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杂文随笔 > 优秀随笔 > 来世还做他的妻 (M站)

来世还做他的妻

分类:优秀随笔  时间:2021-05-09  编辑:pp958

  “喂!”若有来世你还娶我为妻吗?我将三毛的书丢在一边,对着正在厨房为我熬药的丈夫大声地喊。“娶”!丈夫简单且肯定地回答。

  “扯谎’!我好似有种被骗的感觉,莫名其妙的掉下几滴眼泪。无端的哭泣是生病以来常有的事,说不清什么原因,也许病人的心理都是自卑与不安。不知什么时候不小心我被类风湿这个病魔紧紧抓住,每日里..苦缠不休。不敢拿生命和死神较量,只好躺下来接受治疗。人,大概都有通过别人来印证自己的特点,看三毛问丈夫荷西若有来世还娶她为妻?结果骄傲的荷西无情地拒绝了三毛。我既同情三毛丢了面子又联想到自己。于是,就问那个口口声声说爱我的人

  “四毛,干么骂我撒谎”。丈夫端着汤药碗来到床前,他笑着和我找后账。自从丈夫发现我把药倒掉后,他便看贼似地双眼盯着我把药喝完。一阵翻肠倒胃的恶心铺天盖地地向我袭来,我克制着千万不能吐出来。“我看三毛不够意思,你天天看她的书,她应该把你叫成四毛才对”。每次喝药丈夫总是在一边乱侃乱逗,怕我把药吐出来。

  “那好,我找三毛算账去。”“那地方可去不得。阎王爷见四毛来了就不让回来了。”丈夫滑稽,可爱的样子使我忘记了药的苦涩,也忘记了自己是个病人,开心地大笑起来。

  其实,我的丈夫很迷信,他总是把我身体不好的“账”记在三毛身上。他不止一次地责怪我说:“床头,床尾全是三毛的书,和死人厮守在一起能健康吗?”这些日子他见我病的起不来床,就要烧书了。我笑他不讲理,作家也是人,人总要死去的。最后我们达成一个协议,白天我可以看三毛的书,夜间不准看,看完了不准放在床上。我理解他是好心。三毛书面上披头散发的肖像,漆黑的背景衬托出白惨惨的脸,是挺吓人的。有一次,在惨白的日光灯照射下,我装神弄鬼地自喻为她的文友,都把他吓的毛骨悚然了。现在在丈夫的精心护理下,我可以扶着墙在两室一厅的家里走来走去了。这些天丈夫白天上班我就在家做饭给他吃。他就骂我是“好了伤疤忘了疼的人。”他相信“三分治,七分养”的道理。不准我干活,就连手帕和袜子都不准洗。

  我感激丈夫的关怀,希望有来世还做他的妻子,报答今生他对我的恩情。

  2002年7月2日

您正在浏览: 来世还做他的妻
网友评论
来世还做他的妻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