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家论

分类:优秀随笔  时间:2021-04-26  编辑:pp958

  作家执坚披锐,在自己的战场格外无情。或神秘莫测,或掌管生死。任由强人倚强凌弱,任由败家儿自取灭亡,任由灾难夺人性命。其气势如暴雨前漫天乌云游动,响雷如在头上三尺,闪电撕裂天际和远方的黑暗,如注暴雨浇得房屋,树木,池塘无一处不漫出水来。作家畏法却杀人,且是杀给人看。

  文贵曲折不喜平。在山坳里树木掩藏了什么?在看似和平的年代里,将出现多少自私自利,蛮横无理的强人,谁又敢说?为文但从险处下笔,但求杀人越货,不求品性端正。故尽人皆知,儒家无文。道家清静无为,佛家静心出尘,超然于世之心,不知何为文及为何文。只有凡心炽烈之人,方可为作家。作家争官争财之心,远甚他人。故知其中就里,明世道之恶。美文,多是表面肯定道家佛家,却实说自己如何了得。

  文格如人格,不尽然也。依前文知,天上神仙自不会为凡人写一个字,世所共传者,皆佛道所谓无需为之文。人生苦短,选择何种死都不如佛道选择的死轻松,选择何种死都不如作家描述的世界人的死痛苦,麻烦。按理说,有觉悟的人都会信佛道以求安生。但事实上,只有懦弱者才如嗑药般以佛道为信念。鸦片有药用之当,也有害人之实。当我知道王国维李叔同晚年弘一,我一开始鄙视他们,后来理解他们,到现在又鄙视他们。因为人生本不容易,但岂能因此逃避?迎难而上方为做人根本,痛苦是醉梦人生的醒酒汤。故,世上最高,非已“顿悟”之世外高人,而是“不悟”之众生。悟性高的,就是作家。

  别笑蒲松龄科举到老,须知他是作家。也别以为王维苏轼都因为是佛道中人因此诗为世重,他们是站在佛道边上,谨慎与之保持距离。你很难想象他们的文章都是论述佛理,你还能不崩溃。寒山曼卿是此类人也。如果世道是浑水,那作家就是敢于、喜欢趟这浑水之人。培根是完美的作家,不是完美的人。牛顿一接触神学,他的科学生命结束了。不是因为神学荒谬无稽,而是其消极人生态度。一切有执念的生命,都需要和飞蛾扑火般。若入定,生命已失去意义。

  作家的意义,大概如此。

您正在浏览: 作家论
网友评论
作家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