孔老师,指着天发誓,连说了两遍,老天作证,我真没有干啥事呀!

  其实,最有趣、最搞笑的还要算春秋时期的齐庄公。这哥们,那可是个真风流种。这不,大臣崔杼的老婆长得漂亮,这齐庄公也不知道怎么的,就和人家的老婆好上了。好上了还不说,这哥们也太张扬了,总爱和现代的小青年一样,秉着爱要让你听见、爱要让你看见的精神,大白天就跑人家里去了。再说,去就去吧,你倒是也打听打听人家老公在家吗?也许是横惯了,想着我的地盘我做主,所以呢也就没啥顾虑,爱壮人胆嘛。要说这崔杼,也不是个平地卧的,虽说是齐庄公的手下,那可是齐国的上卿呀,拿现在来说,也是国务院的副总理、国务委员什么的。可是话又说回来,在人家里边,特别是崔杼还在家,这崔杼的老婆还真不敢公然的出来见齐庄公,藏在房里面,不露面。齐庄公这哥们,找不到人,就背靠着人家门口的柱子,还唱上了情歌,大概也就是《阿莲》、《小薇》之类。你说,这崔杼在房子里听着门外的这夜猫子叫的歌声,那个憋屈呀。不发作吧,这大热天的,撵到门上来,给咱戴这么一顶带色的棉帽子,谁受得了呀;发作吧,那是自己的领导,齐国的一把手。NND,这个窝囊。要说,还是崔杼的那些警卫们够意思,在一块合计,这算啥事嘛!这个头,咱要替主人出,士为知己者死嘛。结果,这几位就出来了,先是用嘴劝,最后呢,用家伙劝,就把齐庄公给“劝”躺下了,没气了。也算是成全了齐庄公,真真做到了石榴裙下死,留下了千古美名。崔杼呢,也留下了“弑君”的千古恶名。整个一个双输的结局。

  细看历史,还有周穆王会西王母、红叶题诗 、红拂私奔、汉皋解佩等系列生活剧,让人不由心生感慨。

  说句实话,南子这女人,不应该受到指责,因为她很真诚,敢于追求。惟其如此,才显得她的可爱;对于孔子,不应该受到猜疑,因为他很坦然,敢于回应(尽管也有些在人屋檐下的无奈)。惟其如此,才显得他的真实。至于卫灵公的醋缸子翻没翻,就不得而知了。再说了,那也是一个很私人的问题呀,个人的隐私也还是需要得到尊重的。对于齐庄公,我还是很佩服这哥们,太可爱,太坦荡了,只是可爱、坦荡得有点让别人受不了,搭上了自己的性命,似乎有点得不偿失。

  我曾经说过,汉民族是一个很压抑的民族,与政治相比,情感上的压抑尤甚。后世的男人们弄出些“男女之大防”之类的大话,其实都是含着其他的动机和考量的,也并不妨碍他们的妻妾成群。毕竟,追求美,并不是错,这是人之所以为人、之所以为生物的本能呵。从某种程度上讲,这才是人性的真实。

  至于芙蓉姐姐、干露露,那是另外一回事了,大家都懂的。

您正在浏览: 漫话男女
网友评论
漫话男女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