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杂文随笔 > 优秀随笔 > 十年之祭 (M站)

十年之祭

分类:优秀随笔  时间:2021-05-07  编辑:小景

  窗间有月,檐外有铁,世间万事,都囚禁在层层楼阶......

  深夜,残灯一盏,孤单与影儿躲躲闪闪,只怕不说心事,会辜负了好景,冷落了半窗明月。

  记得那时,少年初醉,诗书丛里,吟尽风月尘飞,也曾叹过古今多少荒烟,老树遗台。

  只是十年,巫山和云还在,不见了宋玉,沧海也早已桑田。只是十年,孤单也满满十年。且问人生能有几个十年?十年,不过是蝴蝶采了十次花香,大雁飞了十次往返,而你我,十年,也只是在这寂静的夏夜里,彼此怀念了十次而已。

  还记得《太平清话》里说的那些事吗?焚香、试茶、洗砚、鼓琴、校书、候月、听雨、浇花、高卧、勘方、经行、负暄、钓鱼、对画、漱泉、支仗、礼佛、尝酒、宴坐、翻经、看山、临帖、刻竹、喂鹤。

  那时,竟天真的相约要一起做完,却不知此诸事皆为独享之乐,一旦沉浸,内心的欢喜都与旁人无关。看如今物是人非,事事皆休,事过境迁。或许你早已儿女绕膝,尽享天伦。而我,还是一脉孤芳,氤氲尘烟。

  焚香试茶,已不再是想象中的浪漫,十年青春耗尽,它与柴米油盐一样,变成了我的生活,变成了我的习惯。虽然家中没有好砚可洗,但是抚一曲云水禅心,仍然可以祭奠心田。

  待月西厢,合掌感恩,我有寒舍三间。雨天听雨,晴日浇花,兴起对画临帖,寂静翻经礼佛,时时山山水水,处处诗诗禅禅。

  也学古人,附庸风雅一番,琵琶反弹,不唱袅袅春词,只是批风抹月十年。夕餐菊之落英,朝饮木兰之坠露。春与杨柳和烟,夏与清风伴行,秋与明月同住,冬与梅雪齐香。活在当下,才不辜负朝朝暮暮,良辰美景,悠悠奈何天。

  十年时间,不长不短,不记得彩霞几次倒映了湖心?和风习习,又吹冷了几回衣袖荷衫?也曾暗自感叹,汉高祖,楚霸王,纷争硝烟一场,谁豪夺了谁的江山?美人自刎,谁又寂寞了谁家庭院?归去来兮,庶民帝王,争到头也只是一杯黄土,一梦黄粱。

  仅仅十年,却早已看腻了世间熙熙攘攘,利往利来。最是这样的夜深人静,皓月当空,脱去满身的疲惫,才觉得形只影单,久久不敢伫立窗前。叹身世堪怜,任你是谁家的明珠擎掌,还不是一样要流落平川?殊不知飞入寻常百姓家的,也曾是王谢堂前燕。

  惆怅感叹,眼前的名利是非,富贵贫贱,尤其在这满天星斗的陪衬下,恍若飘渺云烟。穿越时间空间,我对坐清光,蟾宫树影,娑婆遥望广寒。轮回,究竟是我福德薄浅,世上千万般繁华,怎奈何日月如梭?生待如何?死又如何?不过是身落寂寞所,魂飞离恨天。嫦娥婵娟,历经满路荆棘,最多也只换得位列仙班。

  迷茫十年,才知凡所有求皆为苦,名利相争,到头来也不过是为他人作嫁衣,倒不如安守清闲,任年年落花飞絮,赏金菊笑月,听青竹吟风,一呼一吸一句佛号,脚踩清凉,步步白莲,典卖一汪清水潺潺,供奉西天。

  感恩十年摸索,感恩《太平清话》,感恩独享之乐,感恩世间一切善缘......

您正在浏览: 十年之祭
网友评论
十年之祭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