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杂文随笔 > 优秀随笔 > 鱼和水的缘分 (M站)

鱼和水的缘分

分类:优秀随笔  时间:2021-04-24  编辑:得得9

  文/那一片云

  鱼和水的缘份。是冥冥之中早就安排下的。鱼儿离不开水。

  小鱼儿最终还是投进了水的怀抱。回归到了原来的那一片海。

  在你很小很小的时候,我就有过一个很奇怪的梦。梦里是在你大姨她家门前边的那口水井边,我在那里打井水洗衣裳,你在一边蹲着玩儿。不知是哪儿跑来了一只小狗,在你跟前汪汪地大叫几声,你慌地站起向我跑过来,脚低下被一个小石头子儿绊了一跤。忽然失手大头朝下跌进了水井里。我急忙去抓,可是只慢了半步,手指都碰到了你的小脚,还是没有能抓住你。眼看着你被打着旋儿的墨绿地井水淹没了。

  我叫喊着潇潇、潇潇,我的孩子、我的孩子,哭得气都上不来了。哭醒了才发现自己还躺在自家的炕上哪。忙模了一摸我身边,你还紧紧地抱着我的右胳膊熟睡在我身旁。我擦了擦满脸的泪水。长出了口气,望窗外月明风清。原来是做了个恶梦。

  还有那一个夏天,你大概才三岁,下过了几天雨晴天后木耳儿该捡了。我背着你拿着筐和麻袋。到学校后边大河边儿的一块木耳儿地里,几场雨水把木耳棍上的黑木耳催得噜噜地,又大又多都长足了。

  我放下你就忙着捡黑菜,过了一会儿,我抬头没看见你我就慌了,忙放下活儿去找你。近处没有找到。穿过那片玉米地往北一看,我得老天哪!吓的我一身冷汗。你独自一个人站在那条河边儿,只离激流汹涌地河水才四五十厘米远。满了潮混浊的河水、汹猛地打着漩儿咆啸奔腾而下。你呆呆滴站在那儿一动不动,你是让流水给吓晕了。如果我不能及时赶到,你很快就会跌进河水里去,那后果可想而知。

  我大气儿也不敢出,生怕你听到了声音你急着奔向我,那就非出事儿不可。我快步从后面绕过去悄悄地两手紧紧抓牢了你,把你抱了回来。

  我被你吓坏了,抱着你直哭。那天要是你掉进河里淹死了,我也就跳进河水去找我的女儿去了。再以后我就是再忙再累也绝不再疏于细心照顾你。

  你九岁那一年冬天,你得了流行感冒,发着高烧,你从小就很乖很懂事,有病难受也从来不哭不闹。找护士李阿姨给你扎上点滴,那时是因我常期神精衰弱睡不好觉,脑子常常犯傻。从人家拿的很凉地葡萄糖溶液也不知给温一下,就让人给挂上了。你感觉着心里热得难受,要吃水果儿。我把刚买的凉梨洗了就递给了你吃。吃完一个你还要,说梨凉凉的真得可好吃了。你说我傻不傻?你小不懂也罢了。我这么大的人也不假思索就又拿了一个给你。

  你刚咬了两口就说心里冷不吃了。我还没有反应过来呢,你扎着针的左手猛地抽搐一下,我大声喊了你一声,“潇潇你不要动!”

  可是你又连着动了两下,我慌忙跑过来,见你还在抽搐,我急忙把吊针一把拽了下来。也没顾得管消毒不消毒了。这时你牙关紧闭,两眼已翻上去下不来了。浑身硬的直挺挺的死了一般。我哭着忽想起学过的急救方法,忙拉开抽屉抓出平时放在那儿的银针,对准了你的人中穴就扎,可我的手抖得扎不进去,把银针都扎弯了也不行。我又去抽屉里拿了个打针用的七号针头,在人中穴扎了一针,并且捏出一点儿血来。那血都是黑的,黑血很秥稠在那儿不淌。我又扎了你得十个指头尖儿的穴位。这是救治高烧抽风最恰当地穴位。扎完后我忙用棉被抱了你就向外跑去找人,嘴里边哭边念道着我的孩子,我的潇潇,活蹦乱跳地孩子怎么说没就没了呢?

  屋里的吊瓶儿在那还流淌着,屋门和外面的大门都大敞肆开着。我只穿了件单衣光着脚踏拉着双单拖鞋在冰雪中跑着。在何大夫家门前遇到何大夫,他见了我抱着你跑来问;咋了,这是咋了?

  我连话也说不出来了。只是喊着:“快、快,快救救我的孩子吧。救救我的潇潇!她不行了。’’他说;你别慌。不要怕。你说说是咋回事儿。’我把所发生得一切都告述了他。他安慰说你还行,遇事还没慌。你还知道给她扎了救命的这几针。这就争得了时间。他拿体温计给你量体温,你当时是四十一度多,他当即就挂上了大计量的退烧消炎吊针。他老伴儿跑着去叫你爸爸。

  你爸在大姨家帮忙听了就往家跑。到家一看你我都不在又往回跑,六七百米远他跑回去老何太太才跑出了大姨家不多远儿呢。

  打下去了第二瓶药时,你才动了动手。过了一会儿,你说话了。可是说的都是些胡话,天南地北风火牛马不相及。到了下黑儿,四五点钟儿才彻底地清醒了过来。我还怕你大脑受损会做下病根儿,后来观察了几天还真没有啥事。你还是那么灵气,那么聪慧睿智。

  也是那次感冒。风月桥林场里就有一个七岁男孩儿,他也和你一样的症状。他妈见他动摇滚了针,就又喊了护士给接着扎上了,他又一咕噜爬起站了起来。一头就栽下地断了气死了。

  我很庆幸,你又活过来了。是苍天给我开了一个小小玩笑,只是要吓乎吓乎我,苍天又把你还给了我。我感谢上帝把我最珍爱的小潇潇又赐给了我。从那时我更加怜惜珍爱我的小女儿。

  我不知为啥扁要给你取名叫潇潇,你自己起了个网名还叫寂寞的小鱼儿。你小的时侯,你奶奶还说过:“这女孩儿长了一双小鱼儿眼,以后要让她离水远远的。可别靠水太近了。”我不信迷信,也并没当回事,认为是老年人胡乱说呢。谁知是天意?还是凑巧了。你就真得投进了水的怀抱。

  2011年10月14日农历9月18是你二十三岁生日。到10月30日早晨八点三十八分,你才过了生日15天哪,我的潇潇。

  你就头也不回地抛下了妈自己逃走了。你可知道你让妈怎么活吗?我的寂寞的小鱼儿。你离不开水。我更离不开你呀!

  都说;人的相遇是缘份,有恩者来相聚,有仇者也来相聚,恩者报恩,仇者复仇,不是冤家不聚头。百年修得同船渡,千年修得共枕眠,姊妹弟兄手足情是三百年前修下的缘份,能做父母子女那得修上千年哪!你是来还情来报恩的。我这辈子能给你做了母亲,你给我做了二十三年的女儿。这缘份不浅,是你我前世有缘,今生你来做我的女儿,二十三年的缘份,八千四百一十天,一天不多,一天也不少。你还完了前世欠我的情,缘份尽了。都说再续前缘,其实,缘是不可能再续的。你先走了,奈何桥上你流连徘徊,不忍离去,可是无常不容奈何桥上久留,劝你早早渡过苦难忧伤的河水,早去天堂归位,复命交差。

  走过忘川时你流着思亲的泪水喝下了孟婆的那碗忘忧汤,痛苦地忘记了前生今世。你忘了我,可是你不想让我忘了你。我耳边时常会响起你的声音:“妈妈,您可不要把我忘了啊!妈,您别忘了我啊!”每当这声音掠过,妈就悲伤痛苦地不能自已,就会失控地大放悲声。泪水喷泉般地涌出来。

  等百年过后,等我也化成了灰,走过忘川时,我不知是否还能看到你当年走过此地时,对母亲的思念依恋流下伤心的泪?时光转过千年,几番生死轮回,不知你我还有没有缘再相遇?这亘古不变地爱的思念,我相信能感动苍天,感动地藏,感动我佛,再赐奇缘。我只等这缘分还能再度轮回,让我还能再寻觅到你,我的潇潇,到那时你我再相聚!

  作者/朱守云·那一片云

  2012年元月于广东珠海

您正在浏览: 鱼和水的缘分
网友评论
鱼和水的缘分 暂无评论