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杂文随笔 > 优秀随笔 > 灵魂的碎语 (M站)

灵魂的碎语

分类:优秀随笔  时间:2021-05-05  编辑:小景

  灵魂的碎语

  为什么,我的眼里常含泪水,因为我对着土地爱得深沉。诗人艾青说。我也站在这滚烫的黄土地上,或许我的一生都用嘶哑的喉咙吟唱一支暗哑的歌!

  无题(外一章)

  爱——暗夜中的光。

  善良——沙漠中的水和干粮。

  去用你的一双温存而冰凉的手,抚摸一颗破碎而绝望的心灵。

  或者把自己变成一尊岩石,使一个筋疲力尽的旅人,有一个坚实的依托。

  或者去劝说一个幼稚的孩子,不要采摘花园里的花。

  或者去帮助一只圈在笼子里的小鸟去寻找它的妈妈。

  不要说一面爱与善良的旗帜,被心怀叵测的刽子手撕裂,愿你学会善良,即使生活欺骗了你!

  当娇媚的少女走上绞刑架

  ——《巴黎圣母院》读后

  善良是一个苍白而温暖如春天的信念,在诱惑着人类的良知与正义。

  善良不再是一只温驯的小绵羊,蜷缩在温情脉脉的少女的怀抱善良是一团浪迹天涯的浮云,在人类的爱之河畔徘徊。

  善良是一只无助的鸽子,落尽了羽毛,精赤精赤的,被人宰割的鲜血淋漓。

  善良不是怯懦着的通行证。善良更不是暴君和强调手中的一条鞭子,也不是弱者惨痛的泪水和无助的乞求。善良是一枚生命树上的圣果,只有勇敢的盗火者才能品尝。(1991

  土地的礼赞

  当一场战争或者自然灾害在人间演绎出无数的荒唐和残忍,让多少无家可归的孩子眼睛里蓄满了泪水,面容悲戚而惨然……遥想历史上无数条不平等的条约切割了大地的动脉,枪林弹雨洞穿了大地的心房,可是大地还在自己的胸膛里掩埋了所有的刽子手的尸骨,并且能够让他们的孩子灵动地生长。

  即使你在科场名落孙山,官场仕途不济,商场血本无归,情场失意潦倒,大地仍然回给你一个角落,让你去留无意,信步庭前,看庭前花开花落;宠辱偕忘,昂首窗外,观天上云卷云舒。

  大地的宽容让你顿悟:惟有生命弥足珍贵,其他一切都是身外之物,甚至连突如其来的灾难都是天外来客!只要我们是幸存者。

  大地是一位风姿卓越的少妇。

  站在生命的四季,让时间替我们作证!春天,能够嗅到桃红柳绿的生命气息;夏天,能够感知生命力的热烈与奔放;秋天,迷恋欣欣向荣的收获与成熟;冬天,让你在皑皑雪域中净化灵魂上的瑕疵与思想上的斑点……

  当你在黑色的六月。经过汗流浃背的拼搏成为骄子,走在盛夏的阳光下;或者在林荫道上情语呢喃时,或者你的身影出现在诺贝尔奖的领奖台上……这大地孕育的厚重的历史,让你一瞬间对苏子的“羡长江之无穷,渺沧海之一粟”心领神会,大彻大悟。从这个角度上说,大地是一个大智若愚的哲学家!

  大地上诞生了疯子、乞丐与罪犯,也滋生了疾病、贫穷、忧郁与灾难;更培育了诗人、老师和天才,赋予人以才华、思想与智慧的光芒,让人类从莽莽的生物世界中脱颖而出,高高大大地直立行走,并且燧石取火,骑马射雕,激扬文字……

  总之,因为人类擎着思想的太阳运行在大地滚烫的肌体上,才创造如此光辉灿烂的文明。(2003年4月)

  让生命之树绽放光彩

  当撕下一年的最后一页日历的时候,我不禁粲然了,在这一年岁月的长河里,我们的生命树上结下了多少果子?人的青春抑或一生是多少个这样的三百六十五日的组合抑或排列?如果是组合,人的一生,时间如何分配与安排,才是最优化的组合?

  过去的一年,或许可以这样说:我们拿着一根鞭子像牧羊似的赶着我们的日子走到了年末岁尾……在这个过程中,我们自己如果被时间异化为羊甚至被我们的同类其他人放牧,那将是多么可悲。

  如果说,我们的思想落伍,或者陈旧得象一座坟冢,坟头又长满了蒿草,那么我们应该是勇敢的收割人,去剔除这蓬乱的蒿草,然后给思想的墓园种植下种子,或者干脆去移植鲜花……用汗水和心血去哺育,使之绽放、凋零、结果……假如我们的思想又是一座富丽堂皇的宫殿,那么我们应该用智慧的吉光片羽去妆点她,使她绽放出睿智的光芒。人的观念只有时时更新,我们才会象鱼一样畅游于时间的长河,而不是象乌龟一样寸步难行,这或许是人之所以为人的缘故吧,也就是只有人才能让生命因为有思想体现出尊严!

  可不幸的是我们把我们的时间当作羊一样去放牧,而我们吊儿郎当地站在山头去唱信天游或者卧在山坡上,头顶一顶破草帽去晒太阳。后来是有的羊瘦了,我们也瘦了,我们不以为然还振振有词:再茂盛的草地上都会有瘦马,何况羊呢?因为马比羊而言肠胃的消化功能强大得多,我们呢,我们是因为是羊而憔悴了!

  更为不幸的是,我们对待时间就象狠心的娘对于无辜的孩子一样,无情地一次又一次地将它遗弃,然后用叹息、悔恨之类的词给我们的心灵一块遮羞布,只求得暂时的心安理得。而当时间反过来用虚空来惩罚我们的时候,我们却搬出阿Q来挡箭——这年头,真妈妈的,儿子打老子,犯上作乱!不过,也不要紧,我是第一个被儿子打的老子,状元不也是第一个么?

  然后我们又自诩为青春银行的行长,以我们拥有时间这个金币而沾沾自喜。其实,时间对人们来说有利息,这很大程度上决定于我们的支取方式,但决不是取之不竭,用之不尽的一笔财富!

  因此,我们只有把一个个脚印都坚实地留在地上,象瞎子用竹竿去探索光明一样去热情地求知,仔细地把生活的一页又一页读懂,批注详尽,我们的生活才会有份量。不要企图用雪去掩埋我们行踪中的污迹,因为雪也有融化的那一天!

  我们不能象风一样地来去无踪,而要不厌其烦地象搬一堆砖一样去对待生活的枯燥乏味,在这样的日子积淀里去辉煌我们的岁月,我们的生命之树才会绽放美丽出丰硕的花朵,结出丰硕的果实。

  共同来拯救灵魂的缺席

  如果阅尽人间沧桑,生命里积淀了一些生存的智慧,我们的灵魂也因风餐露宿而疲惫困顿,这时,我们多么渴望一个温暖的胸脯,一双坚实有力的肩膀。

  或者让我们在一个“幽树多晚花”的傍晚走进一个郁郁葱葱的树林子里听风声,听水声,听一切天籁之音,做一次思想之浴,寻找我们迷途了的那只精神上的孤苦无依的羔羊。“贫穷而听着风声也是好的。”美国诗人布莱如是说。既使我们一贫如洗,如果我们学会了在风声里倾诉与谛听的时候,我们就不会在精神领域成为矮子和乞丐,我们会是泰斗和富翁。可不幸的是,在好多场合,我们的灵魂缺席了,缺失了一些构建我们精神大厦的秦砖汉瓦,诸如诚信、谦逊、正直之类的精神元素。

  作为人,如果灵魂缺席了,我们还有什么资格昂起高贵的头颅,人的精神家园一旦贫瘠得一穷二白或者荒芜得杂草丛生,我们就可能连自己是谁都不知道了,我们听着自己的声音就象从一个巷子里飘来的狗吠声,在灯光下看到自己的影子都瘦长瘦长的,象是被谁揪着的一条猿尾。

  有一位诗人说,土地是诚实的,如果你在春天播种了秕谷,在秋天只能收获虚无与失望;如果你在春天播洒了丰硕的种子,那么在秋天就会收获阳光和金黄……在我们荒芜的精神家园,我们大刀阔斧地铲除些什么,又小心翼翼地播种些什么,在春天这个季节里,这个问题不允许任何人尤其十七八岁的人回避。

  君不见,在医院的病榻上,病人的呻吟不仅仅是有病,而是某些“天使”受经济利益驱使缺失了责任感,或者同情心冻结了,用劣质器械、次等药品像对待动物的手术或病痛那样对待自己的同类,有时候因粗心大意让撕心裂肺的痛苦和债台高筑的生存背景噬啮着患者的灵魂与肉体。

  无独有偶,孩子蹒跚学步,哼哼叽叽要一辆自行车,有了一辆,给孩子带来了欢乐,却给父亲惹了一系列麻烦,今天这儿坏了修修,明天那儿有了毛病也要侍弄,为父者只好风雨无阻无休无止地修,我不只担心孩子摔着、绊着,更怕荼毒了孩子的心灵,那时谁来修补?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假若您有耐心,去喧嚣吵闹的街市上瞧瞧,一张张堂而皇之的假币招摇过市,让多少澄清透明的目光里的信任早已杳然不知所去,而只留了怀疑,用来审视、端详别人的人格,让一些辩别常识缺乏的老人很尴尬、无奈,捶胸顿足哭天喊地哭爹叫娘者有之,面露怒色自认倒霉者有之,甚至被事亲礼阙的逆子责骂者也有之,不知那些侍弄假币者怎能忍心向憨厚的老者伸手,童叟无欺早已成为一种奢望和美谈了。

  试问,是谁伸出了一只只罪恶的黑手,把我们的黑发少年到白发老人的心灵扭曲了,是谁把我们的同类从肉体摧残到精神?《史记·苏秦列传》里记载:“尾生(人名)与一女子期于梁下,女子不来,水至不去,抱柱而死。”古人尚能为一纸盟约舍弃生命,今人应能共同来拯救灵魂的缺席,捍卫生命的尊严。

  生命的尊严来自于我们的勇气和热诚——义无反顾刈除心灵之岛上的虚伪和欺诈的荒草,一心一意地去培植、浇灌精神墓园里诚信与爱的种子,这样墓园也会开出鲜花——虚伪和欺诈产生罪恶,就象锈吃铁,蚜虫吃青草。

  高贵的心灵是不沉的方舟,希望高扬起诚信的大旗在我们生命的船头,引导我们一生的航向,我们的生命之舟才不会迷失方向,生命才会更有份量和厚度。

  本文(原刊于2003年2期《九龙》)

  土地的礼赞

  当一场战争或者自然灾害在人间演绎出无数的荒唐和残忍,让多少无家可归的孩子眼睛里蓄满了泪水,面容悲戚而惨然……

  遥想历史上无数条不平等的条约切割了大地的动脉,枪林弹雨洞穿了大地的心房,可是大地还在自己的胸膛里掩埋了所有的刽子手的尸骨,并且能够让他们的孩子灵动地生长。

  即使你在科场名落孙山,官场仕途不济,商场血本无归,情场失意潦倒,大地仍然回给你一个角落,让你去留无意,信步庭前,看庭前花开花落;宠辱偕忘,昂首窗外,观天上云卷云舒。

  大地的宽容让你顿悟:惟有生命弥足珍贵,其他一切都是身外之物,甚至连突如其来的灾难都是天外来客!只要我们是幸存者。

  大地是一位风姿卓越的少妇。

  站在生命的四季,让时间替我们作证!春天,能够嗅到桃红柳绿的生命气息;夏天,能够感知生命力的热烈与奔放;秋天,迷恋欣欣向荣的收获与成熟;冬天,让你在皑皑雪域中净化灵魂上的瑕疵与思想上的斑点……

  当你在黑色的六月。经过汗流浃背的拼搏成为骄子,走在盛夏的阳光下;或者在林荫道上情语呢喃时,或者你的身影出现在诺贝尔奖的领奖台上……这大地孕育的厚重的历史,让你一瞬间对苏子的“羡长江之无穷,渺沧海之一粟”心领神会,大彻大悟。从这个角度上说,大地是一个大智若愚的哲学家!

  大地上诞生了疯子、乞丐与罪犯,也滋生了疾病、贫穷、忧郁与灾难;更培育了诗人、老师和天才,赋予人以才华、思想与智慧的光芒,让人类从莽莽的生物世界中脱颖而出,高高大大地直立行走,并且燧石取火,骑马射雕,激扬文字……

  总之,因为人类擎着思想的太阳运行在大地滚烫的肌体上,才创造如此光辉灿烂的文明。(2003年4月)

  青春思考断章

  ——致我的未成年的学生或朋友

  在生命的春天里,你们爱拥有和迷失的巷道里探路,我愿将一串斑斓而透明的心语撒在你们心灵的门扉后……

  生命的春天是你们的一个朝气蓬勃的季节。

  年轻是你们骄傲的资本,但绝不是你们狂妄的注脚,也不应该是无知的代名词;时间是你们人生的银行里丰厚的硬币,但挥霍和浪费光阴就是挥霍生命——人生不是食之不尽的肉筵。

  挫折和失败不只是人生之路上的绊脚石,还是生活中的盐,使生活有了滋味,有了张力;增添了厚度,韧性和分量。只有不畏惧挫折和失败,为理想坚持不懈地奋斗,岁月才能给予我们丰厚的汇报与馈赠。

  在生命的春天里,你们拥有纯洁高贵的友谊,缪斯的钟情与宠爱,当丘比特之箭射向你们稚嫩的心灵时,要用理智的盾牌,意志的盔甲去挡箭,不要让苦涩的青苹果让青春变味,不要在芳香的河边迷失了方向,让生命的诺亚方舟撞上岸礁。

  你们要善待老师和母亲,母亲在自己的苦难日里,把我们引导在太阳的辉煌与灿烂中;老师把我们从无知的沼泽引向有稻穗的田野,让我们走想文化的发源地……

  你们要广闻博览,“知识能塑造人的性格”,不要让凶杀、武打、艳情小说占据了我们的阅读领域。

  既然选择了地平线,就应该义无返顾地走向远方。

  在生命的春天里,十字路口太多,祝愿你们走好

  (本文发表于2003年8月29日《未来导报》副刊芳洲责任编辑陈静)

  见证(三章)

  宁县二中张永锋(745200)

  见证是一种经历,也是人生社会记忆的凝聚;在生命历程中,我们见证了人生的悲喜,社会的变迁;在历史长河中,许多人或事物已经或将要成为历史的见证。——题记

  关于人生的比喻或者意象从来都异彩纷呈。有人说,人生犹如一首歌,音调高低起伏,旋律抑扬顿挫;也有人说,人生仿佛一本书,记录着酸甜苦辣、喜怒哀乐;还有人说,人生好像一盘棋,布满了危险,也洒满了机遇。而我们能否说人生就是一条河——它温顺平静的时候,像一位多愁善感的琴师,信手低眉地诉说心中的无限伤心事;汹涌澎湃的时候,像一头桀骜不驯的狮子,怒吼着,咆哮着,狂舞着……夕阳西下,落日熔金时,我们擎起一颗高贵的头颅埋头静思,当记忆的风在人生的河岸上漫卷,或许我们心中会残存一星半点的吉光片羽……

  (一)补丁,并非时尚,而见证了一个物质贫乏的时代。

  今天的孩子在漂亮的裤子或上衣的某个关键位置或者耀眼的地方打一块形状奇特、色彩鲜艳的补丁,或者把父母给我们的黑发——血统或者一个种族的象征——身体上最能够代表风度和威仪的东西,将底色作成陶瓷一样平和安详的背景或者墨绿色,然后在“本土”或“边疆”部位开辟出一块,染成一个色彩鲜艳的补丁,这或许是精神领域观念前卫的符码,也许是时尚的象征。然而,曾经,补丁并非时尚,而见证了一个物质贫乏的时代。

  那时候,我们只盼望着逢年过节,因为婚嫁是成年男女的专利,小孩只能玩过家家的游戏;生日也是一个用两个蒸鸡蛋就能够打发的日子,并没有被人赋予一种有什么重大纪念意义的内涵。只有过年的那个晚上,父亲先后在灶前、供桌前虔诚的祭奠了神灵和祖先,然后用一个很大的粗瓷大碗盛满一碗糖果、核桃、枣子之类的东西,给贫穷的一年点缀上一个丰盛或奢侈的结尾,因为我们还可以领到一张两张一角二角或五角的毛币,体验一次口袋里装钱的滋味,最主要的是,我们在新年的第一天,太阳升起来的时候,可以穿上不打补丁的新衣服,那是年关岁尾,父亲买来一截兰卡叽、华达呢或者其他什么名称的布料,母亲用手工缝的新衣服,我们穿着也格外爱惜。那几天,孩子们可以肆无忌惮的去疯玩,可以不让嘴馋,可以不短精神。除外,只有三样东西上的补丁,能够说明母亲心灵手巧,是父亲会过日子的女人。那就是夏天嬉水时脱光了烂衣服,光肚子穿的,上面绣了蜘蛛蟹子这类动物的五毒肚兜,端午节时佩戴的布老虎、青蛙、螃蟹之类的香包,那上面花花绿绿的经线、纬线和补丁是母亲精心酝酿拼凑起来的。还有一件就是孩子九岁或者十岁了,父亲用老剃头刀削一个茶壶盖头,背上母亲用布头拼的花书包,装一个木制的铅笔盒,一块橡皮,一盒蜡笔,一支铅笔,进入学堂去念毛主席语录,那是一家人最盛大的一个节日,那意味着我们长大后不是“睁眼瞎”,不打牛的后半截子,不做羊长官,能写会算,能够当村上拿公章的文书,能进入学校当老师,甚至做大官,光耀门楣,造福桑梓!

  (二)网络,是社会进步的见证还是孩子的想象力和创造力萎缩、钝化的杀手。

  当我们还没有高度警觉和注意的时候,网络时代和我们不期而遇的撞了个满怀,让大家的空间距离缩短了好多,让我们的生活便捷高效。可是,孩子从学校回来,书包一甩就打开电视,锁定他们喜欢的频道和节目,他们叫做偶像和粉丝的那些人,不是嬉笑怒骂的幽默、搞笑就是歇斯底里的狂呼,要不就是搔首弄姿的卖弄,还有一些粗制滥造的动漫,占领了孩子的精神空间和高地,而这些偶像对经典、文化方面的常识知之甚少,笑话不断,让人啼笑皆非,孩子们开心得春光明媚手舞足蹈,就这样,他们逐渐远离了书本,远离了文化,远离了传统,以致于上了高中,没有完完整整地读过四大名著也就见怪不怪了。孩子们做作业,不再仔细的查阅工具书,搜集整理资料,动笔验算,动脑思考,而是鼠标一点应有尽有,这样,他们不会再把圆周率记到小数点后第七位,也不用记公式概念,积累什么经典诗词,更不会把一个圆想象成井口或月亮,他们只会不加思索的计算和机械记忆,就像这样的笑话:爸爸问孩子;一个四十岁的人赶着八头牛和一群羊去放,你知道羊有几只吗?孩子不加思索脱口而出,那还不简单,四十八只吗,错了,三十二只,这个不让人愕然吗?

  走进烈士陵园,面对一座座墓碑,孩子感兴趣的不是墓碑下埋的英雄,在血雨腥风的年代演绎了一个什么样的故事,而是对墓碑的形状或者是否处于最佳位置,主人公生前是什么官衔比较关注。面对我们的政平唐塔、湘乐宋塔,孩子们由它们的结构和斑驳痕痕砖头瓦块和萧瑟疏离的荒草想不到一个久远的年代或者那个年代的建筑艺术,匠人的智慧,在他们的眼里,这些建筑和他们幼儿园的玩具没有什么两样,因为他们确实和那个年代疏远了。如果一个孩子对生于斯长于斯的这片热土上发生的故事都不想知道的时候,我们还指望他能够创造出一个什么样的未来,还指望他长大后能够对国家和民族负什么责任?

  网络时代,我们对孩子们的兴趣如果不加以正确的引导,兴趣就会成为洪水猛兽,把他们的价值取向带到歧路上去,他们就会迷失方向。

  (三)轮椅,是残疾的母亲的拐杖抑或房子?

  已届不惑之年,曾经突发奇想,包括我们的父母在内的陇东人叫做老上年人的那些人,最高的爱情方式是什么?父母一生都在为柴米油盐争吵甚至厮打,最后受害的往往都是母亲,肉体的或者精神的,一切不幸的根源都是上帝赋予了她们一个属于集体无意识的名称——女人,久而久之无形中和弱者挂钩了。母亲用补丁缝缝补补了一生,打发了我们一家人好多关于时光村落里的往事,可是,晚年,她不幸罹患急性脑梗塞,半身偏瘫,生活不便。孩子都是从她身边长大又飞走的候鸟,以生活或者工作的名义,逃避了本该由我们承担的责任,只是过一段时间回家看看。照料的责任由父亲承担了,父亲没有怨言,他说能理解我们的难处,再说母亲伺候了他一辈子,他不能够照料三两年吗?这或许就是父亲对母亲最庄严的爱情承诺和经典的爱情方式!

  母亲的日子被切割成两段,四分之一的时间在黑暗中躺在床上度过,四分之三的时间蜷缩在轮椅上,反刍她一生的不幸和苦难,或许还有一些希冀与憧憬。

  我曾经想过请一位保姆,可是,这本该是我们这些做儿女的去尽孝道,怎么能够请他人代劳呢?我还犹豫不决的时候,无独有偶,从报纸上看到了这样的例子,甚至听说有人成立了一个什么组织,专门替人家在丧葬的时候哭坟,并且哭得声嘶力竭感天动地,这本该是做儿女的表达自己的哀思与丧亲之痛,居然有人代劳,那么血脉相连的亲情哪里去了?

  我不知道,轮椅是母亲的房子还是拐杖,这究竟有能给她什么样的帮助,是精神的还是物质的,而她最需要的又是精神的还是物质的帮助。读霍金,读史铁生的《我与地坛》,我在想,别人身体残疾了,能够去谛听生命最本真的回音,追问人生最原始的要义,忠于自己的事业,谱写生命最辉煌的传奇。而我们这些四肢健全的人精神是否健全,是否缺失什么元素?因为,至少这些人并不是因为残疾了才创造出了令人生畏的成果,在某些人眼里,这是成立的结论,我想,即使这个结论成立,也是一个关于幸福的悖论!归根到底是他们对人生和创造有着有着无法割舍的牵挂和执著。从这一点而言,作为在土地上耕作了一生的母亲,她的晚年是黯淡凄凉的。可是,史铁生他们在思想的河流里用文字给精神上迷路的我们——一群软弱的羔羊指引道路,而母亲是用心血在土地上劳作了一辈子,哺育了我们的血肉之躯,从这一点而言,他们都是伟大的,高尚的,而我们是渺小的,自私的,现在,轮椅对于他们这些人仅仅是见证了苦难吗?难道没有他们对生命的挚爱和留恋吗?而对于我们而言,至少见证了我们的懦弱与自私、冷漠。除此之外,我们还能说出一个什么样的遁词呢!

  补丁、网络、轮椅都见证了我心中深沉而久远的哀伤!

  2009年10月

  作者简介:张永锋,宁县人,中学语文教师,写作十几年,亦诗亦文,均无造化,作品散见于《九龙》《陇东报》《俊采星驰》(散文卷)《西部诗人四十家》《阳光花丛》《大西北诗刊》《华夏之恋》,自认为无论什么东西,但凡与艺术沾边,都要用良心发现,关注时代脉搏,做老百姓的代言人,对自己和这个社会负责

您正在浏览: 灵魂的碎语
网友评论
灵魂的碎语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