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杂文随笔 > 优秀随笔 > 我的小学不是梦——(五)劳动 (M站)

我的小学不是梦——(五)劳动

分类:优秀随笔  时间:2021-04-26  编辑:小景

我的小学不是梦——(五)劳动 标签:我的中国梦 窗边的小豆豆 汤姆叔叔的小屋 小学班主任 小学数学

  我们这一拨人都生在农村,活在农村,血管里流淌的是农村人淳朴的血统,身上洋溢的是黄土和青草味儿夹杂的芬芳。我那纯真的童年便在农村艰辛与贫穷的阴霾里艰难地走过,特别是那段艰难的读书岁月在我幼稚的心灵上烙下不可磨灭的痕。

  上世纪六十年代中期以后,各地中小学贯彻“五七”指示,广泛开展“学工、学农、学军”等各项活动。当时的蓬莱县北沟公社北沟联中是烟台地区走“五七”道路的先进典型。到上世纪七十年代,余波未尽。作为一名小小少年,在小学生时代,留下了一段与学习无关的劳动记忆。

  学校的劳动

  到我上小学时,学校有两亩多大一块陡坡地。这里主要由小学高年级学生耕种,春种秋收,十分正规。学校院里也饲养了好多鸡鸭,还在上边的后院挖了一个深坑,养了几十只兔子。我们小学生的任务是拔草,也没有专门放学,只是要求在中午到家吃饭时顺便拔些就行,或利用星期天完成。也没有怎么耽误学习,也没有怎么累。到三年级时,就有了一节劳动课,那时很少用化肥,补充地力主要靠农家肥。学生们都要抬粪,粪是平时劳动课上埋好的。到抬粪的一天,班主任老师临近中午放学时,早早地安排两个人一组,一个拿担,一个拿粪篓,我们山上远处的通常是拿铁锨的。到下午老师站在好大一堆粪堆旁,规定一组几回,班级内每个学生就按照指标要求,比、学、赶、超。男孩子常常为赶回数跑着粪就从粪篓里掉出来,有嘴尖的不住向老师打报告。老师批评,再要求。说实话,那时每个人都是兴高采烈,根本不觉得粪有什么臭。不几天,将抬到地里的粪均匀地扬开后,就组织挖地,一班三四十个学生排成长长的“一”字形,从地边开始一直往地靠墙挖。老师不住地提醒学生注意安全,可时不时有冒失鬼出来乱子,不是镢头把捣来别人的腿,就是碰了别人的胳膊。要是谁赶在前边,后边的同学不注意一镢头下去撞在头上,那才叫老师收忙脚乱呢。可往往用黄土止住破了的皮处流的血,也不会有大碍的,庄农人家的娃娃都耐蚀着来。通常情况老师一直在监督着,不会有这样的事发生。挖到地靠墙,又退着用镢头放平耱下来,地漂漂亮亮的,散发着泥土的芬芳,等着别的班的学生种洋芋。

  其实,最难忘的不是学校的这些劳动,在学校的劳动是没有回报的,至多得到老师的几句表扬话,那是不顶饭吃的!最最记忆犹新的,令人难忘的劳动是给魏南大队的几个小队下地干活的事。特别是老三队和老四队。因为,老三队像对待干部一样管我们白面饭;老四队煮给我们沙梨吃。一到秋收的时候,我们的美好日子到了。到生产队里帮助掰苞谷,拔荞麦,散粪,拔胡麻。

  老三队掰苞谷

  八月中没有吃饭的功。

  谷子黄了、糜子黄了、玉米黄了、高梁黄了,洋芋干了蔓子,荞麦红了叶子。农民伯伯开犁种冬小麦了,还要修梯田大干社会主义,手忙脚乱。当然,我们这些生于斯长于斯的小学生不能闲着,上完早自习,到热头爷晒混了的时候,老师组织排成单行对,迎着暖暖的阳光,在鸟雀的鸣叫声中唱着学习雷锋好榜样,向着老三队的玉米地进发。到了玉米地,好大一块!玉米叶子在轻风中“哗啦啦”地欢笑,玉米秆轻轻的向我们招手。玉米棒雄纠纠昂着头,棒尖上挂着一丝调皮的黑胡须。都是农村的孩子,这些简单的劳动没什么不会的。老师还没有说完,都钻进玉米地,虽然那时没有地膜,但玉米行行还是清清楚楚,沿着一行行玉米,双手齐上,左手抓住株杆,右手紧握玉米棒,用劲往下一拉,只听到“喀嚓”一声,一个玉米棒就掰下来了,迅速扔到地上。只听到“喀嚓——喀嚓”声不断,闷热的气息使得汗如雨下,硬糙糙的玉米叶子很容易划伤脸面,不时落下的玉米穗和着汗水,脸上起了小疙瘩,痒得很。可我们也顾不了这些,你追我赶,笑声不断,欢乐不断。

  不一会,一块玉米地收拾了一半。老师要求把掰下来的玉米棒小堆往一起收拾一下。于是,在玉米行里,几个调皮的男生偷偷地拾起玉米棒打仗,你扔来,他扔去。还捉住玉米秆折下玉米穗撵着往女生头上晃。老师看见了,就乖乖地一抱一抱抱玉米。

  老师宣布休息一会儿,于是,我们悄悄溜进玉米地,挑拣叶子绿的、杆子嫩的折倒,剥光叶子,咬掉硬皮,里面白白的,咬在口里嚼,甜甜的,嫩嫩的,既解渴又解饿。嚼出一大堆渣滓与笑声。补足了水分,我们继续掰,直到太阳挂在中天,掰完一大块玉米地,收获的喜悦充满心田。

  炊烟升起来了,闻见了饭香,才三三两两分配到农民家里,等着那一碗白面饭。好心的农民将四方桌儿放在上房炕上,像给干部管饭一样对待我们。可我们还是挤在炕头边,土儿麻儿得,不好意思享受那份盛情。狼吞虎咽地吃完两碗饭,饱了没饱就装着放下碗,就往出来跑。路上凑到一起谈论谁家的饭好,谁家的饭不香;谁家的人行,谁家的人没人情。有高兴的,也有失望的。

  老四队拔荞

  像拔荞这样的小事,对我们干惯农活的农家五年级的学生来说,确实是小菜一碟。

  金色的秋阳,轻洒在碉堡梁的大山上,老鹰在山梁上空悠闲地盘旋,几朵淡淡的云漂在蓝天上,我们一班四十多个学生跟着领路的老农,高高兴兴地沿着山间陡陡的山路往上爬,魏店镇的全貌越来越清晰。山间老农在修梯田,红旗招展,尘土飞扬,热闹非凡。地埂上一簇簇金黄的野菊花,在随风轻摇,散发的清香沁心入脾。荞麦一般种在半山靠顶处,当我们气湍吁吁到山间陡地时,荞麦顶上还开着红红的花。望着荞麦地,仿佛闻到了荞麦花醉人的芳香,听到了蜜蜂嗡嗡地叫声,甘甜醇香仿佛还在山间飘荡。

  未收荞麦却新霜。荞麦是畏霜冻的。生角的豌豆,带花的荞,是说带花的荞麦也要收割。

  等到后面的大部队到齐,老师安排我们一字形排开,根据地的形状从地边开始往上拔,荞麦根系又短又细,手抓上去凉爽异常,嫩嫩的,脆脆的,双手齐下,抓不住就放在身后。身后的老农和选出的会捆的学生,抱在一起,捆成腰粗的捆,立起来,弯下头,再从捆里抽出一根荞麦,扎紧,就十六捆一组四方四正地摆在一起。

  老农讲笑话:一个农民将自己的儿子苦供给上学,儿子上了几年学后,人也洋气了,话也变言子了。一次,他放学回家,路过一块荞麦地,他的老父亲戴着烂草帽低头半蹲半就地在割荞麦。他没有认出来,就问,你割的那红杆杆绿叶叶的是啥呀?他父亲二话没说,就赶过去抓住打。他急忙说,别打了,你把我(方言读e)打死在荞地来了。笑声回荡在山腰。

  老农还要我们猜谜语。那坡地里一阵鬼,披的沙毡露着嘴。(打一物体。)原来是荞麦颗粒。就在这样的欢声笑语中,一块地的荞麦不知不觉拔光了。再动身挪移到另一间地,几个调皮的男生就是不走正道,在长满野菊花的地埂上往上扒,松软的黄土踩不稳,整个人顺着地埂溜下去,一阵黄土跟着升起来,脸上、身上是土还露着白牙傻傻地笑,手里还抓着一把野菊花。

  到了另一块地里,好多学生乘转身放拔的两把荞麦时,向着来路上张望。大家都是心知肚明的,只是没有人说出口。突然,有人在别人不注意时喊一句,“吃的来了!”大家不约而同转过头,他又会甩出一句,“狗看店,没处站。”大家失望地低头狠劲地拔荞。再有人喊“担吃的来了”,也没有人转头看。可这时,农民伯伯确实担着两担吃的来了。心里美滋滋的,假装得满不在乎的样子,照样一声不响地拔。当老师喊一声“休息了”时,都跳起来,往地头放担的地方跑。满满的两担,揭开盖着的白布,热气往出来冒。迸开露出白的洋芋、白白的马牙苞谷棒,还有煮得软不兮兮的老沙梨。老农根据学生的多少,和老师估计着一人能分摊几颗洋芋,几棒繁麦,几个梨子。确定后,就开始分发,男生总是抢在女生的前头。大多时候是分发结束后还有剩余的。于是,顾不上脏手,也根本没有水洗手,都狼吞虎咽地吃,有些连洋芋皮来不及剥,有些抱满怀里,不知道先吃什么?左一口洋芋,右一口繁麦。有些洋芋掉到地上,“妈吆吆,不得活了”叫着从地上捡起,顾不得有没有土,吹两口,继续吃。只有女生文文静静的,有时还拿出谁的手绢或拿出一张纸或拔些地埂上的净草放在上面,几个一起慢慢地嚼。口快的男生早吃完了,还擦脚搓手地等。当然老师会把剩下的分给饭量大的同学。直到框子露出底儿,老农收拾好担上离开了。

  我们吃光了,连有些女生剩下的一起都吃光,饱不饱,就心满意足的继续拔荞。直到天发黑,就飞奔着回家了。我也不下山,沿着碉堡梁走回家,黑尽了。农民伯伯还在陡地上修梯田。

  阳光下的劳动,使得那时代的孩子们身体康健,茁壮成长。那时的孩子,肤色黑里透红,身材也匀称。尽管缺医少药,孩子们也不大生病,抗造!

  其实,我们对劳动不是怎么厌恶和惧怕的,因为我们喜欢劳动,更重要的是,我们在享受劳动本身乐趣的同时,还享受自己劳动回报的快乐。我们也亲身感受到了农民的辛苦,生活的不易。对土地、对劳动有了更深的感情和认识。那段经历,也让我们在上学期间走进了大自然,与庄稼、植物、牲畜、家禽以及山川河流、花鸟鱼虫都有了亲密的接触,能够在更广阔的天地大课堂里感受自然、感受人生。从人生漫漫的长途来看,没有怎么影响学习。相反,从中得到的是受益一辈子的。不仅锻炼出强壮的身体,而且培养成吃苦耐劳的高尚品德;造就了坚韧不拔的性格,是不可多得的精神财富。

  如今的青少年,认真参加过劳动的,实在不是太多了。就农村的孩子,劳动与他们渐行渐远了!家长似乎认为孩子劳动是很吃亏的事,仿佛自己的孩子在田间劳动是抬不起头的,是受别人鄙视的,是低人一等的,唯有关起门在家读书考学才是正道。所以,使得孩子既没有健康的体魄,也没有健全的人格;没有积极的人生态度,也没有良好的行为习惯。还是让孩子到田间适当参加一些力所能及的劳动,不会对学习有多大影响的!相反,对他们健康、快乐、舒心、轻松的生活会有好处的。尤其是农村的孩子!

  我现在真的不知道五十岁以上年龄的这一茬农民肩负不起土地耕作的时候,我们这里的土地是否全都会荒废?又有谁还回来守候这山梁上的梯田地呢?!

您正在浏览: 我的小学不是梦——(五)劳动
网友评论
我的小学不是梦——(五)劳动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