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杂文随笔 > 优秀随笔 > 千古红尘后,惹泪殇 (M站)

千古红尘后,惹泪殇

分类:优秀随笔  时间:2021-04-24  编辑:得得9

  青铜的悦耳还在回响,青瓷的素雅还在煅烧,楼还是那千年前的楼,阁还是千年前的阁,仿若一切还没有变化。但是,人却明明已经消逝了。待轮回至此,已是相见不相识。

  一双玉人站在玉兰树,迎着阳光的脸庞,笑容灿烂。一抹白色身影匆匆划过阑干,一股淡淡的玉兰香扑面而来。压抑许久的泪珠不知何时,从眼眶溢出,顺着眼角,沿着脸颊,摔碎在衣襟。每摔碎一颗,心就裂开一道,终而支离破碎得再也无法粘连。

  千年前,君手持梨木梳,一遍一遍地轻拂过着这齐腰的乌发,轻轻的用那雕琢玉兰的檀木簪挽着发髻。。执子之手,漫步其中。君轻道,“诺生世,方不悔。湮为伊,也含笑。情长缠绵永不断。"那时,阳光轻柔的布满了整个庭院,玉兰开得正好,一身圣洁如雪的长袍随风飘舞,轻笑宛如那雪被下的古莲。

  战马蹄疾,披甲戴盔。春去秋来,夏绽冬凋,周而复始已是五个年岁。日日独自站在庭院前,只为听见那凯旋的马蹄声,见到那通信的使臣。可当信笺拿到手时,瞬间眼前一片黑——君逝。

  那斑斑血迹与苍白的信纸是那么真切。信笺只有一段话——诺生世,方不悔。湮为伊,也含笑。莫殇泪,独苦心。来世聚,续此缘。情长缠绵永不断,

  雨磅礴,雨雾中的庭院化作战场,一片血泊中,苍白而熟悉的面庞,深邃如墨的双眸永远紧闭,曾飘逸的白袍,染成红色是如此妖艳,唯有那曾轻扬的嘴角依旧挂着丝笑意。头脑瞬间混沌了。冲向那扑朔的幻影,一跤跌在雨幕中,清泪混着雨水滑下,溅起地面水坑中的积水,君影也随此一点一点破碎殆尽。君曾顺过得乌发散乱披在身后贴在脸上,檀木簪滑落在地短成数节。那曾与君携手相诺的玉兰片片飘落,散漫了一地。

  待得君轮回千世后,与君重逢,却见君挽着他人的手,沐浴着阳光站在玉兰树下,迎着阳光笑。回望阑干,才发觉只不过是幻影。阳光下,泪珠晶莹的碎片折射出一道道刺目的光。

  痴守千世也换不回曾经的一个回眸。早知已忘却,何苦等千年?既有今生,何诺来世 何使伊,在千古红尘的轮回后,落下殇泪?

您正在浏览: 千古红尘后,惹泪殇
网友评论
千古红尘后,惹泪殇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