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杂文随笔 > 优秀随笔 > 法味(一) (M站)

法味(一)

分类:优秀随笔  时间:2021-04-24  编辑:小景

  明天是腊八节,合肥开福寺今晚开始熬腊八粥,一位朋友下午便带上孩子急匆匆赶去做义工。

  我是个不大爱凑热闹的人,平常也不太爱跑道场,偶尔,才和个别年长的师兄一起去寺庙。

  有一次我印象很深,那好像是去年了,因为我偏爱禅宗,得知这个消息后,和先生熟识的一位老中医便热心向我推荐一位禅师,说是在巢湖大秀山,有一座“圆通禅寺”,里面便有一位禅师。

  那是我第一次正儿八经拜师,只记得扑通扑通磕了几个响头之后,一个朴实的和尚笑眯眯地对我说,好了好了,起来吧。就这样,在我办了第三个皈依证之后,才算是真正意义上有了个师父。

  那次在圆通禅寺里,每天天不亮的时候,师父便拿着锣敲着,便是叫我们起床了;晕晕乎乎的洗漱完毕,便是要去做寺庙早课了;可没过多久,我的肚子就咕咕叫了,我便心有旁骛地跟着念经、绕佛、唱诵什么的,终于捱到了饭点。

  打饭的时候,我经过寺庙烧火的柴房,看着几位阿姨忙活着——那位瘦瘦的杨阿姨走来敲敲我的脑袋,操着一口肥西口音说道:“丫头哎,你跑厨房门口望着干嘛啊?还不到斋堂去?在寺庙里,吃饭叫过斋的。”

  我乖乖地洗干净了手,便来到了斋堂——那里像个大食堂,有一个个长桌,然后还有一条条长凳儿。饭很快便来了,我打完饭就坐了下来。

  吃饭前杨阿姨一再和我交待,在寺庙吃饭不比在家,要懂规矩。首先,饭碗不能搁在桌子上,要用左手托住,右手拿筷子吃饭;其次,吃饭时不能说话,不能笑谈,也不能出声,要安安静静地,让我不禁联想起《红楼梦》里林黛玉初进贾府的样子;还有,吃完饭之后最好再用开水将里面的饭渣和油渍涮涮喝下,杨阿姨说,这是师父特地交代的,说这叫“惜福”,吃完饭之后喝下一碗涮碗水能赶上一次上大殿的功德呢。

  我铭记着杨阿姨的教诲,感觉虽有些别扭,但为了香喷喷的饭,还是照做了。别说,这大锅里熬出的粥真是分外香,还有馒头——我记得那次,我整整吃下了两个大馒头,外加两碗稀饭。我心里暗想着,都照我这样吃,迟早会把寺庙吃穷了不可。

  快到中午,又传来了米饭的香气。我的鼻子异常灵敏,小时候父母通常会把一些怀疑变质的饭菜拿给我闻,而我总是能非常明确地告知到底有没有变质。所以母亲会称呼我“猫鼻子”,她一直怀疑我是不是猫投胎的。

  中午吃饭的时候,我又毫不客气地吃下了两大碗——那种碗,是我们父辈用的那种真正意义上的大碗,撑得上现在家用碗的两倍还多了。

  我真的记不清那次到底吃了啥,反正那一碗菜,也不知怎么就那么喷香,难怪杨阿姨之前一直啧啧称赞,说寺庙里的咸菜都好吃的要命。只记得我当时吃出了花生、黄豆、豆腐、青菜、海带,还有蚕豆酱里黑乎乎的酱豆子。

  写着写着,不觉肚子又叫了起来,我实在受不了我自己,每次一提及庄严的寺庙,我总是联想到可口的饭菜——想着好久没去拜望师父了,我便拿起了手机,拨通了杨阿姨的电话。。。

  了一

  未完待续

  2013。01。18

您正在浏览: 法味(一)
网友评论
法味(一)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