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杂文随笔 > 优秀随笔 > 生命是一首凄婉的歌(二) (M站)

生命是一首凄婉的歌(二)

分类:优秀随笔  时间:2021-04-24  编辑:小景

生命是一首凄婉的歌(二) 标签:倾听生命

  生命是一首凄婉的歌(二)

  孟杨

  我的家祖是从陕西旬邑垓底河滩逃荒来到甘肃正宁的,落户在秦岭山脉一个叫子午岭的山梁上,落户的村庄叫东山羊头。父亲弟兄五个,二伯、四伯幼年即逝,只有大伯、三伯和我的父亲长到成年,大伯留有一女,因大伯早早去世,便交由我的父母养育。

  我的父辈最具传奇色彩也最让父亲荣光的便是我的三伯。

  1937年2月22日,红一军团进驻正宁、宁县一带。当时的红一军团政治部主任邓小平就住在不远的王录村我的小姑家,部队医院就设在我的家乡东山羊头村,部队移防时,我的三伯便参加了红军,一去杳无音信。新中国成立以后,传来的是三伯牺牲的消息,作为三伯唯一活着的直系亲属,我的父亲接受了政府发给的烈士证、烈士牌和抚恤金。我出生在1966年,在我稍懂事的时候,记得那时候只要过建军节,省政府都会颁发一张慰问信来,父亲便会把慰问信恭恭敬敬地贴在正屋的正堂,在我的记忆里,慰问信是我见到的最早的印刷品,很正规,红底黑字。这就是我所知道的我的家史,虽星星点点,但永记我心。

  三伯是怎么牺牲的,我到现在还在好奇?据我的推测,我的三伯牺牲的年代应该是抗美援朝战争时期,我一直有个想法,想去正宁民政局做一个查寻,但始终因为时间原因,加之路途遥远,一拖再拖,未能成行,只能寄希望于退休以后。

  我始终认为,三伯从参军到牺牲,肯定会有一段传奇的故事,我有责任参透这个故事。

您正在浏览: 生命是一首凄婉的歌(二)
网友评论
生命是一首凄婉的歌(二)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